1146.第1146章 老板不约(14)

    惊天乐队再次在朋友圈刷屏。

    舞台中间那个弹吉他的男孩,仿佛自带光环,让人移不开眼。

    惊天乐队很少唱自己的歌,但是每次唱,必定会引爆全场。

    这一场结束,彭湃就被经纪人找上,问他们有没有出道的准备。

    彭湃是很激动,可惜激动完,他就婉拒了。

    他知道惊天乐队能有今天的人气是因为什么,当初郁惊答应他加入的时候,就明确说过,绝不出道。

    如果他违背这个约定,他会立即退出。

    歌是郁惊写的,主唱是他,如果他退出,惊天乐队还是那个名不见传的乐队。

    现在这样,他们也能赚不少。

    彭湃想着,反正他们有正经工作,每天晚上还能这么玩儿,这辈子值了……个屁啊!

    “呜呜呜……我拒绝了成为巨星啊!!绮姐,你能想象,当时我拒绝的时候,有多想给自己两巴掌吗?”彭湃趴在吧台上嚎,四周的人都忍不住侧目。

    “那为什么要拒绝?”

    彭湃继续嚎:“我不拒绝能怎么办?我就算签了,老大也不会答应,那我签了有什么用。”

    明殊笑:“你认知还挺清楚的嘛。”

    彭湃幽怨的目光飘过来,明殊立即给他倒一杯酒。

    明殊看看时间,不理会彭湃的嚷嚷,在酒吧找一圈,最后在角落的卡座找到郁惊。

    面前桌子上堆着不少酒,郁惊慵懒斜靠着卡座,昏暗的光线打在他身上,平白添了几分神秘的气质。

    “滚开。”

    许是察觉到有人靠近,郁惊掀了掀眼帘,浑身的尖刺又冒了出来。

    此时明殊觉得他像被惹毛的猫。

    让人——更想逗逗他。

    明殊将他搭在旁边的腿拂下去,直接坐了下去:“整个酒吧都是我的地盘,你想让我滚去哪里?”

    郁惊可能是喝醉了,他撑着坐起来:“你的地盘……我滚行了吧,我滚……”

    明殊头疼的将他拉回来,郁惊一下就跌进明殊怀里,脸贴着柔软的地方。

    郁惊身体突然僵住。

    混乱的思绪微微理智几分。

    这踏马……怎么回事?

    她会打他吗?

    很有可能……

    郁惊咽了咽口水,决定继续装醉,反正他脑袋也挺晕的。

    然而他感觉明殊搂住了他的腰,并没有揍他的意思。

    角落的卡座此刻仿佛被隔离起来,只剩下他混乱的呼吸和明殊不紧不慢正常的心跳。

    郁惊脸上开始发糖,酒精的作用,让他此时更晕眩。

    她什么意思?

    她的呼吸近了,就在扫过他脸颊,落在耳边:“生日快乐啊。”

    “下面这首歌,是一位朋友点给他女朋友的,祝她生日快乐。”

    被隔离的空间,突然从四面八方汇聚过来声音,一股脑的涌进郁惊耳中。

    “祝你生日快乐

    祝你生日快乐

    祝你生日快乐哪

    我们一起快乐

    无论你是谁

    来自哪一国

    高矮胖瘦和肤色

    ……

    happy birthday to you

    happy birthday to you

    happy birthday dear friend

    happy birthday to you……”

    一开始只是舞台上的人唱,接着是下面集体合唱。

    四周光线暗下来,灯光打在中央的一个女孩身上,男朋友推着蛋糕过来。

    角落里,郁惊被明殊挑着下巴,在那声生日快乐中亲了下来。

    郁惊脑中轰的一声炸开,炸成无数的烟花,将他淹没。

    她嘴里有水蜜桃的甜味,郁惊微微仰头迎合他,舌尖触碰,犹如带了电流,浑身开始发烫。

    郁惊眼角沁出些许泪花:“哭什么?”

    可能是酒精作用,郁惊看上去乖顺多了。

    “她走后……第一次过生日。”郁惊没哭,只是眼眶有点点红:“今天也是她的忌日。”

    郁惊口中的那个她,是他的母亲。

    从她死后,那个男人只记得她的忌日,虽然第二天会在物资上补偿给他……

    她死的那天,正是他的生日,她准备带他去参加他的生日宴会,可是……

    生命终止在路上。

    有时候他想,生命真脆弱啊。

    明殊吻了吻他眼角:“别哭了。”

    “我没哭……”

    明殊顺着眼角落在他鼻梁上,最后落在唇上。

    这个吻,比起刚才那浅尝辄止的吻要更激烈得多。

    吵闹的环境里,郁惊心境此时竟然格外的平和,一切对他来说不不安的因素,在此刻都消失了。

    -

    明殊将已经不省人事的郁惊交给彭湃。

    “哎,老大怎么喝这么多,明明是我拒绝了成为巨星,怎么搞得跟老大拒绝了似的……”彭湃闻着那满身酒气,十分疑惑:“老大不是说喝酒伤身的吗?”

    彭湃搞不懂自家老大,冲明殊道:“绮姐,我们走了。”

    “嗯。”明殊含着一根棒棒糖,倚着门口送他们。

    等他们离开,明殊才回到酒吧,此时酒吧差不多散场,还有零星的客人。

    明殊走到一个卡座,将准备好的钱递过去:“谢了。”

    接钱的正是之前给推蛋糕的男朋友,他也不数,直接放兜里:“绮姐哪儿的话,你开口,这点小事还是能帮忙的。不过绮姐……你这生日过得有点……另类啊?”

    明殊咬着棒棒糖,望了下舞台,收回视线,展颜一笑:“今天算我的。”

    -

    郁惊第二天醒过来,头疼欲裂,身上还穿着昨天的衣服,浑身都是酒气。

    他喝了多少?

    郁惊撑着床坐起来,好一会儿觉得有点不对劲。

    昨天晚上,好像……

    画面不断从郁惊脑中闪过,他脸色一点一点诡异起来。

    郁惊伸手摸了下唇,舌尖卷着下唇抿了一下,似乎还带着丝丝的甜。

    她真的亲了自己?

    “草!”

    郁惊几乎是跌下床,冲进浴室,睡在沙发上的彭湃被吵醒,揉着眼睛敲浴室门:“老大,你怎么了?”

    “没……没怎么。”郁惊有些惊慌的声音从里面传出来。

    但此时彭湃脑子也不清楚,所以没注意,反而解释起来:“老大,不是我不给换衣服啊,是你不许我换。”

    彭湃还想说什么,浴室里响起了水声。

    彭湃脑袋贴在门上,困得不行,也没在意,准备回去继续睡。

    就在他脑袋抵着门转一圈,准备离开的时候,耳朵突然捕捉到一点异常,水声中似乎夹杂了奇怪的声音。

    彭湃反应慢半拍,良久虎躯一震。

    他拍拍脸,嘴里念叨。

    没睡醒……

    继续睡……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