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45.第1145章 老板不约(13)

    王永失踪了。

    郁二爷将这个消息传给龙哥,龙哥转给明殊。

    关键人失踪,这下到底是谁想郁惊的命,就不得而知。

    王永的账户很干净,没有奇怪的进账,王永又没什么亲人。

    “这事先这样吧。”明殊道:“你现在准备挑衅一下你的同行,最好能全约过来,一次性解决。”

    龙哥:“??”

    解决啥啊?

    他的同行?

    认真的吗?

    其实能和龙哥平起平坐的人,明殊要解决他们,非常容易,擒贼先擒王嘛,老大搞定了,害怕小弟不服?

    不服也没用,憋着。

    不过要一次性搞定不太可能,毕竟不好约,所以明殊先搞定好约的。

    明殊合计了一下他们名下的产业,将所有酒吧,夜店,KTV开始大面积的改名。

    她也不要这些钱,赚的还是他们的,只是改个名,证明这是她的。

    龙哥现在作为明殊身边的红人,被谴来问话:“绮姐,我们这是干什么啊?”

    “发展一下龙头行业。”

    龙哥:“……”我们不是要称霸黑界吗?怎么改称霸商界了?

    那么问题来了……

    “为什么要叫这个名字?”

    龙哥看着电脑上做好的招牌展示图。

    惊天酒吧……惊天娱乐会所……惊天惊天惊天……

    全特么是惊天。

    惊什么天?

    明殊张口就瞎说:“为了和平。”

    龙哥:“……”

    你这名字跟和平……完全不挂钩啊喂!

    -

    蔡经理站在门口,看着不远处一家不算大的酒吧换招牌。

    “绮姐,你说他们老板,是不是暗恋我们惊天乐队里的谁?”

    明殊拎着刚买的小馒头,也跟着蔡经理看了一会儿:“大概吧。”

    “没想到啊没想到……”

    “蔡经理,绮姐,晚上好啊。”彭湃笑嘻嘻的打招呼:“诶,刚才我看到好几家酒吧换招牌,用的我们乐队的名字诶,好神奇。”

    蔡经理更惊悚:“好几家?”

    “是啊,那边……”彭湃指了指:“你说他们是不是被我们的才华征服。”

    蔡经理:“……”

    怎么觉得有哪里不对呢?

    一家换就算了,这几家一起换是什么意思?

    郁惊今天来得早,彭湃激动的演讲完,他踩着一辆共享单车出现。

    他也看见那些招牌了,在彭湃激动的时候,一盆冷水浇下去:“巧合而已,你真以为自己是大明星了?”

    明殊看郁惊,她眸子里带着笑,郁惊怼完彭湃,突然对上明殊的视线,有些仓促的移开:“站门口接客吗?人家又不给你发工资。”

    明殊突然伸手拉他。

    “我有话跟你说。”

    郁惊挣扎:“我和你有什么好说的,你这算得上骚扰。”

    明殊手一滑,握住他手腕,非常不正经的道:“正常的老板和员工交流,你脑子有点龌蹉哦……”

    郁惊:“……”

    龌蹉你大爷!

    你才龌蹉!

    你全家都龌蹉!

    老子就是不想和你单独相处不行吗?

    MMP为什么挣不开……

    蔡经理和其他人对视一眼,识趣的进了里面。

    门口有客人进出,明殊拉着郁惊进了店,直接往后面的休息间去。

    她有一间单独的休息间兼办公室,屋子里冷气十足,郁惊被明殊拽进来,莫名的觉得冷。

    “你想干什么?”

    她不会是想潜规则老子吧?

    妈的!

    不可能!

    “什么不可能?”

    郁惊这才惊觉自己最后那句话喊出来了。

    郁惊别开脸:“没什么。”

    明殊歪了下头,但也没深究的意思,她将一个琴盒拎过来:“喏。”

    “干什么?”

    “送你。”

    送……

    送他?

    郁惊看着琴盒,半晌没吭声。

    这是给他的?

    今天……

    巧合吗?

    郁惊深呼吸一口气,伸手打开琴盒,纯黑色的琴身,边缘镶嵌银色,整体设计炫酷却又不复杂。

    郁惊看明殊一眼,后者靠着桌子,不知何时拿了一盒酸奶喝上了,她腮帮子一鼓一鼓的,此时看着格外乖巧可爱。

    郁惊:“……”

    他竟然觉得她乖巧可爱!

    认知系统故障了吧!

    郁惊将吉他拿出来,没找到什么有标志性的东西,不知道是什么牌子的,只在后面发现一个小小的‘惊天’刻痕,看痕迹应该是才刻不久,而且也不像是什么大师手笔。

    但是他一上手就知道这把吉他非常难得。

    郁惊将吉他放回去:“为什么要送我吉他?”

    无事献殷勤!

    她是不是想潜老子!

    老子是那么好潜的吗?!

    明殊挑眉:“不喜欢?”

    “……”这不是喜欢不喜欢的问题,而是……

    “为什么要送我?”

    “哦,朋友给的,正好没地方送,就给你咯。”明殊摆摆手:“我又用不着,摆家里浪费空间。”

    郁惊:“……”

    明殊将琴盒合上,递给他:“行了,出去吧。”

    郁惊拎着有些重的琴盒,表情都不知道该怎么摆。

    她就是让那个自己来说这个的?

    心底有很奇怪的感觉。

    心脏似乎有一团火,她是火源,一靠近就会燃爆。

    “还不走,等什么?”明殊笑着道:“我可没你那么龌龊。”

    郁惊:“……”谁踏马龌龊了!!

    郁惊拎着琴盒离开,出去的时候遇见蔡经理,蔡经理端着一盘水果,似乎在外面等一会儿了。

    见他出来,还一脸暧昧的打量他。

    “小伙子,加油。”

    郁惊:“……”加什么油?一群蛇精病!

    蔡经理绕过他,进了办公室,他站在外面听见蔡经理大嗓门的声音传出来。

    “刚切好的,绮姐你一会儿可别去偷吃……绮姐,你手怎么了?”

    “啊……”女孩儿的声音软软的:“不知道,可能不小心在哪儿碰到了吧。”

    “我给你找个创可贴,天这么热,别被细菌感染了。”

    “没那么严重,死不了。”

    “小心点好。”

    郁惊想起吉他后面的刻痕,鬼使神差的将两件事联系到一起。

    怎么可能!

    郁惊甩甩头,朝着外面走去。

    演出的时候,他在自己的原来的吉他,和明殊送的犹豫了一会儿,最终选择明殊送的。

    “咦,老大,换吉他了,好酷啊。”彭湃一眼就看到了:“来的时候没看你带啊,什么时候买的?多少钱,给我看看……”

    “废话这么多,都准备好了?”郁惊避开彭湃的爪子,顿了顿:“今天唱新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