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40.第1140章 老板不约(8)

    郁霆不相信是颜雪干的,让明殊拿证据。

    明殊翘着腿,一口咬定就是颜雪小可爱做的,她说是那就是,你否认没用。

    两人话不投机半句多。

    郁霆看着她半晌,语气里突然多了一抹诡异的沉痛:“乔绮……你怎么变成这样了?”

    “我……”

    “乔韵的事,我很抱歉,这些年也一直再查凶手,我知道你怪我。”

    “你……”

    “但是你不能冤枉别人,颜雪是个好姑娘。”

    “……”主角光环朕惹不起。

    “既然如此,那郁先生请回吧。”明殊扯了下嘴角:“这里不欢迎你。”

    郁霆神色微微一凝,他道:“乔绮,我只是想知道乔韵当年喜欢的人到底是谁?”

    明殊轻笑:“你想知道,问我姐去呗。这种事,当然是我姐亲口告诉你更合适。”

    郁霆:“……”

    乔韵都死了,他怎么问?

    郁霆知道乔绮在这里后,经常往这里跑,为的就是这个。

    原主不待见郁霆,哪里肯告诉他。

    更何况,乔韵喜欢的那个人,本来就是郁霆。

    这样原主更不可能告诉他。

    郁霆脸色不好的离开包厢,路过大厅的时候,余光瞥到舞台上闪耀的男生。

    郁霆步子微顿,神色不明的看着郁惊唱完一首歌。

    他脸色更沉,离开绮韵大门,外面等候的助理迎接上来。

    “先生。”

    “查一下郁惊为什么在这里。”

    助理惊讶:“他……不是出国了吗?我按照您的吩咐,亲自看着他上的飞机。”

    郁霆冷笑:“这是我要问你的。”

    助理冷汗唰的一下冒出来:“我这就去查。”

    -

    郁惊依然是表演完就离开,不过今天他没走太远,就坐在酒吧外面的一处花坛边上。

    也不知道坐了多久,他起身离开。

    漫无目的的往前走。

    几个人从前面跑来,郁惊从他们身边过去,听见打人了什么的。

    他往前面看去,影影绰绰的站着不少人,那些人对面只有一个单薄的身影。

    郁惊想离开,实际上他却往那边走了。

    靠得近了,就听见那边的声音。

    “敲诈我兄弟十万块,胆子很大啊!”

    “还好,世界第一吧。”

    郁惊:“……”

    就他晃个神的功夫,对面已经动手,鬼知道几秒的时间,他们为什么就言语不和打起来了。

    郁惊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已经冲了出去。

    但是当他跑近,对面一群人正被那个纤薄的身影一个接一个的撂翻。

    就跟撂萝卜似的。

    明殊撂完最后一个,抬头看向郁惊:“哟,这不是我们酒吧精分男神吗?”

    郁惊:“……”精分男神是什么鬼?

    谁踏马精分啊!!

    郁惊看一眼地上的人,也不知道是嘲讽还是不屑:“没看出来,你还挺能打。”

    明殊接受郁惊的夸奖:“那是,出门在外,怎能没点技术,不是我吹,打他们都是小意思。”

    郁惊噎了下:“你能要点脸吗?”

    他根本就没夸她好不好。

    “要脸干什么?人不要脸天下无敌,为了天下无敌,我可以不要脸的。”反正又不能吃。

    “……”

    所以当时到底为什么要跑过来?

    妈的。

    他到底哪根筋不对,大半夜的不回去睡觉,在这里瞎晃,看见她还跑过来!

    回去睡觉。

    冷静冷静。

    “诶,你别走啊。”

    郁惊没好气的冷哼:“怎么的,我看见你行凶,你还想灭口?”

    此时的郁惊像浑身带着刺的小刺猬,谁碰扎谁。

    明殊十分正经的道:“法治社会,不能干这种事。”

    郁惊:“……”感情不是法治社会就能干了?

    他大半夜的在这里和一个刚打完人,被打对象,此时躺在地上呻吟的蛇精病,讲什么法治社会。

    他有病啊!

    郁惊一脚踢在前方的易拉罐上,易拉罐哗啦一下飞出,砸进远处的垃圾桶。

    然而明殊就看着精分男神,浑身带刺,非常不耐烦的走了。

    明殊倒没追,她弯腰看着躺在地上的小混混老大:“你兄弟先搞我,我不过教训他一下。你们再敢到我地盘上来瞎晃,我见你们一次打一次,听见没有?”

    小混混老大:“……”难怪斗鸡眼那个混小子不跟老子来!

    -

    郁惊扫了一辆共享单车,可能是他倒霉,骑到一半,车胎竟然被扎坏了。

    郁惊扶着车,站在马路边,昏黄的路灯,将他的身影拖得老长。

    流年不利!

    妈的!

    气死了!

    郁惊摸出手机,给彭湃打电话。

    “哎哟老大,你咋舍得给我打电话,要来撸串吗?”

    “撸屁的串,老子……”

    “老大?咋没声了?你咋了?”彭湃的声音从手机里传出来,在空寂的街道上,隔着距离也能听见。

    然后电话就被掐断了。

    挂断电话的郁惊,看着面前的女生:“你怎么就这么阴魂不散?”

    明殊的车子停在他旁边,车窗落下,露出她那张幸灾乐祸的脸:“我就是来看看你笑话,酒吧精分男神,半夜沦落街头。”

    精分……精分你大爷!

    郁惊突然撑着车窗,和明殊面对面:“你这么费尽心思,不会是想引起我的注意吧?”

    不等明殊说话,继续放话:“我告诉你,我不会喜欢你。”

    明殊哇哦一声,然后笑盈盈的道:“我期待你把这句话收回去的时候。”

    “你做梦。”

    “哦……”明殊将他从车窗上推下去:“那您慢慢压马路,我先走了。”

    郁惊当真看着明殊的车开出去。

    他心底哼了一声,再次拨通彭湃的电话。

    彭湃抑扬顿挫的声音传过来:“老大,你干什么啊?大晚上的骚扰我呢,我可告诉你,我不搞基的。”

    吱呀——

    开出一段距离的车子突然停下,接着猛地往后退。

    郁惊几乎是同时转身,刺眼的光从后面射来,他眼睛被强光照得睁不开,但本能的往旁边的人行道闪去。

    撞他的车子撞到那辆自行车,车子飞出七八米,摔散了架。

    可能是发现前面有车过来,那辆车立即掉头离开,顷刻间消失不见。

    郁惊坐在地上,手里握着的手机屏幕碎裂,但是彭湃的声音不断的传出来:“老大?你那边什么声音?你没事吧?老大?你吱一声啊?妈的,你别想不开,我大不了答应你搞基……”

    郁惊:“……”

    正好赶过来的明殊:“……”

    *

    #求参婆千子味的票票#

    小伙子们,看看这个月又过去一大半,你们真的不考虑投一下票票吗?!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