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31.第1131章 蔷薇禁曲(41)

    塞西尔去见那个人,他们单独待了一个小时,不知道他们说了什么,塞西尔出来的时候,仿佛整个世界都崩塌了。

    柳弯月小心翼翼的递给塞西尔面巾纸。

    塞西尔眼泪突然不受控制起来,塞西尔就那么哭了将近十分钟。

    她突然收声,擦了擦脸上的眼泪,朝着明殊鞠一躬:“谢谢你。”

    明殊环着胸,睨着她:“有人替你付代价而已。”

    应秀想阻止明殊已经来不及。

    他看向塞西尔,塞西尔也正看着他,塞西尔张了张唇,可语言太过于苍白,她又不能立即给他什么承诺。

    塞西尔只能握紧应秀的手。

    应秀心头微松,伸手擦了擦塞西尔脸上泪痕。

    “他……想利用圣杯的血液,洗净血族,将血族转换成普通人类,我不知道这个办法是他的臆想,还是有什么依据。但是有一个祭坛,需要用圣器开启祭坛,这就是他的目的。”

    塞西尔顿了顿:“这就是我知道的,希望对你们有帮助吧。”

    楚越问:“你知道怎么阻止苏眠觉醒吗?”

    “苏眠是?”

    “圣杯。”

    “圣杯?”塞西尔摇头:“如果你们说的苏眠是一个人,那么他只是承载血液的容器。”

    塞西尔咬了下唇,似下定决心一般:“圣杯很久以前也是一件圣器,血液就是从圣杯里产生的,据说五百年可以溢满一杯最纯净的鲜血,血族喝下之后可以改变血脉,增加力量。但是后来碎掉了,不过没有完全碎掉,还是能产生血液,只是这样的血液不能直接使用。那个叫苏眠体内的血液……只是他们赋予给这个容器的。”

    楚越微微皱眉:“你的意思是,有人将血液换进苏眠身体里的?”

    关于圣杯的说法有很多种,救世会的应该是最接近真相的。

    “嗯。”塞西尔点头:“觉醒的是血液,跟容器没有关系,不过……如果血脉觉醒,这个容器会……碎掉。”

    这个碎掉可能只是比喻词。

    塞西尔约莫是察觉到什么:“你们想救他的话,可以放尽他全身的血,但这个很难,因为容器只会选择人类,将血液换进去的时候,圣杯的力量会保护人类,可是人类一旦放尽圣杯血液……”

    一直没开口明殊突然问:“初拥呢?”

    “初拥……应该可以吧。”塞西尔不是很确定。

    她知道的这些,都是以前跟在那个人身边知道的。

    -

    明殊开门进去,苏眠从门后面冒出来:“去哪儿了,这么久才回来?”

    “散步。”

    “你散了四个小时?”她恨不得扎在血库里不走路,还会散步?开什么玩笑,当他好骗呢!

    “血族体力好。”

    “是么。”苏眠突然将明殊抱起来,直接将她扔在沙发上,整个人压了过去:“让我试试,你的体力有多好。”

    苏眠觉得明殊今天格外安静。

    以前好歹还配合一下,今天配合都木有了。

    “发生什么事了?”苏眠停下,撑着身子瞧她:“我真的觉得我身体没什么问题,你看,我去体检过,这是体检报告,倍儿棒。”

    苏眠将桌子上的体检报告给明殊看。

    明殊伸手抱住他:“安静一会儿吧。”

    苏眠愣了一下,伸手搂住明殊。

    -

    苏眠不知道什么时候睡着了,醒过来的时候,他已经在床上,苏眠拉开被子下去,脚踩着地面,像是踩在棉花上,天旋地转的感觉袭来。

    他身子晃了下,撞到旁边的床头柜。

    哗啦——

    床头柜上的台灯被撞到地上,碎了一地的碎片。

    苏眠膝盖和手掌几乎是跪在碎片上。

    明殊几乎是从外面瞬移进来,伸手将他扶起来:“怎么搞的?”

    苏眠手掌发抖,他茫然的看着自己不断渗血的手。

    刚才怎么了?

    “苏眠?看着我。”

    苏眠焦距慢慢的定格在明殊身上,他似乎从她脸上看到了一丝紧张。

    苏眠扯着嘴角:“你是不是……趁我睡着的时候,喝我的血了?”

    “是啊。”明殊将他手心展开,小心的拔出扎在里面的玻璃,随后直接将俯身将在伤口上轻舔几下。

    苏眠看着自己手心里的鲜血被她用嘴清理干净,心底说不出是旖旎还是别的,烫得他想呻吟。

    确定伤口止血,明殊卷起他宽松的裤子,推到膝盖上,膝盖只是被划破了,不严重。

    苏眠挡住明殊:“就……就随便处理一下,不用……”

    明殊拉开他的手,让他躺在床上,苏眠感觉冰凉的舌尖扫过刺痛的伤口,似乎一下就不痛了。

    处理好他的伤口,明殊又将地上的碎渣处理掉。

    因为上面沾了苏眠的血,明殊装起来后,直接扔在放杂物的角落,这种东西,还是别扔出去比较好。

    弄好这些,她才爬上床:“疼吗?”

    “你亲亲就不疼了。”

    明殊捧着他的脸吧唧一口。

    苏眠缠着她好一会儿:“媳妇儿,我想留级。”

    留级?什么东西?能吃吗?

    明殊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苏眠高三了,而她才念高二。

    ……虽然她上课的次数屈指可数。

    苏眠道:“这样我可以和你一起毕业,一起上大学。”

    大学?不不不……朕就没想过上大学!

    “你觉得呢?”

    “嗯……随便你。”

    “那就这么说定了。”

    “……”朕并不想上学。

    学有什么好上的!!

    “苏眠。”

    “嗯……”苏眠悄咪咪的缩回在明殊身上点火的手:“媳妇儿?”

    “你不想成为血族吗?”

    “你不是不让吗。”

    “我现在同意了,你还想成为血族吗?”

    苏眠诡异的没有立即答应,而是慢慢的问:“那你以后喝什么?”

    这个问题……

    朕其实更喜欢小点心的。

    明殊在苏眠拒绝之前道:“我给你初拥,以后你就是我伴侣。”

    苏眠听见伴侣两个字果然动摇了,但是想到明殊以后喝别人的血,他又膈应。

    “还是……”

    明殊扑倒苏眠,将他后面的话堵了回去。

    “你要拒绝我?”

    苏眠委屈巴巴:“我……不想你喝别人的血。”

    “我答应你,以后尽量喝人造血。”反正现在人类的血液污染那么严重,喝多伤身,就当养生了。

    苏眠思忖片刻:“你之前不是不同意,为什么现在又同意了?”总觉得哪里怪怪的。

    “我不想保护你。”

    “……”

    你不想保护我你想保护谁!

    那个柳弯月吗!!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