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30.第1130章 蔷薇禁曲(40)

    柳弯月被吓得不轻,楚越将她拎上来,看着这灰头土脸的小姑娘……心情复杂。

    他找半天的人,被她拐到坟地里干这种事!!

    “你们在挖什么?”

    楚越知道最近明殊因为苏眠的事,一直有点奇怪,但是现在跑来挖坟……这何止是奇怪。

    “楚越啊,来得正好,来,帮我挖一下,我歇会。”

    楚越看着明殊将柳弯月拉过去,把铁锹塞给自己。

    他更想抱的是柳弯月,谁要你的铁锹!!

    楚越看看累得够呛的柳弯月,忍了忍,跳进坑里去:“你找到什么办法了?这里有什么?”

    圣杯的事,他也知道了。

    刚知道的时候,也挺意外,毕竟圣杯在血族将近两千年的历史上,也只出现过三次,可见这样的概率是有多低。

    关键是三次还都觉醒失败……

    “苏眠说这里让他不舒服,所以我就来挖挖看啊。”明殊耸肩:“没挖到,我怎么知道这里有什么。”

    楚越:“……”这话怎么那么不负责呢?他要说警察局让他不舒服,你是不是要去警察局挖挖?

    楚越又往下挖了一阵,依然没什么收获。

    但是明殊坚持继续挖,小兽说是这里,那肯定就在这里,他们只是挖得不够深。

    “当——”

    铁锹撞到什么东西,楚越用铁锹在四周敲了敲,拂开面上的土,有一层黑色的石头露了出来。

    明殊凑过来看:“应该就是这个了,挖出来看看是什么鬼东西。”

    楚越试着敲了敲四周,他们挖出来这一片都是一样的,证明这东西很大。

    他仰头看着快三米深的坑……

    所以最后桐叶也被叫来挖坟……不是,挖坑。

    桐叶站在三米深的大坑上:“小祖宗,你怎么还有挖人家坟的爱好呢?”

    “就你话多。”

    桐叶插科打诨两句,投入挖坑小分队。

    但是越挖那东西越大,好像没有边境似的,往四周延伸着。

    桐叶看一眼旁边坐着的柳弯月:“她怎么不挖?”

    “你能跟小点心比?”

    “你能跟她比?”

    明殊和楚越异口同声。

    桐叶感觉自己受到一万点的伤害,不就是欺负他不是女的吗?

    “我们为什么不请人挖?”他们又不缺钱。

    “你想明天头条就写圣宁校草竟然在坟地里……”

    “停停停,我挖,我挖。”桐叶嘀咕:“这坟地怎么没看到棺材?成精跑路了?”

    柳弯月:“……”

    为什么血族的思维会这么奇葩。

    “如果这下面有什么东西,坟地应该就是为了掩饰这里,这样密集的墓碑,一看就不是什么大墓,也不会成为盗墓贼的目标。”

    -

    连续挖了两天,也幸亏坟地这边没学生来,没人发现这里的有几个人在挖人家的坟。

    他们清理出一个直径将近六米的圆形台子。

    台子呈黑色,还散发着血腥气,这是血浇灌后,沉淀下来的颜色。

    整个台子都是血浇灌出来的。

    “拂羽你看这个。”桐叶指着台子边缘:“像不像血铃的形状?”

    明殊转向其他方向,台子上刻的是五芒星图,五个角对应的是五件圣器。

    而在中间刻的是蔷薇花藤缠绕蝙蝠的图案。

    救世会将基地设在圣宁,也许不是随便选的……他们是在守着这个。

    用来觉醒苏眠吗?

    台子的作用暂时搞不清,但和苏眠肯定有关系。

    桐叶问明殊:“挖出来了,接下来呢?”

    “不知道。”明殊看向柳弯月,眸子发亮:“小点心……”

    楚越第一时间将柳弯月抓进怀里:“我回去帮你查一下资料,再审审救世会的。”

    说完楚越带着柳弯月消失。

    明殊:“……”禽兽!带着朕的小点心私奔!

    “说起来,为什么苏眠这个当事人不在?”桐叶才反应过来:“我们在这累死累活,他人呢?”

    “你能和他比?”

    桐叶:“……”

    柳弯月就算了,她是个女的,但是苏眠是个男的,怎么不能比?怎么不能!

    “这件事不许告诉他。”

    桐叶不服气:“为什么?你帮他做这么多,为什么不告诉他?”

    明殊微笑:“没有为什么,就是不许告诉他。”

    桐叶:“……”

    苏眠上辈子是拯救了银河系?

    -

    明殊将台子画给贾森看,贾森也表示不知道这是做什么用的。

    楚越那边没消息传来,反倒是应秀主动联系了她,约她见面。

    应该说不是应秀约她,是塞西尔约她。

    塞西尔依然是那个优雅得体的女孩子,不过神色间有怎么也掩不住的疲倦和哀伤。

    塞西尔垂着头,明殊坐了好一会儿,她才开口:“你让我见一面他,求你……让我见他一面。”

    应秀面无表情的坐在旁边,听见塞西尔的话,他有些慌乱的将一整杯咖啡干掉了。

    明殊道:“他不在我这里,你应该去求楚越。”

    “楚先生不让我见他……”塞西尔道:“我求你带我去见他一面,就一面,我可以不和他说话……就看他一眼。”

    “你身边有更好的人。”

    塞西尔看向应秀,应秀敛了一脸的冷意,带着眷念的目光落在塞西尔身上,塞西尔捏紧双手,艰涩的开口:“我知道,我只是想和……他做一个了断。”

    塞西尔对那个人是什么感情,她自己或许都不明白。

    但是她割舍不掉。

    明殊并不想管这件事,她的事都还没头绪,所以她拒绝了。

    “拂羽。”应秀追着她出来:“你要如何才能带她去?”

    “他可是你情敌,你怎么能让她去见你情敌?”情敌就应该扼杀在摇篮里!

    应秀唇瓣嗫喏一下:“我不想她难过。”

    应秀突然给明殊跪下:“你带她去吧,我可以帮你做任何事。”

    明殊看着应秀,良久没出声,四周来往的人对着应秀指指点点,他也毫无感觉。

    祁御的喜欢是霸道专横的,他不允许任何人破坏,他可以接受她的不喜欢,但是他不会接受,她身边的人不是他。

    大概属于那种,得不到你的心,也要霸占你整个人生。

    明殊丝毫不怀疑,她如果抗拒和他来往,他一定会做出丧心病狂的事来。

    但是应秀……

    他一直在忍,一直在让,一直在付出……

    卑微到尘埃的喜欢。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