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29.第1129章 蔷薇禁曲(39)

    明殊翻遍所有资料,没找到任何有用的信息。

    苏眠站在一边:“他也许是骗你的。”

    明殊翻着面前乱七八糟的资料:“不是。”

    她喝过他的血,突然增加的力量……

    苏眠走过去,从后面搂住明殊,下巴搁在她肩头:“你这么在乎我的吗?”

    明殊轻哼一声:“他这是挑衅我,我要是不找回场子,以后怎么混?”

    苏眠:“……”

    原来不是为了他。

    明殊偏头,在他唇瓣上啄了一下:“我也不想再费劲去换一个食物。”

    苏眠:“……”所以我得感谢自己能吃吗?

    楚越进来的时候,看着两人的姿势,咳嗽一声,苏眠松开明殊,神色自若站起来。

    “之前发现几个疑似他们据点的地方,这是从那几个地方拿回来的资料。”

    楚越将将一个箱子放到明殊面前。

    明殊翻了翻,大部分是这边看过的,没看过的,也和苏眠完全没关系。

    楚越道:“血族中有见识的不少,也许能看出什么。”

    明殊想想有道理,让桐叶联系一下活得比较久的血族。

    然而这些血族过来看了,也没看出个所以然,在他们眼里,苏眠就是一个普通人类。

    “我真的没事。”被折腾好几天的苏眠非常没精神。

    明殊看他一眼,没说话。

    苏眠:“……”什么意思啊!

    她那是什么表情!?嫌弃什么鬼!!

    老子是你能嫌弃的吗?!

    “拂羽,我把贾森叫来了。”桐叶突然带着干巴巴的小老头进来。

    “贾森。”

    桐叶将贾森都给请来了,倒有点出乎明殊的意外,这个血族,几乎不会离开金不换。

    贾森冲明殊点点头,又看向旁边的苏眠。

    来都来了,明殊让贾森帮苏眠看看。

    和其它血族检查流程差不多。

    好一会儿,贾森对着明殊道:“拂羽,借一步说话。”

    明殊带贾森去外面,小老头严肃着一张脸:“你听过圣杯吗?”

    明殊想了一会儿:“五件圣器中,没有这个吧?”

    “嗯。”贾森点头:“因为圣杯并不是圣器。”

    圣杯的由来比其它的圣器更古老,传闻是第一代血族流传下来的,但是圣杯早已失传。

    比起偶尔还能听见消息的圣器,圣杯到现在,知道的血族已是屈指可数。

    “这个和苏眠有什么关系?”

    “他就是圣杯。”

    “……”

    好端端的一个人,你告诉他是一个杯子!!

    你怕是庸医哦!!

    贾森似乎知道明殊在想什么:“圣杯并不是一个物体,是血脉,代表着血族最纯净的血脉,人类有个词叫返祖。”

    “你喝过他的血吧?”贾森浑浊的视线在明殊身上扫一圈:“是不是有感觉到力量增加了?这就是圣杯的力量,他现在还没觉醒,一旦觉醒,他的血会有更大的功效。”

    “他会怎么样?”

    贾森沉思片刻:“历史上记载,一共出现三次,三次都夭折在觉醒上。”

    “失败的后果呢?”

    “嗜杀。无人阻止的话,他会永无止境的杀下去。”贾森声音似乎有些飘远:“听闻救世会收集圣器,如果又出现圣杯,我没猜错的话,他们是想利用圣器的力量,让他成功觉醒……”

    “不觉醒呢?他是不是能一直保持人类的模样。”

    “时间到了,自然会觉醒的。”贾森叹口气:“天道轮回,自有定数啊。”

    明殊看着远处照不过来的阳光,抓着栏杆的手微微用力。

    -

    圣宁的坟地。

    柳弯月抱着铁楸,紧张的用手电扫着四周,吸血鬼都有,说不定也有鬼呢?

    “拂羽学姐,大晚上来这里打扰不好吧。”

    明殊往坟地里面走:“我不让你来,你自己非要跟过来……跟紧点,没鬼敢找你麻烦的。”

    柳弯月小跑几步,跟上明殊。

    明殊走到里面,随便在地上刨个坑,然后将小兽扔进去,不顾小兽的挣扎,拿土把它埋上。

    柳弯月看着小兽最后一撮毛被泥土掩埋:“拂羽学姐……你干什么埋了它?”

    “防止它开小差。”

    柳弯月:“???”

    他们到底是来干什么的?为什么还要带铁楸?

    几分钟后,小兽从土里钻出来,非常人性化的呸呸呸好一会儿,抖了抖五颜六色的毛,小爪子往地上一拍,开始算账。

    明殊伸出一根手指,摁向它脑袋。

    小兽一头栽在地上。

    “哪儿?”

    小兽挣扎。

    铲屎的,你放开我,脑袋要按掉了!!

    谋杀啊!

    谋杀兽了!

    你这是虐待小动物,我要去告你!

    我说我说,你松开我,不松开我怎么指!!

    “带路。”

    小兽哼哼唧唧的在地上滚两圈,往坟地深处滚去。

    柳弯月全程用非常神奇+盲目崇拜的眼神看着明殊。

    -

    小兽停在一处蔷薇花开得极其妖艳的地方,跳到一块缠着蔷薇花的墓碑上蹲着,抖了抖毛,毛茸茸的小爪子一挥。

    铲屎的快看,这就是我为你打下的江山。

    明殊一巴掌拍过去,小兽倒飞出去,掉在蔷薇花丛里,愤怒的蹦跶起来。

    明殊清理掉这一片的蔷薇花藤,从柳弯月手里拿过一把铁楸:“挖吧。”

    柳弯月:“……”

    大半夜的……

    跑来挖坟?

    柳弯月搓了搓胳膊,见明殊已经开始,双手合十,四面八方拜一圈,然后过去帮忙。

    很快四周就出现一个坑,但是土里面什么都没有,没有棺材,也没有尸骨。

    柳弯月有点奇怪,他们这个位置……应该可以挖到棺材了吧?

    也许埋得比较深……

    然而接下来,挖到一人深,也没见有什么棺材。

    柳弯月累得全身汗,明殊坐在边缘补充体力。

    柳弯月从坑里仰头看明殊,问出自己的疑惑:“这里为什么没有棺材和尸骨?”

    明殊认真的道:“可能是尸体成精扛着他们的棺材跑了吧。”

    柳弯月顿时一个哆嗦,脚底下似乎有冷气往上面窜。

    “骗你的,这里没有埋人,哪里来的棺材和尸骨。”

    “这……不是坟地吗?”

    “谁规定坟地就一定得埋人。”

    “可是不埋人怎么能叫坟地?”

    “吓唬人呗。”

    “……”哪个这么无聊。

    出来找人的楚越默默的出现在旁边:“你们在这里干什么?”

    “啊!”

    *

    #求五丝菜卷味的票票#

    周二依然求票,请用你们的热情温暖我,我需要你们!啊!啊!啊!

    月票月票!!

    我相信这个月月票破个万……应该不成问题的是吧!

    请达成单月破万这个成就!(笔芯)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