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28.第1128章 蔷薇禁曲(38)

    男人阻止的时候已经来不及,血铃直接碎成渣渣。

    那是圣器……

    他哪里知道,她的决定,是将圣器毁掉!!

    男人朝着明殊扑过来,桐叶下意识的开枪,第一枪打在男人肩膀上,男人身子踉跄一下,但是并没什么效果。

    男人可能也发现自己被明殊耍了,那把枪里的子弹,只能给他造成很小的伤害。

    桐叶微微瞪大眼……

    桐叶突然感觉后颈一紧,身子朝着一边歪去,倒在地上,骨碌碌的滚到一边。

    然而他就看着明殊也从里面闪了出来。

    男人扑过来的时候,直接被弹飞,范围似乎比之前缩小了,男人撞到对面,又被弹回来,接着又被弹出去……

    像一个被关在狭隘空间里的跳跳球。

    “不……不打吗?

    “我跟他打什么,口粮那么贵。”

    桐叶看看明殊手里的锤子,能砸坏圣器的锤子……能是普通的锤子?

    桐叶看看手里的枪:“你这枪一点威力都没有。”

    “我就吓唬吓唬他,谁知道他就信了。”明殊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可能是喝血喝少了,脑子笨。”

    “……”喝血跟脑子有什么关系,不懂小祖宗的脑回路。

    桐叶缓了缓,从地上爬起来:“你真把血铃毁了?”

    明殊指了指里面正趴在地上捡渣渣的男人:“你眼神不太好?”

    “那是圣器。”不是普通的铃铛,说毁就毁,血族要是知道了,估计得把她送上血族黑名单第一的宝座。

    明殊眨巴下眼:“哦,能毁掉圣器,那我很厉害的嘛。”

    “……”

    怎么和她聊天这么气人呢。

    桐叶这才想起最重要的问题:“他们是谁?”

    明殊瞄他一眼:“你被谁绑架都不知道?”

    “霍根?”

    “救世会。”

    “……”我还是选择晕过去吧。

    -

    楚越杀出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男人趴在地上,神情一会儿狰狞,一会儿大笑,精神病患者十佳代表。

    其余的血族表情诡异的站在一边,不敢上前,也不敢离开。

    “你们对他干什么了?”楚越看向坐在地上,捧着口粮喝得起劲的两人。

    “没干什么。”明殊无辜的耸肩。

    “没干什么……他在干嘛?”这模样,怎么看都有干什么吧!

    “捡血铃碎片。”

    “捡什么?”楚越觉得自己幻听了。

    “你也该去看看医生了。”明殊诚恳的建议:“听力很重要,不要讳疾忌医。”

    “……”

    桐叶同情的看楚越一眼,比起他亲眼看见,楚越一会儿的心理阴影会更大吧。

    有人跟他一样,心里果然平衡不少。

    不如意的时候,看看比自己更惨的,就会发现其实没什么大不了。

    明殊问:“苏眠和小点心呢?”

    楚越指了指后面。

    苏眠和柳弯月落后一步出来,看得出来苏眠对柳弯月从里到外都透着嫌弃,两人距离拉得非常开,不过苏眠肩膀上迎风招展的七彩汤圆更醒目。

    小兽直接从苏眠肩膀上跳下去,骨碌碌的滚到明殊脚边,抓着她衣服,哼哧哼哧的爬进到明殊手心。

    铲屎的,满汉全席!!满汉全席!!满汉全席!!

    知道了知道了。

    明殊敷衍两句,将小兽塞进兜里,从地上站起来。

    “苏眠。”

    叫苏眠的不是明殊。

    而是趴在地上捡血铃碎片的男人。

    明殊走到苏眠身边:“你认识啊?”

    苏眠摇头,眸光微沉的看着男人,他没见过这个男人……

    “呵呵……”男人阴阳怪气的笑:“苏眠,知道你为什么潜意识中想变成血族吗?”

    苏眠皱眉,他哪里知道。

    男人坐到地上,阴鸷的眸子盯着明殊,他一字一顿,恶毒又疯狂:“他会成为你们的噩梦。”

    “什么意思?”

    男人怪笑两声,那双阴鸷的眸子十分慎人,可他就是不出声了。

    仿佛只是为了报复明殊,才告诉她这个消息。

    明殊冲进里面,抓着男人:“你说的那话什么意思?”

    男人神情癫狂:“你猜呀,你不是厉害吗?你猜,哈哈哈……”

    男人笑得上气不接下气,明殊揍他,他也没什么反应。

    “是你……是你亲手将他推进那个深渊,哈哈哈,是你。拂羽,你毁掉我这么多年精心的布局,这就是报应!”

    男人怨毒阴冷如毒蛇的眸子,死死的盯着明殊。

    因为圣器毁掉,轻易的便将他谋划这么多年的事,毁于一旦。

    他想过很多意外,唯独没有想过圣器会被毁掉,因为根本没人会这么做……

    他不甘心啊。

    “拂羽!”楚越大叫一声:“不要杀他。”

    明殊拳头偏了两分,没有打在男人致命的位置。

    “啊——”

    但男人还是惨叫起来。

    明殊手掌按在他胸口,“告诉我,苏眠怎么了?”

    “你就算杀了我,我也、不、会、告、诉、你。”

    救世会的血族都有赴死的准备,男人即便是疼得快崩溃,依然没有松口。

    男人撑着一口气:“你就看着……看着他……看着他毁灭……”

    明殊一拳打在男人脸上。

    “你先毁灭去吧!”

    -

    男人被楚越叫来的血族带走,善后也由楚越来做。

    楚越也是有点懵的,这就完事了?虽然好像苏眠那边有点意外,但是救世会这边应该是完事了。

    明殊回到基地里面,他们打得快,很多东西都没来得及销毁,还有没来得及被带走的瑞莎。

    “拂羽!”

    瑞莎叫住明殊。

    明殊径直从她面前过去,压根没理她。

    “拂羽你站住!”

    瑞莎扑到玻璃上,不管她怎么叫,前面的人都越走越远。

    那种无视,让瑞莎神情扭曲。

    她凭什么那么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样。

    【瑞莎仇恨值已满。】

    明殊回到一片狼藉的大厅,和谐号的提示音响起,不过她现在没精力理会。

    “这些东西都放下。”

    正收集东西的血族愣住。

    赶来的楚越挥挥手,示意他们放下。

    救世会没来得及销毁的资料很多,包括五件圣器的详细资料,但是明殊没找到有关苏眠的东西。

    她现在明白一句话——

    装逼一时爽,对象火葬场。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