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27.第1127章 蔷薇禁曲(37)

    男人在血族的掩护下,冲出基地。

    “你不是想要圣器吗?跑这么快做什么?”

    清脆的声音忽的从后面响起,男人还没来得及松口气,猛地回头,后面的血族正迅速消失。

    女子从通道中漫步走出,面含浅笑,那悠然自若的神情,和此时的情形极其违和。

    男人当机立断,从旁边血族手中,将桐叶拎了过来,作为砝码。

    “拂羽,站住!”

    明殊步子一顿,目光从晕着的桐叶身上扫过,随后又缓缓笑起来:“怎么,想用他威胁我?”

    男人没接明殊的话,反而道:“你能找到这里,我很意外。”

    “哦,那没什么。”明殊贴心提醒,又往前走两步:“你一会儿更意外。”

    男人眉头微蹙:“你不想他死的话,就站着别动。”

    明殊想了想,停了下来,从兜里摸出一盒口粮,插上吸管。

    男人:“……”

    让你站住,没让你进食!!

    你踏马还有精神进食,你丫的心是有多大!!

    “你怎么找到这里的?”他自认这个地方,寻常人找不来。

    明殊高深脸:“事在人为……圣器就是好用。”

    男人:“……”事在人为个鬼啊!

    圣器……一直没消息的寻踪吗?

    他倒是没想到寻踪会在他们手上,这是他的一个失误。

    男人眸底闪过一缕暗沉的光,他沉声开口:“拂羽,你想让桐叶活着,就将血铃交出来!”

    “那你杀了他吧。”

    桐叶醒过来的时候,正好听见这句话,他幽怨的看明殊一眼。

    亲朋友吗?!

    不是……

    他这是在哪儿啊?

    他记得,自己不是被霍根给绑了吗?这个男人是谁?

    “我知道你和桐叶是朋友,你不会眼睁睁看着他去死,拂羽,我再说一遍,用血铃来换他。”

    明殊正儿八经的点头:“嗯,我会买最好的棺材,建最好的墓铭记他。”

    男人:“……”

    男人将桐叶往身前一拉,掐住他脖子。

    刚喘口气还没怎么弄清状况的桐叶:“……”

    “拂羽给你最后一次机会!”男人手指用力:“我真的会杀了他。”

    明殊抬手做一个请的手势,微笑:“开始你的表演。”

    男人:“……”

    桐叶:“……”

    他当然不相信明殊会不救自己,但是这个时候,能不能认真一点,他现在被人当成人质啊喂!!

    桐叶是筹码,男人哪里敢杀。

    他的威胁不见成效,又不能真的杀掉桐叶。

    所以……

    先跑吧。

    男人挟持桐叶,转身就跑。

    明殊:“……”

    “喂,你们跑什么,不是说给我表演的吗?!”

    男人眉心直跳,这个拂羽是神经病吗?

    “啊!”

    跑在最前面的血族,突然惨叫一声,从前面被弹回来,砸在男人旁边。

    男人猛地顿住,望向前方。

    前面空荡荡的,没有任何东西。

    沙沙沙——

    风吹动植物,摩擦发出沙沙的声音,那声音此时在他们耳中格外刺耳,像是在他们脑海里一阵阵的响。

    男人往后面看,那个神经病没有追,她还蹲下去了……

    “过去看看。”男人吩咐旁边的血族。

    血族小心的过去,走了约莫十几米,就不能往前,血族伸手摸了一下,像是有一层透明的薄膜。

    碰到的时候,会像波浪一般,往四周扩散。

    这是什么东西?

    血族可以展开领域,但是领域看不着摸不着,这个东西……能碰到,还能看见。

    男人下令:“冲出去!”

    “是。”

    -

    明殊喝完两盒口粮,男人挟持桐叶回来。

    “都让你们别跑了。”明殊仰着头,笑眯眯的道。

    男人脸色阴沉,比起刚才那个镇定的领导者,此时明显已经有些崩。

    “这是什么东西?”男人能看见她站在这个区域外面,他面前就是那近似半透明的屏障。

    他现在完全被关在这个东西里面。

    越用力,这玩意反弹力就越大。

    瞬移都没办法离开。

    “我跟你说了你也不懂,我就不说了。”

    “……”

    明殊起身,一步踏了进来,男人戒备的往后退一步。

    “别怕,它只能困住人,不能攻击人,当然,你要是攻击它,它会悉数还给你,所以最好不要碰到哦。”

    男人:“……”你的解释并不能让他放心。

    明殊微笑:“那我们……就来讲讲道理?”

    男人:“……”

    讲道理你撩袖子干什么!

    男人下意识的抓紧桐叶,浑身的戒备升到最高等级。

    他真的是低看这个拂羽。

    今天要是栽了……

    桐叶:“……”

    小祖宗你快点救我啊!!

    明殊的身影突然消失,男人和其余血族立即环顾四周,警惕的寻找明殊的踪迹。

    嗖——

    男人迅速转身,然而一把特制的银枪抵在他脑门上,那种枪是血族猎人才会使用的……

    “……”

    男人此时不知道该怎么表达自己的心情。

    她刚才不是打算直接上的吗?为什么会用枪!!

    作为一个领袖,一个文明的精神领袖,他此时很想骂脏话。

    明殊歪着笑着问:“你说是我的枪快,还是你掐死他快?要不比比看?”

    男人思考片刻,缓缓的松开手,没有束缚,桐叶立即往明殊后面一躲,重重的松口气。

    男人双手垂下,他神情略古怪,逐渐染上一层疯狂:“你以为这就完了?”

    “当然没有。”

    “还……”

    男人诡异的看向明殊,这是他台词!你抢什么台词!!

    明殊镇定的在兜里摸,摸出一盒口粮……一堆乱七八糟的东西,好一阵摸出一个血色的铃铛。

    很普通的铃铛,就是颜色如血,随时能溢出鲜艳一般。

    明殊晃了晃血铃,并没有声音发出:“你想要这个是吧?”

    男人看到血铃,神情就是一凝。

    明殊握紧血铃,慢慢的道:“为了世界和平,为了血族和平……我决定……”

    明殊用力。

    “我决定……”

    继续用力。

    捏不碎……

    这就有点尴尬。

    男人紧盯着她,不知道她决定干什么。

    明殊咳嗽一声:“等会啊。”

    她将枪交给桐叶,凭空摸出一把锤子。

    她将血铃放到地上,拎着锤子砸下去。

    “不要——”

    “咔嚓——”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