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24.第1124章 蔷薇禁曲(34)

    救世会下面的血族是单线联系,但是上面的血族,肯定不是单线联系,他们一定有一个地方作为老巢。

    楚越说他们排查了很多地方,但是都没结果。

    “有一个人可能知道。”

    明殊看向楚越。

    -

    楚越带明殊回到他住的地方,作为男主,当然住的古堡……名义上是古堡,实际上应该算庄园吧。

    当然都是有钱的代表,并没什么实质上的区别。

    “主人。”

    迎接他们的是头发梳得一丝不苟的管家。

    楚越偌大的庄园,似乎只有这么一个管家在。

    “应秀呢?”

    “应当是睡下了,需要将应先生叫来吗?”

    “嗯。”

    管家弯腰退下去。

    “随便坐。”楚越指了指客厅的沙发,递给明殊一盒口粮:“苏眠要喝什么吗?”

    苏眠保持良好的礼节:“都可以。”

    楚越点点头,转身去旁边拿了红酒。

    “楚先生,您找我?”

    男人跟着管家一起过来,可能是刚起来,还穿着睡衣,顶着一头乱糟糟的头发,睡眼惺忪。

    “是你!”

    楚越还没说话,男人精神一振,加快步子走进客厅:“拂羽小姐,上次的事,我一直想找机会谢你。”

    明殊咬着吸管:“你谁啊?”

    应秀:“……”

    “我啊。”应秀用手把脑袋挡住,只露出眼睛:“之前在竞拍场,你带我进去的。”

    明殊恍然:“人靠衣装马靠鞍啊,换身打扮也挺人模狗样的嘛。”

    应秀:“……”你是在夸人还是在骂人啊!

    楚越让应秀坐下:“他叫应秀,你们之前见过,我就不介绍了。”

    楚越说,他是在第二天遇上他们,意外之下救了他们。

    具体的楚越也细说,但是能让男主将人带回来,他们肯定是有用处。

    “行了,别瞎哔哔了,桐叶一会儿尸体都凉了。”明殊看着应秀:“你知道救世会的老巢在什么地方吗?”

    应秀愣在那边。

    他看向楚越,片刻后敛了敛神色:“我并不知道。”

    明殊瞪楚越,抢朕小点心,现在还耍着朕玩儿?!别以为你是男主,朕就不敢对你怎么样!

    楚越示意明殊继续听。

    应秀挣扎片刻,似艰难的道:“塞西尔……她知道,但是她可能不会说。”

    “为什么?”

    应秀苦笑:“塞西尔……喜欢的人,在那里。”

    明殊微微挑眉,她还以为应秀和塞西尔是一对儿呢。

    应秀声音很低:“如果可以,我也想毁掉救世会那种地方,可是我不能,也不敢……”

    明殊肩膀忽的一重,她伸手接住苏眠,让他顺势躺下来,睡在自己腿上,苏眠惊醒,茫然的看着明殊。

    “没事,睡吧。”

    “我……”苏眠挣扎的想起来。

    “睡觉。”明殊按着他,苏眠片刻后放弃挣扎,将脸埋在明殊怀里。

    他们不需要睡觉,但苏眠需要。

    楚越指了指楼上,明殊摇头,她不放心将苏眠单独放在陌生的地方。

    用毯子盖住苏眠,示意应秀继续说。

    应秀似羡慕的看苏眠一眼。

    “塞西尔喜欢的那个人我也没见过,似乎是抚养她长大的血族,不过出了什么事,塞西尔从那个人身边离开,但是一直遭遇追杀,之后我就遇见了她。”

    应秀省略了他和塞西尔相处的细节,只说塞西尔一开始是很抗拒他的,毕竟他是人类,她是血族。

    但是塞西尔常识很低,在全是人类的世界,根本没办法自己生活。

    最后不得不依靠应秀,到后面他们躲避追杀,相依为命。

    在没遇见塞西尔之前,应秀只是一个刚毕业不久,在家里的运作下,找到一份不错工作,准备按部就班的上班族。

    他一身的本事都是在遇见塞西尔之后才学的。

    “你遇见塞西尔多久了?”

    应秀抹一把脸,眼底满是沧桑:“十年了。很早以前,我就和塞西尔离开这里了。但是不久前,塞西尔突然要回来。我能怎么办……我只能陪她回来。”

    明殊挑眉:“所以塞西尔是救世会的?”

    “塞西尔喜欢的那个人……在救世会的地位应该很高。”应秀顿了顿:“救世会的事,我也是偶尔听她提过几句。”

    “能让我见见塞西尔吗?”

    “她不会告诉你的。”应秀没有拒绝明殊的要求,但是这句话很笃定。

    他和她相处十年,知道她对那个血族的感情。

    他也有私心,有时候恨不得她心中的那个人就这么消失,可是塞西尔难过……他就不知道该怎么办。

    因为凌晨,明殊也没立即去见塞西尔。

    应秀告诉他们,明天早上他会带塞西尔过来。

    桐叶被救世会的血族带走,应该是用来威胁她,既然如此,桐叶暂时就不会有生命危险。

    她现在找不到救世会的老巢,唯一一个知道,可能还不会说……所以就算急也没用。

    等应秀走了,楚越放下手里的杯子:“之前那个血族提到苏眠,怎么回事?”

    “不知道。”明殊垂眸,目光落在苏眠露出来的半张脸上:“不过谁敢打他的主意,我不介意做点名垂青史的事出来。”

    “你还真是喜欢他。”

    明殊笑了下,没回答楚越。

    两人就这么坐到晨光熹微。

    七点过,楚越先起身去打电话。

    “帮我给小点心问好。”

    楚越:“……”

    -

    八点左右,应秀带着塞西尔过来,塞西尔比在笼子里的时候,看上去更美貌,精致得像一个洋娃娃,那种让人一眼就会喜欢的类型。

    正如应秀所说,塞西尔对于救世会的所在地一字不说。

    这要是个敌人,二话不说抓起来就审了。

    偏偏不是。

    明殊就只能期望塞西尔作死挑衅自己一下,然而塞西尔从头到尾,都保持十分得体的礼节,温婉优雅,连一个眼神都没露出一点不礼貌来。

    “苏眠,你说我去打她一顿,能行吗?”明殊靠着苏眠,小声哔哔。

    “打谁?”苏眠看向对面的两人。

    “塞西尔。”

    “要我帮你拦着谁?”

    苏眠小帮手表示,很乐意为她效劳。

    *

    #求葵花麻鱼味的票票#

    啊啊啊啊!周一啊!

    小伙伴们!

    投票上个榜呗!!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