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23.第1123章 蔷薇禁曲(33)

    砰!

    房门被人踹开,床上正在耕耘的人受到惊吓,一声尖叫从女人口中叫出来。

    男人迅速拿过浴袍套在身上。

    “妈的,谁……”

    霍根看向从房门缓步走进来的人,表情顿时一变,凶狠又怨毒:“拂羽,你还敢找上门。”

    明殊噙着浅笑:“桐叶在哪里?”

    “呵……”霍根从床上下来,不动声色的走向旁边的桌子:“你们感情还挺好,看来我没抓错人。”

    咚——

    小球弹跳落在桌子上,上面摆放的手机一分为二。

    霍根表情微变。

    他转身看向明殊,眼神阴狠的威胁:“你不想桐叶死,最好不要乱来。”

    “哦。”明殊眉眼弯弯的笑:“我不乱来,我讲道理的。”

    房间里一阵稀里哗啦的声音,霍根被明殊用床单裹成蝉蛹,动弹不得。

    那个女人缩在床边,瑟瑟发抖。

    “你老子都不是我的对手,你还想跟我横?当我这么多年白混的?”明殊拿着旁边的书拍霍根的脸。

    霍根屈辱不已,咬着牙暗恨:“你杀我父亲!!”

    明殊微笑:“现在我还能杀了你哦。”

    霍根:“……”

    “叫你的人,把桐叶带过来,我可以考虑一下,不杀你。”

    霍根:“……”

    霍根怨毒的眸子死死的瞪着明殊,显然是不打算交。

    拖延时间,等他的人来了,他就不信,抓不住她。

    空气里一阵扭曲,无数的血族出现在房间。

    看到床上的蝉蛹都是一愣。

    明殊好整以暇的看着他们,一点也不惊慌,笑盈盈的脸,在这样的环境下,突兀得有些诡异。

    “少爷……”

    霍根冲血族下令:“给我抓住她!!”

    显然霍根把明殊想得太好了一点,他的人冲上来,明殊第一时间抓着他做挡箭牌,血族的攻击悉数落在他身上。

    血族第一波攻击后,明殊笑眯眯的问脸色煞白的霍根:“还来吗?我可以配合你哦。”

    霍根:“……”

    “最后一遍,把桐叶交出来,不然我可就动手了,反正你是血族。”可以直接杀。

    霍根:“???”

    反正他是血族是什么意思?

    比起报仇,霍根显然更珍惜自己的命。

    “桐叶不在我这里。”

    “你抓的人,不在你这里?你逗我呢?”明殊捏着霍根胳膊,微微用力。

    霍根惨叫一声,围着明殊的血族顿时紧张的看着明殊。

    “桐叶真的不在我这里。”霍根喘着粗气:“我带他回来的时候,被劫走了。”

    明殊看着霍根。

    霍根脸上越发难看:“我说的都是真的,他要是还在我手上,我为什么不用他来威胁你!”

    -

    桐叶被一伙大半夜也裹着黑袍的血族劫走了。

    对方只抢人,没有和他们正面交手。

    从出现到抢走的桐叶,只用了一分钟时间,霍根还没反应过来,对方已经消失不见。

    他连对方有多少人都不清楚。

    明殊若有所思的离开霍根的别墅,就在她离开后不久,警笛声就响了起来。

    血族就应该让警察蜀黍来管教,谁让有戒律,不能随便在人类世界引起恐慌呢。

    “没找到?”

    苏眠见明殊一个人回来,不免询问一声。

    “被人劫走了。”明殊坐到副驾驶上。

    “嗯?”桐叶这么抢手的吗?“谁干的?”

    明殊啧一声:“我要是知道是谁干的,现在就应该去抄他老家了。”

    抢人抢到朕这里,浪费朕的体力!

    不往死里打,对不起朕的口粮!

    苏眠:“……”

    明殊让苏眠将车开到桐叶被劫走的地方,这里是个十字路口,霍根带着桐叶到这里,对方从四个方向出现。

    抢完人后,也是从四个方向逃窜,根本不知道的桐叶从哪个方向被带走的。

    “拂羽?”楚越从暗处转出来:“你怎么在这里?”

    明殊第一句话却是:“小点心呢?”

    “在家……”楚越下意识的回答:“你在这里做什么?现在好多血族都在找你,盖恩……”

    “你话怎么这么多了?请保持你的人设,不要崩好吗?”明殊截断楚越。

    楚越:“……”

    所以你到底在这里做什么?

    “有人抢我东西。”

    “什么东西?”圣器吗?

    “桐叶。”

    楚越:“……”

    那是东西吗?!

    等等……

    “桐叶被人绑走了?”

    明殊点头,忽的抬头:“你在这儿干嘛?”

    楚越眉头微蹙:“有消息称看见救世会的血族,我过来查看。”

    抢桐叶的血族,是救世会的吗?

    “找到什么了?”

    “没有。”

    “哦。”

    两个血族站在十字路口,相顾无言。

    苏眠坐在车里看着,一点也不在意,他家媳妇儿不喜欢楚越,她更喜欢那个叫柳弯月的……

    “谁!”

    楚越呵斥一声,身形一闪,出现在几米远的街边,一把抓向暗处。

    一个裹着黑袍的血族被摔了出来,滚到马路上。

    在那个血族准备爬起来的时候,明殊抓住了他黑袍,血族身子一拧,从黑袍中泥鳅似的滑了出来,刚往前面跑两步,黑袍就罩住他脑袋。

    明殊拉着黑袍的一端,往后一拽。

    血族后退着摔在地上。

    楚越上前制住血族:“谁派你来的?!”

    明殊则简单粗暴得多,一把掀开他的衣服,露出纹在手臂上的纹身。

    “救世会……”楚越眸子一眯。

    明殊踩着那只血族:“桐叶被你们抓走的?”

    血族不否认,还从身上摸出一封信递给明殊。

    明殊展开信看一眼,内容很简单,用血铃换桐叶。

    “是你们天真,还是脑子被雾霾堵住了?”明殊将信扔到血族身上:“你们凭什么觉得,一个桐叶能比得上一件圣器?”

    那个血族笑了起来:“那再加上苏眠呢?”

    明殊往旁边的车子看去,苏眠趴在车窗上看着这边。

    “关苏眠什么事?”

    “你不好奇……”血族怪笑两声:“他到底是什么人吗?”

    明殊突然用力一碾,血族的笑容僵硬在脸上,下一秒就只剩下黑袍安静的躺在地上。

    楚越一惊:“你杀了他干什么?”

    明殊看向楚越,脸上虽然带着笑,可语气极其平静:“那什么救世会,怎么能把他们聚集起来?”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