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22.第1122章 蔷薇禁曲(32)

    瑞莎失踪的消息传来的第三天,盖恩死了,嫌疑人依然是明殊。

    剧情正按照原来的轨迹发展。

    不过之前瑞莎并没失踪……

    桐叶让明殊最近不要出去招摇,现在血族到处找她。

    桐叶对这两件事表示怀疑:“真不是你干的?”

    明殊捧着口粮:“有毛病啊。”

    桐叶嘴角抽搐一下:“你要不先搬去我那边?他们找到你这里,迟早的事。”

    明殊翘着腿晃,十分不在意的态度:“找到又如何,还能杀了我?”

    桐叶道:“那可不一定,以防万一。”

    明殊冲桐叶笑:“那他们一定会很开心的。”

    桐叶:“???”

    能杀了你,可不就是很开心?

    桐叶说不通明殊,只能悻悻的走了:“我有消息再联系你,你千万不要出去乱晃。”

    “我觉得你应该找个对象。”

    桐叶翻个白眼:“管你都要累死了,还找个对象,我是有多想不开。你少喝点,小心食物中毒。”

    明殊:“……”

    桐叶离开没多久,苏眠就回来了。

    苏眠放下书包,过去抱住明殊:“想我吗?”

    “……中午才见过,想什么?”

    “一日不见如隔三秋。”苏眠亲明殊侧颈,他的吻带着热度,落在她微凉的皮肤上:“我好想你。”

    明明是最简单最直白的话语,可每次听见,还是忍不住心底发软。

    明殊咳嗽一声,推开苏眠的脑袋:“你作业做完了吗?”

    苏眠含住明殊指尖,舌尖从她指腹上扫过:“我的作业是你。”

    明殊:“……”小妖精不得了。

    苏眠闹腾够了,咬着她唇瓣,轻声问:“饿不饿?”

    明殊唔了一声。

    苏眠将脖子露出来,明殊咽了咽口水,目光微微发亮,主动搂住他脖子。

    苏眠其实是有点无奈的,也就是这个时候,她能主动一点。

    牙齿刺进皮肤,那一瞬间的凉意,让苏眠微微颤栗。

    厚重的窗帘,将房间的光遮挡得一点不剩,苏眠身体渐渐发烫,明殊身上本来凌乱的衣服,被苏眠一件一件的剥离。

    “唔……”

    苏眠微微一顿:“别怕,不疼。”

    明殊咬得用力几分,苏眠疼得嘶了一声:“你觉得疼不疼?”

    苏眠委屈:“我轻点。”

    “你出去。”

    “我难受……”

    “你怎么……苏眠!!”

    -

    苏眠流氓了一把,不过事后就是明殊将他踹了下去。

    苏眠丝毫不生气,趴在沙发边,笑嘻嘻的道:“我作业交得好不好?”

    明殊盖住薄毯,将一缕头发从嘴角拨开,侧目看向苏眠:“也就九分吧。”

    苏眠挑眉:“你喜欢吗?”

    明殊扯着嘴角,缓缓的笑起来。

    苏眠心底顿时有点不好的预感。

    她说:“满分一百。”

    苏眠:“……”

    苏眠表情变来变去,最后起身,捡起衣服去了浴室,进浴室的时候,他回头:“拂羽,我们来日方长。”

    给他等着!

    -

    入夜。

    霓虹灯依旧,城市的喧嚣已经停歇。

    路灯照亮的马路,蜿蜒向远方,最后隐藏进黑暗里。

    此时在一处无车辆通行过的马上,一群人影矗立,旁边是侧翻冒着烟的车子。

    “桐叶,拂羽在什么地方?”

    桐叶被两个血族压着,半跪在地上,站在他面前的不是别人,正是天使歌的那个红毛霍根。

    霍根·盖恩。

    桐叶仰着头,神情嘲讽:“你觉得我会告诉你?”

    霍根一脚踹在桐叶胸口,桐叶身体往后一仰,又顺序被那两个血族按回来。

    霍根抓住桐叶的头发,狠狠的往后拉扯:“拂羽胆敢杀我父亲,她在哪里?”

    “我、不、知、道。”

    “找死。”

    霍根赤红着双眼,对着桐叶一阵拳打脚底。

    “说不说?拂羽那个贱人在哪里?”

    “告诉我,拂羽在哪里?”

    桐叶抓着地面,神情嘲讽,一声不吭的承受霍根的暴力。

    “妈的。”霍根停下,揪着桐叶衣服,将他拽起来,伸手在他身上搜。

    桐叶抬手擦了擦脸:“别白费劲了,被你追的时候,我就将手机销毁了。”

    霍根将桐叶狠狠的掷在地上:“你就这么喜欢给她当走狗?”

    桐叶扭开脸,不愿意看霍根。

    霍根发泄似的,对着桐叶又是一阵拳脚相加,他打累了,还让旁边的血族打。

    霍根挥手,制止他们:“你还挺仗义的,我倒要看看,你能硬气到什么时候。”

    霍根弯腰掐住桐叶下巴,对上桐叶依然嘲讽的目光,他心头怒火直冒,恶狠狠的道:“我一定会将拂羽千刀万剐,为我父亲报仇,到时候我要让你看着,亲眼看着她是怎么死的。”

    “带走。”他一甩手,桐叶瘫在地上。

    “呵呵。”桐叶被身体压着的手指,迅速在地面划了几下。

    -

    凌晨三点半,一辆车从远处驶来,停在翻车的地方。

    明殊推开车门下去,手机上的定位显示,就是这里。

    她环顾四周,在不远处找到侧翻的车子。

    从车子里找到被压在座位底下的手机,停留在发送定位的界面,除了定位就只有一个救字,显然主人只来得及发送定位,其余什么都来不及打。

    苏眠用手电照了照车内:“这是桐叶的车吗?”

    明殊嗯了一声。

    “谁会绑他?”

    明殊也想知道这个问题。

    谁会绑他?

    谁都知道桐叶是跟她混的。

    明殊从苏眠手里接过手电,往车子四周照去,没发现有用的东西。重新走上马路,手电的光范围不大,明殊扫过马路,最终停在沾上污垢的地方。

    血凝固后的暗红。

    有点像一个符号,又像是随意形成的。

    “这是什么?”

    “盖恩。”

    苏眠看着地面模糊,不知是什么符号的东西,她怎么认出来的?

    盖恩已经死了,但是血族觉得是她杀了盖恩,所以绑架桐叶的是……

    盖恩的儿子是谁来着??

    明殊拉着苏眠回车上,她点开不常用的盗版微信,翻看朋友圈。

    血族的朋友圈其实和常人没什么区别,不过讨论的是今天喝的血新鲜不新鲜这种比较惊悚的问题。

    明殊一路下滑,最终定格在一张一头显眼红毛的照片上。

    霍根·盖恩。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