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9.第1119章 蔷薇禁曲(29)

    苏眠沉默的看着那边,手中的枪几乎被捏得快变了形。

    男人:“……”

    这个男生怎么突然变得这么可怕?

    苏眠突然朝着那边走过去,粗鲁的将柳弯月从明殊怀里拽出来,朝着楚越那边推去。

    楚越接住柳弯月软绵绵的身体,刚接触到他,他就明显感觉到柳弯月又开始抖起来。

    楚越:“……”

    他难道是太凶了?

    楚越试着扯了下嘴角:“别怕。”

    柳弯月盯着扯着古怪弧度笑容的楚越,抖得更厉害。

    她想回去……

    楚越:“……”

    苏眠拉着明殊后退几步,死死的盯着她:“不许抱她。”

    明殊:“……”朕的小点心!你个败家子!!

    但是明殊并没去将小点心抢回来。

    小妖精惹不起。

    败家子!

    围观血族:“……”你们是不是要考虑一下他们的感受?你们在干什么啊喂!!分赃吗!!

    “路德维希亲王,您这是……”一直在边缘看戏的盖恩,此时突然冒出来,别有用意的打量楚越和柳弯月。

    那边安德鲁也扶着受伤的瑞莎站起来,怒视两个‘凶手’。

    小点心救完了,仇恨值也有了——收工回家吃饭吧。

    明殊牵着苏眠打算离开,视线扫到不远处的笼子,见所有人的注意力基本在楚越身上,她暗戳戳的过去打开笼子。

    “快跑吧小可怜。”

    塞西尔:“……”

    “拂羽你在干什么!”这一声是安德鲁吼的,已经顾不上和楚越掰扯打他女儿的事。

    “拯救同族。”明殊回答得非常理直气壮:“你有意见?”

    安德鲁:“……”

    “拂羽,你这可就不厚道了。”涉及到利益,盖恩自然也得站出来。

    明殊笑眯眯的道:“我放了你们还能抓回来不是,你们确定要在这里和我打?”

    刚扶着塞西尔出来的男人,差点给明殊跪了。

    盖恩:“……”虽然觉得毫无道理,但是找不到理由反驳。

    他和安德鲁的实力相差不多,安德鲁不是她的对手,他可能……

    而且,还有一个路德维希在。

    谁知道这人是站哪边的。

    盖恩心中衡量利弊,又看一眼同样愤怒,却忌惮明殊实力的安德鲁。

    今天都这样,塞西尔落到谁手里还不一定……

    既然这样,那大家就都别要了。

    明殊看向男人:“还不走,等他们给你们办个欢送宴?”

    男人扶着塞西尔,郑重的道谢:“谢谢。”然后和塞西尔迅速往外面移动,许是明殊还在,血族没人敢拦着。

    “你们慢聊。”明殊挥挥手。

    众人:“……”聊个屁啊!你把他们要聊的对象都放走了!!

    她忽的顿住:“差点忘了。”

    明殊折回去,从愤怒却无法阻拦的安德鲁手中将瑞莎抢过去打了一顿。

    让你动朕的小点心!

    明殊打完人,拍拍手,冲柳弯月一扬眉:“我帮你打她了,你要是不解气,继续打。”

    柳弯月:“……”

    楚越:“……”

    围观血族:“……”

    -

    桐叶哪里能想象,他不过和明殊分开一会儿,就发展这么一出大戏。

    同时得罪血族中两个有名望的大家族。

    桐叶怒瞪苏眠——你为什么不拦着她,为什么!!

    苏眠很无辜——我哪里拦得住她,我就是一个普通人,还需要她保护。

    桐叶一口血——你个辣鸡!

    苏眠告状:“宝宝,他骂我。”

    桐叶浑身起鸡皮疙瘩:“我什么时候骂你了?”

    还宝宝……就这位小祖宗?这称呼是特意恶心他的吗?

    “骂你一句又不会少块肉,让他骂。”

    桐叶心底微微平衡,小祖宗还是偏心他的。

    明殊又道:“你记着,攒满一百,一起打。”

    桐叶:“……”禽兽!

    苏眠略得意的朝桐叶扬了扬下巴。

    桐叶皮笑肉不笑,等小祖宗厌倦你的时候,你就知道什么叫绝望。

    你现在就恃宠而骄吧!!

    桐叶将歪掉的话题转回来:“你救柳弯月就算了,为什么要放走塞西尔,她跟你又有什么关系!”

    得罪一个不爽,非得配个对吗?

    明殊感叹:“我要做一个好人。”

    桐叶提醒:“你不是人。”

    明殊歪头:“我怎么觉得你在骂我。”

    桐叶:“……”本来就不是人啊。

    佛系血族当上瘾了?

    肯定是被这个辣鸡给带坏了!

    明殊道:“也不是没收获,我知道去哪里找救世会的人。”

    桐叶看向明殊,后者已经低头喝口粮。

    苏眠若有所思的看着他,他眸子黑沉沉的,有那么一瞬间,桐叶觉得那不像人类该有的眼睛,有点慎人。

    但是等他细看,苏眠还是那副嚣张的少年模样。

    一定是被小祖宗气出幻觉了。

    这个苏眠就是一个人类没错。

    今天时间有些晚,所以大家各回各家,救世会的事,明天再讨论。

    桐叶只将明殊和苏眠送到住的地方。

    电梯里只有明殊和苏眠,明殊正翻手机,苏眠突然将她抵在电梯角落亲。

    明殊等他亲完,镇定的拿着手机走出电梯,然后回头,像一个老领导:“电梯有监控,下次注意点。”

    苏眠往电梯上面看去,扯了下嘴角。

    他巴不得所有人都知道这人是他的,有什么不能看的。

    以后他就挑人多的地方亲她!!!

    -

    医院。

    柳弯月躺在病床上,抓着被子,大气都不敢喘息。

    等护士出去后,她才看向一直站在旁边的男人:“我……我没事,不用住院。”

    楚越的语气不容置喙:“等检查结果出来再说。”

    柳弯月张了张嘴,没发出声音来。

    可能是察觉自己语气太生硬,楚越在心中打了好几次腹稿:“你……”

    “我……”

    两人同时出声。

    柳弯月:“你先说。”

    楚越尽量放缓语速:“拂羽是不是咬过你?”

    柳弯月没想到他会问这个,点了点头。

    楚越逼近几分,居高临下的看着她:“咬你哪儿了?”

    柳弯月被楚越看得极其不自在,她伸手,细白的胳膊在空气里发着抖:“手……手腕。”

    楚越握住她手腕,柳弯月往后一缩,有点惊恐的看着他。

    楚越心情复杂:“你很怕我?”

    柳弯月用快哭了的表情摇头。

    楚越目不转睛的盯着她。

    柳弯月被看得没办法,闭着眼点头,怕得要死啊。

    楚越郁闷:“拂羽也是血族,你怎么不怕她?”

    “她……她笑起来很好看。”柳弯月弱弱的道:“声音好听。”

    楚越:“……”

    *

    #求黄袍加身味的票票#

    我就想问问楚越的心理阴影哈哈哈!

    来吧,投个月票先!

    先投为敬!!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