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6.第1116章 蔷薇禁曲(26)

    打消顾虑的血族,嚷嚷着让主持人开始竞拍。

    主持人却笑着道:“这就是我们今天的惊喜之一,大家请稍微冷静一下,我们还有一个没看呢。”

    另外一个笼子还被黑布罩着。

    今天的压轴有一个血液如此香甜的人类,这还有一个,血族们兴奋不已。

    难道还有一个?

    主持人走到笼子前,慢慢的揭开黑幕。

    出乎意料,这个笼子里并不是人类。

    而是血族。

    这个血族出现,明殊旁边的男人身体就紧绷起来,呼吸都乱了。

    明殊看向那个血族,是一个很漂亮的女性血族。

    四肢同样用铁链拴着,气息奄奄的躺在底部。

    “大家应该听过塞西尔家族。”

    空间突然安静下来。

    主持人等了片刻:“塞西尔家族,曾经差点凌驾所有血族之上的家族,这位……便是塞西尔家族最后一位后裔。”

    “真的假的?”

    “我看是噱头吧?”

    “这么多年,塞西尔家族的后裔怎么突然冒出来了?”

    大部分的血族并不相信主持人说的。

    但是总有的人会相信。

    明殊捏着空了的牛奶盒。

    苏眠对血族的事不熟,只能茫然的看着。

    明殊轻声给他解释:“传闻塞西尔家族的财富无人可敌,但是因为风头过盛,突然消亡,成为血族历史上的传说。但是塞西尔家族的财富,并没有任何血族瓜分到。”

    如果那个血族是塞西尔家族的后裔,那么塞西尔家族的财富,就应该在她手上掌握着。

    “更重要的是……”明殊贴近苏眠:“塞西尔家族,拥有一件圣器。这下可热闹了……”

    不知道是不是苏眠的错觉,他听出她等着看戏的幸灾乐祸。

    “这两位,需要一起拍才可以哦。”主持人这话让下面的血族又是一愣,还以为是单独拍,没想到是捆绑式拍卖,……

    “那么大家开始出价吧。”

    主持人的一喊开始,底下就开始举牌子。

    即便是两个拍卖品,主持人也能准确的报数。

    短短时间,价格已经攀升至让普通血族望尘莫及的高度。

    接下来举牌的就只剩下几个人。

    就在大家做最后角逐的时候,舞台后方突然上来一群血族。

    显然是突发情况,主持人神情都有点懵:“你们什么人?”

    其中一个穿燕尾服的血族上前,行了一个贵族礼:“不好意思,塞西尔小姐不能继续进行拍卖。”

    “开什么玩笑?怎么不拍了?”

    “搞什么,哪有拍一半不拍了的?”

    “金不换想做什么!”

    “不行,我们都拍到一半,怎么能说不拍就不拍,参加这么多次竞拍,还没遇见过这种情况。”

    燕尾服血族面对愤怒的血族,依然镇定,等他们吼完,慢条斯理的开口:“塞西尔小姐乃我家大人故人的后裔,还望大家给这个面子。”

    “你家大人是谁?”

    “搞什么,耍着我们玩儿呢?”

    “大人。”燕尾服血族对着舞台后鞠躬。

    一个男人在血族的簇拥下走了出来:“是我。”

    几乎是同时,另一边也有血族出现:“安德鲁,你这可是明目张胆的抢人,过分了点吧。”

    “杜兰特亲王……”

    “盖恩亲王,怎么会出现在这里?难道那个人真的是塞西尔家族的后裔?”

    “怎么回事?”

    别说下面的血族懵逼,主持人看着气势汹汹出现在舞台上的双方,都还没弄清楚怎么回事。

    “故人的后裔,安德鲁,你也说得出口。”盖恩嘲讽。

    “盖恩你想干什么?”

    盖恩看着笼子里的塞西尔,眸子里闪着诡异的光泽:“这位塞西尔小姐,我志在必得。”

    安德鲁对盖恩十分不屑:“哼,就凭你?”

    盖恩冷笑:“那我们公平竞价。”

    安德鲁眸子眯了眯:“既然你想玩儿,那我就奉陪到底,你可不要输不起。”

    这个盖恩出现在这里,肯定也是听闻圣器的消息。

    -

    观众席上因为两位亲王出现,已经安静下来。

    现在两位亲王要竞价,他们哪里还敢开口。

    明殊偏头看向身形紧绷的男人:“你想救她?”

    男人紧紧的盯着舞台上:“我就是为了她来的。”

    明殊笑:“那你跟我来吧。”

    男人视线一转,落到明殊身上,她牵着那个男生站了起来,缓慢的拉下兜帽,兜帽下是让人惊艳的容貌。

    她在安静的观众席上,突然站起来,走到旁边的过道,往舞台那边走。

    四周的观众纷纷看着她。

    她身上有一股气定山河的气势,好像任何事都在她心底惊不起涟漪。

    “是拂羽……”

    “她怎么也来了?”

    “拂羽啊……”

    “拂羽……”

    男人鬼使神差的跟着下去,路过的时候,听见有血族小声讨论。

    拂羽……他好像听过这个名字。

    明殊牵着苏眠走上舞台,安德鲁看到她,估计是想起自己被明殊打的事,神色由青转黑。

    柳弯月愣愣的看着明殊,追光灯明明没有打在她身上,此时却仿佛带着光,缓缓地的朝着她过来。

    “拂羽,你来干什么!”安德鲁呵斥一声,他现在是真忌惮她,这个算得上他小一辈的血族,已经有能力封亲王了。

    一个路德维希就算了,现在还来一个女人。

    明殊张望四周:“诶,这里写了拂羽不能来吗?”

    安德鲁:“……”

    “既然没有写,我为什么不能来。”明殊望着安德鲁笑得灿烂。

    男人站在明殊后面,目光落在笼子里的塞西尔身上,极力忍着才没冲过去。

    塞西尔显然也看到他,眸子微微瞪大,拼命的冲他摇头。

    “拂羽啊。”盖恩笑呵呵的给明殊打招呼:“上次你和安德鲁切磋,盖恩叔叔可是给你叫好的。”

    安德鲁:“……”被死对头戳痛楚,安德鲁气得头顶冒烟。

    但又没办法反驳。

    他被打的事,血族里早就传遍了。

    安德鲁沉着脸:“拂羽你想干什么?”

    明殊看向旁边吓得花容失色的血族主持人,幽幽的道:“应该问,他们干了什么。”

    主持人:“????”

    她就是个靠美貌上位的主持。

    按照台本念,她干什么了?

    大佬撕逼,为什么要牵扯上她?她做错了什么!!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