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2.第1112章 蔷薇禁曲(22)

    桐叶似乎想阻止明殊,但明殊一脸无辜的摊手:“那我都打了,能怎么办?”

    老师:“……”

    从来没见过如此厚颜无耻的学生!!

    老师扫一眼四周,控制不住体内的小宇宙:“围在这里干什么,不上课?都给我回教室去!拂羽你给我出来。”

    围观同学:“……”

    又不是他们打人,为什么冲他们发火。

    这些学生虽然想看八卦,但是在老师怒火之下,还是没人敢违抗,纷纷进了教室。

    楚越也顺着人流离开,关莎想追,但老师在这里,她只能放弃。

    苏眠反而往这边过来。

    明殊示意桐叶自己能搞定,在众人的注目礼下,慢吞吞的走出教室。

    走廊上落了一半的阳光,明殊贴着墙站。

    老师指着明殊:“拂羽你整天惹是生非,今天还打人,你的处分都够写一本了,你知道不知道!!”

    明殊惊讶:“这么厉害。”

    原主这么能搞事呢?

    佩服佩服!

    老师:“……”

    冷静!

    为人师表,要冷静,要客观。

    老师将目光转向关莎:“关莎同学,拂羽是不是真的打你了?”

    关莎垂着头,微微点了点。她现在不想追究这件事,她想去追楚越……

    “拂羽,给关莎同学道歉!”

    “我不。”

    “你还犟嘴,你先打人,还理直气壮,谁给你的胆子?让你道歉都是轻的,关莎同学要是不接受,你就等着受处分吧!”

    明殊抬手指向往这边过来的苏眠:“他给的。”

    苏眠:“!!?”关我什么事?

    老师顺着看过去,似乎不知道该做出什么表情何合适。

    苏眠内心无语,面上却镇定的走过来:“老师,我一定会严肃批评拂羽同学。”

    “她打人……”老师情绪略激动。

    “嗯,多少钱,我赔。”

    “……”

    苏眠不咸不淡的说了两句,老师被堵得哑口无言。

    关莎心不在焉,心底焦急楚越,老师看向她,当事人都不出声,当老师的能说什么?

    所以最后苏眠说带明殊去教育,老师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老师见关莎除了身上有点乱,看上去也没什么伤口,冷哼一声走了。

    现在的学生,屁大点事就闹得风风雨雨。

    老师一走,关莎便往楚越离开的方向追去。

    明殊看着苏眠:“你来干什么?”不是跟朕闹别扭吗?

    苏眠语气略冷:“路过。”

    “哦……”

    你哦什么哦!!

    刚才是谁指着他,把他牵连进来的!

    苏眠越想越气,索性转身走了。

    他之前是神经错乱,想来看看她。

    苏眠听见后面的脚步声,他侧目,对上少女笑盈盈的眸子:“你跟着我干什么?”

    “苏眠同学,下去只有这一条路。”明殊微笑:“怎么能叫我跟着你?”

    苏眠:“……”

    很快就到楼下,此时阳光正烈,苏眠走进阳光里,皮肤上立即感受到太阳的热度。

    他下意识的回头,明殊站在阴影里,似茫然的看着虚空。

    苏眠心下一软,转身走回去,板着脸问:“你想去哪儿?”

    明殊想了想:“不知道……”

    她只是跟着他下来的,鬼知道她要去哪里。

    要不还是回去上课好了。

    外面太阳这么烈,朕会被晒化掉的。

    “等我一下。”

    苏眠扔下这句话,往另一个方向跑开,没多大会儿他拿着一件黑色的风衣和伞回来。

    风衣宽大又长,明显不是苏眠的,但刚好能将明殊罩得严实。

    他将风衣罩在明殊身上,然后撑开伞:“走吧。”

    他搂着明殊,往外面走,光线太强,明殊不太舒服的往苏眠怀里靠。

    苏眠身体紧绷,紧张得要死,面上却是平平淡淡,没什么特别的情绪。

    苏眠带明殊去的地方是学校的一处凉亭,这里植被茂盛,阳光完全被隔绝,阴凉舒服。

    苏眠见明殊神色不太好:“你要不要喝一点血?”

    那紧张的模样,哪里还记得自己还在和明殊闹别扭的事。

    明殊本想拒绝,念头一转,又点头:“好啊。”

    苏眠心底莫名一喜,虽然他也不懂,为什么给人当口粮,他还欢喜。

    简直是有毛病。

    有毛病的苏眠坐到明殊旁边,解开衬衣扣子,露出白皙的脖颈:“咬吧。”

    冰冷的躯体靠过来,苏眠伸手环住,故意将她抱进怀里,让她坐在自己身上。

    明殊先蹭了一会儿,然后才咬下去。

    这次苏眠没感觉那么疼,但是血液流失,还是有点不好受。

    明殊喝得慢,苏眠只感觉她许久都没放开自己,他已经是适应那种带着刺痛和微麻的感觉。

    他望着头顶垂落下来的藤蔓,深邃的目光里涌动着不知名的情绪。

    “拂羽。”

    “嗯。”明殊含糊的应一声。

    “你会和我在一起吗?”

    苏眠觉得他们之间总有一种很熟悉的感觉,即便是最初相识的时候,也没有陌生人之间那种隔阂和疏离。

    明殊舔了舔他脖子,止住血:“我和你物种不同。”

    苏眠皱眉:“那你为什么不把我变成和你一样的血族?”

    “你变成血族,我喝谁的血去?”还要跟朕抢口粮,这就是噩梦的开始,必须杜绝!

    苏眠:“……”

    变成血族还是不变血族,苏眠有点动摇了。

    他要是变成血族,她就会喝别人的血……

    想到这一点,苏眠就觉得内心深处火烧火燎的难受。

    “那你……以后只喝我一个人的血吗?”

    明殊啧一声:“养你一个人都那么麻烦,哪有精力养别的。”

    苏眠仔细琢磨两遍:“你答应了?”

    “没有。”朕怎么可能为了你放弃整个江山,天真!

    他垂眸看向明殊,选择性过滤掉她那句话:“你以后只能喝我的血。”

    “我没有答应你啊,你别……唔……”

    明殊撑着苏眠胸膛,苏眠将她抵在石桌上,亲了一遍又一遍。

    苏眠咬着明殊唇瓣:“你身体留着我的血……我要让你一切都是我的。”

    明殊:“……”蛇精病啊!

    朕的零食怎么可能是属于你的!!

    明殊被亲得晕乎乎的,但是这么长时间,她并没有感觉到身体有什么不适。

    上次的情况没有出现。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