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0.第1110章 蔷薇禁曲(20)

    苏眠不知道明殊在看什么,但是很快,他就看见有人朝着这边跑过来。

    远处还有警笛声。

    那些人迅速将404围起来。

    苏眠嘴角一抽:“你报警了?”

    明殊歪下头:“为什么不报?他们绑架,犯法的。”

    苏眠:“……”

    那是血族!!

    绑架他的是血族!!

    让普通的警察去对付血族,他们能抓住几个?她是认真的吗?

    “你以什么名义报警的?”

    普通的报警……出动不了这么多警察吧?

    “非法聚集准备搞恐怖袭击。”

    苏眠:“???”

    苏眠不知道该说什么,任何语言此时似乎都无法形容他MMP的心情。

    他看着404那边,有黑影冲上天空,结果莫名其妙的掉了下去,摔得嗷嗷的叫。

    苏眠:“……”

    是他想多了。

    她能悄无声息的将自己带出来,阻拦那群血族逃跑,有什么难的。

    那边好一阵混乱,许久警察才拷着一群人出来。

    此时明殊已经带着苏眠站在闻讯而来,围观的人群中,而且站得非常靠前。

    那边的人一出来就能看见她。

    明殊笑盈盈的冲他们比了个中指。

    领头的那个血族突然挣扎,似乎想往明殊这边冲过来。

    “乱动什么,老实点。”旁边警察一巴掌呼在血族脑袋上:“给我带走!”

    血族:“……”

    -

    苏眠第二天才知道。

    那栋楼里面不但搜出炸药,还有好些枪支,足以将那些血族定位恐怖分子,牢底坐穿那种。

    血族非常懵逼,他们就绑了一个人,这些东西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血族:“我们没有干!你们不要冤枉人!”

    警察冷笑:“没有干?那东西是哪里来的?人赃俱获,还敢狡辩!赶紧交代!”

    血族:“……”交代什么?那真的不是他们的!!!

    血族有戒律要遵守,没被警察抓到就算了,现在被警察抓个正着,压根不敢跑。

    真的要是引起社会舆论关注,让世人发现血族的秘密,他们就是血族的罪人。

    经过这件事,弄水巷整改的事,也提上议程。

    这里早就出过几次事,但因为整改难度大,这里住的人,都不好对付,没人愿意干,所以一拖再拖。

    苏眠莫名其妙被绑架,又莫名其妙被救出来,全程都是非常懵逼。

    苏眠想问,话到嘴边又问不出口。

    他看着电视墙用玻璃罐装起来的彩色小球,装模作样的打破沉默:“那是什么东西?”

    明殊顺着看过去:“玩具。”

    苏眠狐疑,多大的人了,还玩儿这种东西?

    苏眠抢走明殊手上的遥控器,问出自己最想问的问题:“是谁想对付你?”

    “这是血族的事,你问这么多干什么?”

    还能有谁,不就是伪女主找来的后台爸爸,其实朕没后台。

    “你不担心吗?”

    “担心有什么用,该对付你的还是要对付你。”明殊语气无所谓,将遥控器从苏眠手上抢回来:“你作业写完了吗?这种国家大事你就少操心,好好念书。”

    苏眠:“……”

    你以为老子愿意操心?

    老子是担心谁?

    苏眠喝了两瓶矿泉水,这才感觉怒火压住几分。

    好心当作驴肝肺!

    苏眠放下矿泉水:“你什么时候愿意把我变成血族?”

    明殊挑眉看他:“你有完没完?”

    苏眠挺直腰板:“没完!”

    她不是说自己不是血族,没资格过问吗?

    把他变成血族,他不就有资格了!!

    明殊挤出微笑:“没门。”

    “……”

    苏眠起身:“行啊,你不答应我,我找别人去,反正又不止你一个血族。”

    苏眠以为明殊会阻拦自己,可是他太高看自己的地位,后面的人压根没出声。

    他憋着一口气换好鞋,打开门。

    就在他踏出房门的时候,她的声音幽幽的传出来:“你想去给别人当儿子还是当伴侣?”

    当儿子不可能……

    当伴侣,更不可能。

    但是现在让他回头岂不是很丢脸?

    “关你什么事,你又不是人类,我的事轮不到你来管。”

    所以苏眠走出房门,‘啪’的一下甩上门——然后回了隔壁。

    苏眠进屋就扇了自己一巴掌。

    嘴贱什么!

    和她有什么好争的。

    她就是个蛇精病!

    社会价值观学到哪里去了!蛇精病就需要呵护让着!

    苏眠眼底忽的闪过一丝疑惑,最近性子好像越来越暴躁了……

    都是那个蛇精病气的。

    苏眠给自己的异常找了一个借口。

    苏眠在房间坐了一下午,隔壁都没任何动静,等傍晚他实在忍不住过去敲门,结果直接没人了。

    呵呵!

    -

    血族最近杜兰特家族出了点事,听闻有血族直接打上门,杜兰特还被打了。

    而干这件事的不是别人,正是拂羽。

    拂羽都敢对亲王动手,还打赢了,这件事在血族中传开,接下来血族们看见她更害怕。

    能绕着走,绝对不敢直着走。

    关莎从安德鲁那里知道消息,内心极其震撼和不甘。

    连父亲都不是她的对手?

    “莎莎,你最近怎么了?老是走神。”旁边的女生担忧的询问:“是哪里不舒服吗?”

    关莎猛地看向女生,眼底的怨毒犹在,女生僵在原地,脸色寸寸变白。

    “没事,可能是最近学习累了。”

    关莎温柔的声音让女生回过神,面前的关莎还是那个温柔优雅的关莎,好像刚才她看见的只是错觉。

    女生心有余悸,她捏着衣服:“那你要好好休息,要上课了,我先回去了。”

    刚才只是她看错了吧?

    莎莎怎么可能会露出那样的眼神。

    女生安慰自己,一定是看错了,看来最近她也没休息好。

    关莎盯着女生的背影,直到她坐下,才收回视线,回头去看后面的明殊。

    明殊趴在桌子上,面前立着一本书,旁边放着一盒牛奶,她认得那是天使歌出品的。

    关莎眼中恨意一闪而过,她起身去收作业,一路到明殊隔壁。

    过去的时候,故意将窗帘拉开,阳光瞬间照到明殊身上。

    “你有病啊!”

    桐叶一把推开关莎,唰的一下拉上窗帘,将外套罩在明殊脑袋上,挡住因为阳光而开始出现灼烧痕迹的皮肤。

    关莎被推得踉跄的后退,手里的作业散落一地。

    桐叶一直是笑嘻嘻,阳光大男孩,见谁脾气都很好的形象,他突然发这么大的火,教室里的同学都有点懵。

    有男同学出声:“桐叶,关莎只是拉个窗帘,你干什么这么凶?”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