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09.第1109章 蔷薇禁曲(19)

    翌日,明殊依然不打算去上课,隔壁的人弄出很大的动静。

    脚步声从她门前过去,又转回来,停了一会儿,然后离开。

    明殊走到窗前,稍微拉开一点窗帘,阳光从外面透进来。

    苏眠刚好往她这个方向看。

    不过明殊站在窗帘后面,苏眠自然是看不到的,他站了有一会儿,转身离开。

    明殊靠着窗户,直到苏眠的身影完全消失,她才拉上窗帘,将阳光隔绝在外面。

    看来上次她离开后,洛宴那个蛇精病,也没能让他恢复记忆。

    洛宴为什么能有记忆?

    是因为天启吗?

    因为他那个时候使用过天启,被天启影响到了?

    哎,好烧脑。

    喝口奶补补。

    -

    明殊在家葛优瘫一天,外面已经开始晚上的各种活动。

    嗡嗡嗡……

    手机在桌子上震动。

    明殊懒洋洋的摸到手机,接通电话。

    电话那端很嘈杂,叫骂声和尖叫声争先恐后的从手机里传出来,像是谁不小心拨通的一般。

    明殊拿下手机,看一眼来电人——苏眠。

    -

    明殊赶到地方,这附近一片狼藉,似乎经历过大战,警察正在盘问受到惊吓的路人。

    “怎么回事?”明殊顺手抓了一个路人。

    “有人打架,据说是黑涩会火拼。”路人估计也是后来的,说得很模糊。

    明殊接连问了好几个人,才弄清楚。

    有一群人追着一个男生从广场那边跑过来,然后就在这里打起来了,接着那群人往另一边跑了,后续他们也不清楚。

    苏眠的电话挂断了,再打是关机,明显是被人搜出来扔掉了。

    叮——

    明殊点开短信。

    ——苏眠在我手上,想他活着,就来弄水巷404号。

    绑人绑到朕头上了,厉害哦!

    -

    弄水巷404。

    这是一栋独立的老旧楼房,在弄水巷最里面的位置,紧挨着传闻闹鬼的地方,几乎没人会到这里来。

    苏眠手脚被绑着,随意的扔在脏兮兮的地上。

    他身子看到一只老鼠从他面前跑过去。

    鼻尖全是腐败的霉臭味。

    作为一个娇生惯养的大少爷,苏眠嫌弃的皱起眉,慢慢的坐起来。

    破旧的房子透着光,让他勉强看清,这里又小又破,唯一的窗户在他左侧,比较高。

    手脚都被绑着,嘴边上也被贴着胶布。

    有钱人家的孩子,谁还没经历过绑架,所以苏眠很镇定,他先试着挣扎开身上的绳子。

    然而绑匪绑得非常紧,苏眠环顾四周,空荡荡的房间,并没有可以利用的东西。

    唯一的……就是那只老鼠。

    外面响起脚步声,苏眠往门口看去。

    “吱呀——”

    破旧的门被人推开,一个男人站在门口往里面看:“看好了,别让他跑了。”

    然后门又被关上了。

    苏眠隐约听见外面的交谈声。

    “大人,那可是拂羽,咱们这么做行吗?”

    “安德鲁大人要教训她,我们能有什么办法?让大家伙准备好,不要有差错,她可不好对付。”

    拂羽……

    老子是被她连累的啊草!

    就说正常绑匪怎么突然这么大的胆子,大街上就敢追他。

    “拂羽会来吗?”

    “不是有血族看着她带这个人类去天使歌?能带去那里,她能不来?”

    “可是……”

    谈话的人走远了,苏眠听不清。

    还是赶紧想办法跑吧。

    这群人也不知道想用他来威胁她做什么。

    作为一个正常男人,他当然不想给明殊添麻烦。

    然而苏眠汗水都挣扎出来,也没能挣开。

    妈的!身上的刀也被搜走了……

    喀——

    苏眠紧绷的神经被这一声触动,猛地看向窗户的方向。

    房间唯一的窗户,松动一下,开了一条缝。

    接着一团古怪的玩意掉了进来,有光一闪而过。

    苏眠戒备的盯着那边,然而他没看清掉进来的是什么,面前反而出现一张熟悉的脸。

    离他很近,几乎挨着他。

    她身上清冽又带着淡淡香气的气息席卷而来。

    明殊撕下他嘴上封口胶,苏眠想说话,下一秒柔软就贴了过来。

    苏眠:“!!!”

    明殊很快就松开他,并在他耳边轻声说了一句:“别说话。”

    她拉着他站起来,苏眠这才发现,刚才那么短的时间,她竟然在亲他的同时,把绑着自己的绳子解开了。

    明殊在地上捞了一把往窗户外扔了出去,苏眠没看见她捡的什么。

    她将窗户彻底推开,让苏眠先上去,下面很高,且没有落脚点,难怪那群人窗户都不封。

    而在另一边还能看见巡逻的人影。

    他们下面这一边连鬼影都看不到,不知道是不是她进来的时候清理掉了。

    明殊爬上来,搂着他的腰:“别叫啊。”

    苏眠:“???”

    失重感毫无征兆的袭来,苏眠差点叫出声。

    他手忙脚乱的抱住明殊,但下坠感很快消失,他们往上掠去。

    苏眠挂在明殊脖子上,往下面看一眼,他们已经离开那栋建筑。

    迎着清风明月,苏眠看向自己搂着的人。

    在人类中同龄人中他或许很厉害,但是在血族面前,他弱得像蝼蚁……

    几个起伏间,落在不远处的一栋楼房的天台上。

    直到落地,苏眠混乱的脑子开始运转。

    这好像和他想的有点不一样。

    按照电视里的套路。

    她应该一个人来,然后和对方讨价换,再大打一场,成功救出他。

    谁知道,她暗戳戳的救人!

    有她这样的!

    这剧本是不是不对!!

    “吓到了?”

    “谁吓到了?”身为男人,怎么可能会被吓到,瞎说!

    “你怎么这么来救我?”

    “不然还怎么救你?”明殊松开他,撑着天台的栏杆往下面看:“像电视里面的那样傻乎乎的去送人头?我傻啊。”

    什么傻,那才是正常流程,先经历各种打击,然后绝地反击,最后成功解救人质,双方在危难中患难见真情。

    算了。

    她压根就不是正常人。

    怎么可能走寻常路线。

    苏眠深呼吸一口气:“我这次可是被你连累的,你打算怎么补偿我?”

    “刚才不是已经补偿你了?”

    刚才?

    苏眠脑中闪过那破败屋子里,她非常不走心的一吻。

    那叫补偿?

    你对补偿两个字有什么误解!!

    *

    #求燕影金蔬味的票票#

    又是周五了,宝贝们,有月票的赶紧投一下!!

    这个月又过去十天,好快啊嘤嘤嘤!!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