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06.第1106章 蔷薇禁曲(16)

    自从那天后,苏眠也不提其他的,但是行为越来越过界。

    对于成为血族的事,依然执着。

    明殊除了躲着他,也没什么别的办法。

    小妖精难缠。

    “喏,这是你要的资料。”桐叶放学的时候将一叠资料交给明殊:“从小到大,有记载的,都在这里了。”

    “谢了。”

    “……又喝多了?”拂羽这小祖宗都学会说谢谢了。

    明殊:“……”朕很有礼貌的好吧!!

    桐叶有事先走了,明殊为了避开苏眠,选择从后门溜。

    学校后门靠近那片坟地,因为坟地的传说,导致如果不是为了抄近路的学校,很少有学生会走这边。

    明殊远远的看见柳弯月被几个女生推搡着拐弯往坟地那边去了。

    明殊:“……”欺负人都不知道换个地方的吗?

    明殊将资料塞进书包里,跟着过去。

    但是她到的时候,楚越已经在了,那几个女生瑟瑟发抖的站在他面前道歉。

    明殊:“……”

    说好的英雄救美呢!

    男主你抢什么戏!

    那几个女生一溜烟的跑掉,楚越带着柳弯月往另一边走了。

    明殊郁闷的摸出一盒口粮,心情不好需要补补血。

    就在她准备离开的时候,余光扫到隐在暗处的关莎。

    明殊眸子一亮。

    男主把小点心拐走了,还有一个小可爱啊!

    关莎是跟着那几个女生过来,看柳弯月的下场,谁知道会看到这么一幕。

    “瑞莎小可爱。”

    关莎太过于专注,没发现明殊何时出现,听见瑞莎两个字,浑身汗毛都竖立起来。

    “拂羽……”关莎眼底透着戒备:“拂羽同学,你怎么在这里?”

    “路过啊。”明殊微笑:“大家知根知底,楚越又不在,你演给谁看?”

    关莎:“……”谁跟你知根知底!!

    关莎想到最近楚越的异常,都是因为她之前挑出自己的身份,她虽然已经极力解释,楚越似乎也相信了。

    可最近楚越对她越来越冷淡,好像他们已经不是男女朋友。

    关莎心底没底,加上之前有人告诉她,看见柳弯月和楚越在一块。

    上次她让血族去将柳弯月解决了,结果一点音信都没有,柳弯月也活得好好的。

    关莎压住心底的思绪:“拂羽,你到底想干什么?”

    “不想干什么呀。”明殊微笑:“这不是看见你高兴,给你打招呼么。”

    关莎:“……”

    看见她有什么好高兴的,这女人是不是有病。

    关莎从树后走出来,准备离开,她不是她的对手,但是她会有办法除掉她……

    “诶,别走啊。”明殊追上她:“聊聊呗。”

    “你有病啊!”

    “你就是药啊!”

    “……”如果这话是一个男孩子说的,那可能是一句情话,但这话是从这个女人口中说出来的,怎么都觉得诡异。

    关莎浑身不舒服,加快速度离开。

    但明殊跟着她,也不动手,就跟她讲话——补血中,腾不出手,先聊聊天。

    关莎忍不住怒吼:“拂羽你有完没完,我的事你为什么非要搀和!?”

    “因为……”明殊顿了顿,眉眼带笑:“我喜欢你生气的样子啊。”

    关莎:“……”

    疯子!

    关莎想用瞬移离开,然而明殊突然出手,空掉的牛奶盒,从她手中飞出来,打在她小腿上,瞬移失败。

    明殊抓着她胳膊,将她扔进旁边花丛里:“来吧小宝贝。”

    关莎晕头转向,还没爬起来,就被明殊压着打。

    关莎一点反抗的能力都没有,完全被压制。

    好好的一片蔷薇花,被折腾得掉了一地。

    关莎躺在蔷薇花中,脸上难看,手指抓着蔷薇花梗,细小的刺扎进手心,可她却像是感觉不到疼。

    “拂羽,我跟你没完!”

    “没问题,我很欢迎呢。”明殊拍掉身上的花粉:“多生气哦,生气使人漂亮!”

    -

    关莎回到家里,关母有些失神的坐在客厅,她回来关母也没发现。

    关莎浑身都疼,也不想应付关母,悄无声息的上了楼。

    在卧室里,关莎给安德鲁打了电话。

    “宝贝,怎么舍得给我打电话?”

    “父亲。”

    “怎么了宝贝?是谁欺负你了?”安德鲁听关莎的声音不对,顿时紧张起来。

    关莎声音哽咽的告状:“是拂羽,那个拂羽莫名其妙针对我,今天还打了我。”

    “拂羽?”安德鲁语气一厉:“宝贝别哭,跟父亲说,她如何欺负你的?”

    关莎选择性的隐藏了一些,添油加醋的说明殊如何针对自己。

    “我打不过她,父亲,你要帮我讨回公道。”

    “宝贝放心,我杜兰特家族的小公主,还不是她拂羽能随便欺负的。”

    安德鲁给关莎保证,一定会好好教训拂羽。

    “宝贝,最近有别的血族找你麻烦吗?”

    除了拂羽没别的血族找她麻烦,毕竟她现在只是一个人类,关莎摇头:“没有,父亲,出什么事了吗?”

    安德鲁叮嘱:“你最近小心一点,幻影一定要保管好。”

    关莎奇怪:“父亲,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安德鲁想了想,还是告诉关莎:“最近血族不太平,有人在到处打听圣器。”

    关莎一听,就不怎么在意了:“不是每天都有血族打听,父亲,咱们家族可不好惹,没人敢打幻影主意的。”

    安德鲁也不想让关莎过于担心,没再说下去。

    关莎又给安德鲁撒了一会儿娇,挂掉电话,脸上的表情倏的变得冷厉起来。

    她握着手机的手狠狠收紧:“拂羽……”

    关莎在房间躺了一会儿,感觉身上好一些,打开房门下去。

    关父和关母都在客厅,佣人不在,估计是在厨房。

    “我就远远的看了一眼,觉得很像……”关母的声音让关莎藏了回去。

    关父安慰:“世界上相似的人多了,看到也不奇怪。”

    关母:“不是啊老公,我真的……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形容。我看到那个小姑娘,就觉得好亲切。”

    关父:“行了你,一天胡思乱想什么。”

    关母:“你不知道,自从那次女儿大病后,我就觉得很奇怪,我怎么都感觉不到以前那种和女儿在一起的感觉。”

    关父:“女儿是我们看着长大的,还能有假的?你就是电视看多了,找机会我带你出去走走。”

    关莎悄无声息的退回房间,关母遇见柳弯月了?

    她不担心关家,幻影在,就算他们知道了,她也能随时改掉他们的记忆。

    不过楚越那边……

    得抓紧时间除掉柳弯月。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