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01.第1101章 蔷薇禁曲(11)

    明殊露出獠牙,咬住苏眠脖子。

    苏眠感觉陷进皮肉里的尖锐,有些疼……有些冷。

    然而很快她就松开,直觉告诉苏眠没有见血。

    冰冷柔软的东西在脖子上扫过,苏眠整个人轰的一下炸开。

    她她她……她干什么!!

    沙沙沙——

    风吹过砖墙,沙土从砖墙上跌落。

    苏眠还没反应过来,后背就是一寒,破空声从后面传来,浑身的细胞都在叫嚣这危险。

    他本能的搂住的明殊,往旁边闪开。

    砰!

    他们刚才站的地方被人砸出一个坑,碎石飞溅,尘土漫扬,朦胧间,看到有一道黑影朝着他们过来。

    苏眠下意识的将明殊拉到身后,抬手去挡。

    这一交手,苏眠就看清袭击他们的人。

    是个和明殊一样裹着黑色斗篷的青年。

    看上去和普通人差不多,但是他獠牙露了出来,眼神狠厉,证明这人并不是普通人。

    他是血族。

    苏眠有这个认知的时候,已经和对方对过好几招。

    对方似乎不想和他纠缠,他的目标是他身后的明殊。

    青年一个闪身,苏眠面前失去青年的踪影。

    他猛地转身。

    女生拢着斗篷站在那边,半张脸隐在兜帽下,只能看见下巴,和她微微上翘的嘴角。

    青年冲过去,她也没任何紧张感,甚至是不带任何防备,随时随地都能让人致她于死地。

    苏眠心中一紧。

    在他准备过去的时候,女生突然动了。

    她消失在原地。

    冲过去的青年一惊,慌忙的环顾四周。

    明殊从他侧面出现,抬脚就踹,青年身体不受控制的往旁边扑去,砸在砖墙上,稀里哗啦的倒塌一地。

    苏眠几乎看不清他们的身形,空气里连残影都没有。

    他们凭空出现,又凭空消失。

    空气里一阵轻微的颤抖,青年仿佛是被人从空气里踢出来,砸在苏眠不远处。

    青年撑着地面跳起来,直奔苏眠所在之处。

    他似乎想扼住苏眠喉咙,苏眠身体反应比大脑快,等他反应过来,自己已经变了位置,和青年拉开了距离。

    青年没挟持到苏眠,有点怨毒的瞪他一眼,准备撤。

    青年跳跃的身体,啪叽的一下摔下来,砸在碎砖里,虽然不见血,但鼻青脸肿是免不了的。

    苏眠看向拽着青年帽子的女生。

    默默的往后退了一步。

    明殊将青年翻个身,青年被阳光照射,惨叫一声。

    上次明殊只给苏眠展示的只算冰山一角……不,冰山一角都算不上,简直就像是针扎的小伤口和刀砍的大伤口。

    “谁派你来的?”明殊低头看嚎叫的青年,将兜帽盖过去,等青年不叫了,继续问:“谁想杀我?”

    青年还沉浸在的被阳光亲密接触的恐惧中,没能回答上明殊的问题。

    明殊二话不说,拽着帽子就要掀。

    青年七手八脚的拽住帽子,将自己裹起来:“我就是看这里有个人,想尝尝味。”

    “你冲我来的还是冲他来的,我分辨不出来?”明殊踹他:“你当我傻?”

    青年:“……”

    明殊继续拽帽子,帽子承受不住两人撕扯的力量,开始出现刺啦的声音。

    阳光从碎裂的缝隙倾斜进去。

    青年惨叫声渐起。

    刺啦——

    帽子彻底被扯坏,青年掀着身上的斗篷挡阳光,满脸的扭曲。

    明殊伸手拽住他的斗篷,盈盈浅浅的微笑:“最后一遍,谁派你来杀我。”

    “我就是路过!!”青年大声叫:“大人饶命,我有眼不识泰山,我真的是无心之失,请你原谅我。”

    “很有骨气嘛。”

    苏眠看着那个惨叫的青年在阳光下化为灰烬。

    -

    明殊扔掉手里的斗篷,看向苏眠:“害怕了?这就是血族的生活,来自不同的危险,同类、阳光……”

    苏眠定定的看她几秒,主动走上前。

    “我不会放弃这个决定。”

    明殊默了默,脑袋一偏,将他肩膀作为支撑:“被吸血鬼咬过的人,确实会也会变血族,但是我们更喜欢称他们为血仆。”

    “你刚才见的就是血仆,也许是有吸血鬼故意为之,转换来为自己做事。也许只是意外,但是这样的吸血鬼,都属于最下等的血族。”

    明殊顿了顿:“你想变成他们这样?”

    苏眠皱眉:“那他们也会长生?”

    明殊指尖按在苏眠脖子上:“反正轻易不会死,但是和我们还是有差别的。”

    她稍稍抬眸:“你想长生?”

    苏眠没有回答明殊,反问:“刚才那个……”想杀你的血族呢?

    “那个……”明殊笑:“应该是被谁初拥过的血族成员吧。”

    “初拥?”这个词,他好像在资料上看到过,不过记载得太模糊,仅仅是出现过这个词。

    明殊道:“只有经历过初拥的血族,才是真正的血族。血族对成员有严格的要求,没有谁会随便初拥人类。”

    “什么要求?”

    明殊半个身子都靠在苏眠身上,苏眠抬了抬手,最终又放回裤兜里。

    “子嗣和伴侣。”明殊盯着苏眠跳动的血管,咽了咽口水:“没有繁殖能力的血族,会初拥一个人类小孩,作为子嗣。而伴侣,自然就是喜欢上人类,才会给他初拥。”

    “只有这两种情况?”

    “是啊。”明殊又贴近他脖子,轻言细语的呢喃:“毕竟初拥对血族来说是很重大的事,代表他以后都要为初拥对象负责,不管是作为长亲还是伴侣……所以,少年,好好当人,别想这些不切实际的。”

    明殊突然转了音调:“……你好香啊。”

    苏眠:“……”

    这绝对不是一句情话,她就是想咬他!

    苏眠等着她动作,然而她只是蹭了一会儿,有点不舍的松开他,摸出一盒牛奶。

    如果之前他觉得那是牛奶的话,现在他可不会那么认为。

    苏眠有点不适的看着她咕咚咕咚的喝完一整盒牛奶。

    不是因为血……

    苏眠也说不清是什么感觉。

    “你可以喝我的……”

    苏眠说完愣了下。

    他怎么会说出这种话?

    虽然他想成为血族,可他并不想成为食物。

    不过说都说了,也收不回来,苏眠只能硬着头皮对上明殊的视线。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