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00.第1100章 蔷薇禁曲(10)

    苏眠嗤笑一声:“你不要用这种方法吓唬我,我不信的。”

    真当他是三岁小孩那么好骗。

    明殊点头:“行,你给我等着。”

    苏眠这下有点懵,等着什么?

    明殊从他身边过去,柳弯月趁着过去的时候,小心翼翼的打量苏眠一眼,这个男生……好像在哪里见过。

    不过……

    他想干什么?

    变成和她一样的血族吗?

    男生轻哼一声,先一步追上明殊,柳弯月莫名其妙的摸摸脑袋,四周吹来的阴风,让她一个哆嗦,迅速小跑着跟上。

    -

    翌日。

    某处别墅外,明殊将自己裹在一个黑色斗篷里,蹲在灌木丛中。

    旁边是柳弯月。

    柳弯月看着别墅,自带的花园里,有一个妇人正在伺候草花,她半晌才出声:“这是我亲生父母家?你……没开玩笑吧?”

    明殊嚼着草根:“我骗你干嘛,骗你能让我咬一口?”

    “可是……”柳弯月喃喃:“这是校花关莎的家啊。”

    她有一次见过这个妇人送关莎到学校,清楚的听见关莎叫她妈妈。

    关莎在他们眼中是什么人?

    人美声甜,家境优越,成绩优异,又和楚越交往,就像童话中的公主。

    这个被关莎成为妈妈的妇人,怎么会是她的母亲?

    柳弯月看向身侧的人:“你怎么知道她是我的父母?”

    “这让我怎么回答。”明殊犯愁:“等等啊,我想想,给你编一个好点的。”

    “……”

    柳弯月见明殊当真认真思考,嘴角又是一抽,刚才酝酿起来的一点情绪,瞬间溃散得全完。

    她轻轻的道:“你要是想喝我的血,不用这么麻烦,你之前帮我,又帮我拿回录像,我愿意给你提供血液。”

    明殊道:“你不觉得你和她长得很像吗?”

    柳弯月往那边看一眼,又迅速垂下眼,低声道:“我先回去上课了。”

    明殊:“……”

    之前想找父母的不是她吗?

    怎么现在又不相信了?

    近乡情怯?

    【宿主你不觉得你的办法不太对吗?】

    “哪里不对?”

    【正常人你突然告诉他,那是你的父母,你觉得他会相信吗?】和谐号道,【宿主,咱们循序渐进慢慢来。】

    “那多麻烦,一步到位不是最省零食?”朕一个吸血鬼,顶着大太阳站在这里,需要多大的勇气!!

    【……】算了,给宿主放点小妖精打架冷静冷静。

    明殊见柳弯月真的走了,也只好撤退。

    她想知道就告诉她,她不想知道,明殊也懒得去解释。

    浪费体力。

    大太阳她裹着一身黑色的袍子,遇见她的人纷纷绕着走。

    “这是搞行为艺术吗?”

    “Cosplay吧,不过这是什么,死神吗?不太像啊……”

    “现在的人,不好好念书工作,整天就搞这些不切实际的。”

    路人的议论声不断。

    等车的时候,别人都是打量议论一下就算了,旁边一个男人可劲的打量她,就差上前掀开她的帽子。

    明殊往后拉了拉帽子,露出白瓷一般的脸:“看什么,没看过见光死重患病人?”

    男人吓一跳,被人当场抓包,连明殊长什么样都没看清,赶紧溜了。

    不过见光死重患病人是什么东西?

    有这样的病吗?

    明殊将帽子拉回去,旁边有人靠过来。

    “会传染……”明殊扭头,苏眠一手插兜,一手撑着伞,姿势摆得非常骚气。

    刚才还打量明殊路人,此时注意力全在苏眠身上。

    一个美少年,和一个看不清面容的奇怪人站在一块,这画面莫名的有点扎眼。

    明殊扬起笑容:“这位同学,你不会跟踪我一路吧?”

    “我说过,你不答应我,你去哪儿我就跟着去哪儿。”苏眠道:“还有我叫苏眠。”

    “你有个亲戚叫苏菲吧。”

    明殊冷不丁的冒这么一句话出来,苏眠下意识的摇头。

    他是独生……

    苏眠表情微微一变,这个女人,怎么就那么让人生气呢?!

    苏眠觉得自己并不是经常生气的那类人,看不习惯顶多是不理会,但是他不得不承认,和这个女人短短接触的时间,他的怒气已经快要积攒到临界点了。

    明殊突然冲他灿烂一笑:“走,我带你去个地方。”

    苏眠:“……”

    总觉得不是什么好地方。

    -

    半个小时后。

    苏眠看着面前瑟瑟发抖的血族,表情有些青白。

    面前的血族……实在是有点一言难尽。

    他的身体像是营养不良似的,瘦骨嶙峋,尖嘴猴腮,正常人看见,将其当成怪物都正常。

    明殊坐在旁边废弃砖墙上,黑色的袍子随着她的动作晃动,发出轻微的声音。

    “这就是你想要变的血族。”明殊好整以暇的道:“那天晚上你应该没看清,今天好好看看。”

    小妖精想当血族,她就不让他当,看他气不气。

    苏眠:“……”

    血族:“……”我做错了什么,为什么要被当成反面教材!

    “电视小说少看,那都是瞎吹的,骗你们这种无知少年。”

    苏·无知少年·眠:“……”

    “当个人类多好,想吃什么就吃什么,当吸血鬼就只有一样吃的,一年三百六十五天都只有一道菜,你说腻不腻?而且想在阳光下活动,就得裹成我这样。”

    苏眠转身仰头看向她:“那你呢?”

    “我?”明殊眨眼:“我不一样啊。”

    “哪里不一样?”

    “我厉害啊。”

    “……”你厉害你不得了啊!!

    苏眠深呼吸,吐气,深呼吸:“让我变成血族对你来说,不过是很容易的事,你有什么要求可以提,只要我能做到的,都会满足你。”

    明殊挥手,那只血族如释重负,迅速溜走。

    明殊从砖墙上跳下来,她贴近苏眠,在苏眠认真的目光下,偏头凑近他脖子。

    身体本能的危险预警,让苏眠往后退了半步。

    但是他忍住后半步。

    脖子上有点凉,他能感觉到她的唇几乎挨着他的皮肤,贴着他跳动的动脉。

    他仿佛能清晰的感觉到血液从心脏泵出来,涌向全身,每一根神经都开始紧绷。

    那是一种很奇怪的感觉。

    不讨厌,不陌生……

    甚至是想让她更靠近几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