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89.第1089章 首领在上(38)

    “哇……”

    温暖哭声震天。

    明殊顺着声音看过去,温暖从山谷外跑回来,一边跑一边哭。

    山谷的兽人都不明所以的看着。

    什么情况?

    她一头扎进明殊怀里:“呜呜呜……”

    明殊连忙将手里还没来得及销毁的证据——地瓜干藏到身后,顺手塞给云荒。

    “干什么?谁欺负你了?找名折抄家伙灭它部落去。”

    温暖哭唧唧:“我……我可能要死了。”

    明殊伸手摸她脑袋:“没发烧啊。”

    温暖哽咽:“我再也不乱救人了。”

    明殊:“……”

    出个谷,脑子给落在外面了?!

    温暖哭了好一会儿,云荒站在后面,眉头越皱越深。

    在云荒即将爆发的时候,温暖总算哽咽着开始告状。

    明殊没想到洛宴这个蛇精病,竟然如此丧心病狂,女主都敢动。

    明殊问她:“他扎你哪儿了?”

    温暖委屈巴巴指着自己的胳膊。

    明殊往她胳膊上看一眼,有一个小红点,不知道是什么东西扎的,要不是温暖不是兽人,皮肤比较白,估计都看不见。

    “他说……有毒,我要是不把云荒带出去,我就会死。”

    “听他吹。”明殊捏着温暖手腕。

    温暖吸吸鼻子,泪汪汪的大眼里满是疑惑:“他骗我的吗?”

    “放心你活个几十年不成问题。”你可是女主啊!

    “真的吗?”一听不用死,温暖眸子就是一亮。

    “假的。”明殊将她推开:“别哭了,丑死了。”

    温暖拿手抹眼泪:“首领……那个变态为什么要让我将云荒带出去?”

    和云荒有仇?还是想用云荒威胁首领?

    温暖脑中各种阴谋诡计乱飞。

    明殊哼哼:“变态的心思我怎么知道。”

    温暖后悔得要死,自己为什么要救一个变态。

    “那、那现在怎么办……”

    “你别出去,他就奈何不了你。”

    “哦……”

    明殊安抚好温暖,名折过来将人带走。

    “首领……我刚才看到你偷吃地瓜干了。”温暖被名折扶着,她回头一边抽噎一边道:“那是晒着过冬的。”

    明殊:“……”

    就你眼神好!

    眼神那么好,为什么要救一个蛇精病回来!

    -

    洛宴万万没想到温暖不按套路走,回去就告状。

    毕竟在温暖心中,明殊可是身份神秘的大佬,哪里是一个蛇精病可以比的。

    他要早知道,一定下毒,而不是选择吓唬她。

    可惜没有早知道,也没有后悔药。

    所以接下来洛宴在山谷外,想方设法的接近云荒。

    云荒不会离开山谷,洛宴望着山谷愁得头发都白了。

    他一定要将这件事回去好好宣扬一下。

    后来洛宴开始想办法进入山谷,被明殊抓到几次,要不是他跑得快,估计都交代在山谷里面了。

    -

    冬季来临。

    这个世界的冬天不会下雪,但是特别冷,兽人为了过冬可以说是用尽办法,可还是有些兽人熬不过冬天。

    狐九之前杀那么兽人,根本不敢出现在兽人面前。

    聂凡在她被巫灵占用身体的时候,就被巫灵杀了。

    她无处可去。

    身体也很不对劲,似乎是因为巫灵占用过她的身体,每隔一段时间就会难受。

    躲躲藏藏一段时间,饥寒交加下受不了,潜进一个部落偷吃的。

    这个部落兽人不少,储存的食物也多。

    狐九避开守着储藏室的兽人,潜进去,看着食物,顾不上那么多,狼吞虎咽的直接吃。

    “你是谁!”

    兽人惊呼声从后面响起。

    狐九一惊,可她来不及躲藏,被后面进来的兽人堵个正着。

    一番混乱后,狐九被抓住,兽人们推着她出去。

    “竟然敢来偷东西。”

    “把她关起来,等首领处置。”

    “她是个雌性啊……”

    杂乱的声音不断飘进狐九耳中,她不敢抬头,怕别人发现她是狐九。

    外面的天阴沉沉的,狐九被关在空地上,寒风刮在身上,犹如刀割。

    狐九咬牙受着,她不能就这么死了……

    她还有仇没报。

    “首领。”

    “首领,您回来了。”

    狐九听见声音,微微抬头看去。

    只见一个雌性兽人带着一群兽人回来,而和那个雌性兽人一起的,还有苍修。

    苍修被兽人抬着,那个雌性兽人很照顾他,帮他挡着寒风。

    “首领,我们抓到一个偷东西的雌性兽人。”兽人跟首领汇报。

    “偷东西?”夏季就算了,这个季节,许多动物都不会出来,捕猎困难,偷东西可是大忌。

    “喏就是她,还是个雌性呢。”兽人指着狐九的方向。

    苍修也跟着看过去,跟着狐九那么久,苍修对狐九不陌生,就算没看到正面,苍修也认出了她。

    “虽然是雌性,但是来历不明,还是……”

    苍修拉住身侧的雌性首领:“雌性难得,不如就留下她为部落繁衍,只要看着她,不会出事的。”

    “苍修!”狐九许是听出苍修言语里的恨意,忍不住出声:“你不能这么对我!!”

    雌性首领看向苍修,无声的问他,你认识她?

    苍修也不隐瞒:“我变成这样,都是拜她所赐。”

    随后扭头看向狐九:“我为什么不能这样对你,你这么对我的时候,没想过今天吧?”

    他被部落当成弃子送到这里,他也以为他这辈子完了,可没想到他现在的伴侣会对他这么好。

    狐九满目憎恨,当初就应该杀了他!!

    “是狐九……她是狐九!!”

    “狐九……”

    “巫灵啊……”

    雌性兽人仔细打量狐九片刻,狐九杀那么兽人,就算她当时被巫灵控制,也是兽人的罪人,没人会原谅她。

    雌性脸色一沉,吩咐兽人:“按阿修说的办。”

    狐九目眦欲裂:“苍修!!”

    狐九被关在部落里,苍修偶尔回来看她,但是除了看她笑话,再无其它,狐九有时候骂他,有时候又求他,希望他看在他们以前的情分上,放了她。

    然而苍修哪里肯这么放过她。

    当初她眼睁睁的看着聂凡废他一条腿。

    当初有多喜欢她,如今就有多恨她。

    狐九很快就怀孕,不过生下来的孩子是畸形,不是一个,是全部都是畸形。

    接连几次是这样,狐九最后一点价值都没有。

    雌性兽人转手将狐九送给别的部落,之后更是像货物一般,在不同的部落间交换。

    狐九没想到自己重生一次,还是变成这样。

    为什么……

    摇落……

    对!

    都是摇落。

    都是从她突然变得不一样开始。

    一切都不受控制。

    *

    受群里小可爱们的热情邀请,本章特断更五分钟。

    新的一周开始了,

    小伙伴们!

    有票票的不要怂!

    投!

    双倍月票最后一天啊!!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