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88.第1088章 首领在上(37)

    狐九被揍一顿扔在兽神山。

    明殊则搂着云荒下山,在一片兵荒马乱中,慢悠悠的回了山谷。

    族人们得知巫灵已经解决了,纷纷松口气。

    他们就知道首领一定可以的。

    兽人界这次可以说是损失惨重,活着的都是命大。

    接下来大家忙着生崽繁衍,明殊说自己是巫灵都没兽人理会她。

    兽与兽之间的信任呢?

    明殊很忧伤。

    云荒似乎都感觉到了,当然他不知道那是什么情绪,只是觉得她不太开心。

    “给你。”

    鲜艳的花被绑成一束,云荒双手捧到明殊面前。

    “嗯?”明殊抬眸看他:“谁教你的?”

    这小妖精可不会这个。

    云荒诚实的指了指不远处抱着一大束鲜花的温暖,温暖冲明殊吐了吐舌头,一溜烟的跑进搭建起来的木头房。

    “不喜欢吗?”云荒见明殊不接,小心的问一声。

    “野花有什么好看的,别整天跟着温暖胡来。”明殊摸他脑袋,随后伸手接过花,在他唇瓣上亲一口。

    云荒眨巴下眼,主动的亲了回去。

    闹腾一会儿,明殊搂着云荒躺在草坪。

    云荒身体依然是冷冰冰的,他是兽神创造出来,防止巫灵有一天跑出去,他的任务就是将巫灵带回去。

    “兽神死了吗?”明殊嚼着草根,随意的问了一句。

    “没有。”云荒道:“它活在每一个兽人心里,只要相信它在,它就会出现。”

    “怎么跟邪教似的。”明殊嘀咕一声。

    明殊现在比较担心的是这小妖精会不会突然消失。

    毕竟按照他的说法,他的存在,只是因为巫灵出来,他才出现,将巫灵带回兽神山。

    那个巫灵应该是被他送回兽神山了,那他呢?

    云荒对于这个问题一如既往的一问三不知。

    有点愁人。

    云荒突然翻身,趴在明殊身上,听她的心跳:“这就是活着吗?”

    他没有……

    所以他不是活着。

    “活着有很多种方式。”明殊将手放在他脑袋上:“心跳不代表什么,你只是以另外的方式活着。”

    “可是……我想和你一样。”云荒声音闷闷的。

    他和她不一样。

    他和所有人都不一样,他们有温度,有心跳,会笑,会哭……

    可他什么都不会。

    “和我一样,你就不能跟我在一起了。”明殊弹他脑门一下:“我可不和你玩儿百合。”

    “百合是什么?”

    “花。”

    云荒可能发现自己重点歪了:“我和你一样你就要离开我吗?”

    他不想离开她。

    “是的。”

    “那……”云荒顿了顿:“那我不和你一样了。”

    明殊望着天上飘着的白云,嘴角微微上扬,轻声呢喃:“你这样很好。”

    -

    孔雀部落在山谷里自给自足,族人过得非常开心。

    温暖组织兽人种植,如今已小有规模。

    明殊也如愿吃上大米,不过没有肉很胃疼,每天只能靠系统商店解馋。

    但是光环值红灯高亮。

    温暖就发现明殊看自己的眼神很奇怪,有点像看……食物。

    “温暖。”

    “首……首领……”温暖磕磕巴巴的接话,首领不会是想换口味,吃人肉试试吧?

    她不好吃啊!!

    明殊笑眯眯的问:“你喜欢我吗?”

    温暖咽了咽口水:“……”

    这个问题……好像有点不对。

    “喜……喜欢吧。”

    毕竟是这个世界,和她一样的老乡,而且还帮她这么多。

    明殊拍拍她脑袋:“那请你多喜欢我一点。”

    “????”

    首领想表达什么?

    难道是我中午做的菜不好吃?

    还是……

    首领看上我了?

    温暖懵逼的看着明殊离开,她转身去找名折,问名折最近明殊有什么怪异的地方没。

    名折摇头,首领挺正常的啊。

    不是和云荒在一块晒太阳,就是在厨房,非常规律。

    “对了,这是你之前让我找的,你看看是这样吗?”名折拉着温暖去另一边:“这些东西有什么用?”

    “用来做衣服。”

    “衣服?”

    温暖瞅一眼名折身上顺滑的衣服……默默垂泪。

    孔雀部落的兽人一定是假兽人!!

    不!

    飞禽类的兽人衣服都非常好看!他们一定是假兽人!这完全不科学!

    温暖心累的带着几个兽人去外面找需要的东西,现在可没人敢打孔雀部落兽人的主意,所以出去很安全。

    温暖没注意,身边的兽人都散开。

    “小姑娘。”

    温暖一惊,她猛地回头:“是……是你。”

    他不是被的首领换给鳄鱼部落了吗?

    后来鳄鱼部落死亡的消息传来,这个兽人就没了消息。

    他是回来来报仇的吗?

    洛宴笑容‘亲切’,他从旁边走出来:“小姑娘,帮我一个忙可好?”

    “我……我我我……”

    “别怕,只是一个小忙。”洛宴诱哄:“很简单的呢,你这么可爱,一定会帮我对不对?”

    “我……”不不不不。

    不能慌。

    不能慌。

    温暖深呼吸一口气,勉强忍住害怕:“你……想我帮什么忙?”

    “这才乖。”洛宴笑容灿烂,和明殊不同,他的笑容带着几分神经质,让人一看就害怕:“帮我把你们首领身边的那个人带出来。”

    首领……身边的人?云荒?

    “为……为什么啊?”他想和首领抢人?不会吧……他是个雄性兽人啊!

    “嘘!”洛宴食指放在唇上,眸中带着威胁:“不要问哦,按我说的做,不然……”

    洛宴伸手,温暖下意识的避开,但还是被洛宴抓住。

    温暖感觉胳膊一痛。

    像是被什么东西刺了一下。

    她下意识的看胳膊,但是什么都没看到。

    “你会死的哦。我刚才给你下了毒,这么可爱的女孩子,我可不想看着你死。”

    下……

    下毒?

    温暖捂着胳膊踉跄的后退,脸色煞白。

    变态!

    首领救命啊!!

    洛宴并没阻止她后退,懒洋洋的站着:“去吧,只要把他带出来就行。”

    那女人看云荒看得太紧,他根本没办法接近他。

    他在外面观察这么久,发现温暖可以和云荒说上几句话,有时候明殊不知道干什么去了,云荒就是和她在一块,她最后可能将云荒带出来。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