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84.第1084章 首领在上(33)

    北面沼泽地部落死亡的消息随着逃难的兽人,渐渐在南方部落传开。

    部落的兽人们提心吊胆。

    后面就开始传是兽神因为之前的事生气,降罪于他们。

    巫灵给他们带来了灾难。

    明·巫灵·假·殊:“……”

    嗯!

    没错!

    就是我干的!

    背锅侠明殊照单全收,但兽人们除了骂她,什么也干不了,连山谷他们都进不去。

    这不是巫灵的力量是什么?

    她就巫灵!

    传言越说越有依据。

    “我要去看看。”

    云荒这么跟明殊说,他要去北方沼泽地的部落看看。

    “这里很安全。”明殊道。

    “我要去看看。”

    “……”

    她要是不让云荒去,他肯定又得偷跑。

    明殊让温暖她准备不少地瓜干……没办法,这里就这个产得多,其它的不经吃。

    然后交代名折最近不要让族人出山谷。

    山谷里什么都有,几个月不出去都没事。

    之后她才带着云荒离开,前往北方的沼泽地。

    路过野猪部落的时候,野猪首领从里面冲出来:“摇落首领,你也听说了?你这是要去哪里?”

    “去看看。”明殊往野猪部落里面看,远远的看见尔雅被一个兽人揪着骂。

    没看到尔游,不过听说猪猪小公主看他看得紧,几乎不让他出来。

    按照原主的愿望……

    应该也是完成了吧。

    “那边的兽人都往我们这边来了……”野猪首领没注意到明殊的视线,整只兽显得焦躁不安:“我们这里的部落会不会也这样?”

    “不知道啊。”

    野猪首领还在继续说:“都说是兽神降罪,我们真的得罪首领,会不会……”

    他突然顿住。

    一抬眸就对上明殊含笑的眸子。

    现在兽人都传她是巫灵,是因为她,兽神才降罪于他们。

    野猪首领后背一寒,干巴巴的解释:“我,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只是担心部落。”

    “哦,那你继续担心吧。”

    明殊牵着云荒离开。

    野猪首领:“……”

    他为什么觉得,她之前要说的话不是这个呢?

    -

    北方沼泽地潮湿,即便天地炎热,这里的沼泽地依然很多,不小心就会掉进去。

    明殊牵着云荒,带着他往前走。

    路上他们遇见不少兽人,见明殊和奇怪的云荒,还往沼泽地去,都有些好奇。

    不过生命的威胁,让兽人们没时间去关注。

    前面有简单的建筑,那应该是一个部落。

    部落里已经没有兽人,但是明殊看到不少的兽人尸体,因为天气炎热,开始腐败,空气里全是难闻的臭味。

    这些兽人身上没有伤口,不知道怎么死的。

    接连几个部落都是如此,死掉的兽人,身上没有伤口,就像是瘟疫蔓延。

    明殊怕真的有瘟疫,带着云荒远离那些部落。

    直到空气清晰起来,她才停下。

    明殊捏了捏云荒,云荒回头,慢慢的道:“是它。”

    “嗯?”

    云荒似有点艰难的道:“巫灵。”

    明殊不觉得意外,只是有点好奇:“它杀这么多兽人干什么?”

    云荒:“为了强大。”

    明殊半搂着云荒,下巴搁在他肩头:“为什么杀兽人能强大?巫灵的生存原理是什么?”

    他感受明殊的重量,不敢乱动。

    生存的原理云荒听不懂。

    但是他大概知道明殊问的是什么。

    “巫灵从来就只有一个,它被压在兽神山下。它杀兽人,只是为了壮大自己的力量,从兽神山离开。”

    很久很久以前,兽神真的存在。

    而巫灵则是一种专门猎杀兽人的东西,它没有具体的形体,能幻化成任何的兽人。

    兽神为了保护兽人,将巫灵压在兽神山下。

    但是因为畸形兽人,被扔进兽神山,无数的畸形兽人死在兽神山,怨气横生,给巫灵可趁之机。

    不过它想真正离开兽神山,还不行。

    明殊侧目:“你不是不知道吗?”

    云荒依然是茫然脸:“刚才……突然就知道了。”

    “那你知道你是什么了吗?”

    云荒黑沉沉的眸子看向明殊,将她映在眼底。

    “知道。”

    云荒伸手捏着脖子上那块木牌。

    他知道他是谁,为什么存在,为什么而来。

    可……

    云荒此时茫然了。

    那些事,好像并不重要。

    他看向靠着自己的女子,她眉眼姣好,眸光清浅,漾着淡淡的笑意,嘴角微微上扬,勾勒出完美的弧度。

    看到她,整个世界仿佛都亮了起来。

    他舍不得她。

    云荒回身拥住明殊,在女子笑意盈盈中,低头吻住她。

    “如果我不在了,你身边不要有别人好不好?”他低声道。

    “为什么不在了。”

    云荒冰凉的鼻尖碰着她温热的鼻尖,也不知道是谁渡给了谁温度。

    他张了张唇:“因为我是来带它回去的。”

    回兽神山。

    巫灵确实会给兽人带来灾难,可以前的巫灵都是假的。

    这次的巫灵……是真的。

    巫灵不该出现。

    所以就有了他。

    明殊勾着他脖子,加深这个吻,冰凉的舌尖被她卷着,随着她的起舞。

    云荒有点不安,她没答应自己。

    她以后是不是会像这样对待别人?

    少顷,明殊微微退开一步:“你要是不在了,我就一天找一个兽人伺候。”

    云荒微张着殷红的唇:“为什么?”

    明殊戳他胸口:“你都不在了,我为什么不能有别人?你以为自己是谁?”

    云荒不吭声了,他慢慢的垂下头。

    “最好的办法,就是你好好待在我身边,明白吗?”

    “巫灵……”

    “什么五灵六灵的,我重要还是巫灵重要?”

    “你。”云荒想都没想,脱口而出。

    明殊满意的笑:“那就行了,巫灵我帮你搞定。”

    不就是个鬼吗?

    抓个鬼能费多大的劲。

    云荒不知道说什么,他愣愣的点了点头。

    她说什么都好。

    “乖。”

    明殊伸手摸了摸云荒脑袋。

    云荒专注的看着面前的人。

    明殊手下落到他脸上,轻轻一掐:“看什么?”

    云荒老实回答:“不知道。”

    明殊轻笑:“你知道什么呀。”

    “你在。”

    明殊一愣。

    转而恢复笑盈盈的模样,语气轻柔,有她未察觉的宠溺:“走吧,早点干完活早点回去找我厨娘。”

    *

    #求荷包蟹肉味的票票#

    双倍月票倒数第二天!

    小伙子小姑娘们!投一下啊喂!!

    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