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83.第1083章 首领在上(32)

    狐九嘴上心疼,鼓励苍修,可转身她就和聂凡有说有笑,根本就不听他说完。

    到后面狐九连敷衍他都懒得。

    聂凡之前在他这里受的委屈,找到机会就拉着狐九在他面前找回来。

    “为什么阿九……为什么这么对我?”

    苍修找到狐九,抓着她质问。

    狐九神色不耐:“你看看你现在什么样?我看在你和我有契约的份上,才愿意照顾你,鼓励你。”

    苍修抓着狐九的肩膀,声嘶力竭:“我是为了你,我为了你才变成这个样子……”

    狐九皱眉:“你弄疼我了。”

    苍修有一瞬间的松懈,但旋即又大力抓住她摇晃:“阿九你不能这么对我,你喜欢我的。”

    狐九挣扎:“放开我。”

    苍修神情有点癫狂:“阿九你说你喜欢我。”

    他将狐九按在旁边的石头上,扯开她身上的兽皮。

    狐九挣扎得厉害,但苍修到底是雄性兽人,就算失去一条腿,他的力气还是比狐九大。

    “阿凡!!”狐九扯着嗓子吼:“救……唔唔……”

    狐九感觉到身下被什么东西填满,她愤怒的神情渐渐开始缓和。

    -

    聂凡找到他们的时候,狐九脸色已经发白,苍修却还尤不自知,聂凡将他拖开,直接打断他另外一条腿。

    聂凡让狐九和苍修解除契约,狐九故作犹豫,最后利索的和苍修解除契约。

    被雌性解除契约的雄性,下场只能沦为兽人们的发泄工具。

    苍修身份不低,如果他双腿还在,估计没人敢对他做什么,可他双腿都废了。

    狐九对于苍修的下场一点也而不在乎。

    让他去杀摇落,摇落没杀,反而把自己搭进去了。

    一个没用的废物,她才懒得去周旋。

    狐九半躺在床上,等聂凡离开后,她直接坐起来。

    就在她准备出去的时候,一缕黑雾从外面钻进来。

    狐九眸子微微一亮:“巫灵大人。”

    巫灵的声音嘶哑,犹如老妪:“想杀了摇落报仇吗?”

    狐九想都没想:“想。”

    巫灵道:“把你的身体借给我,我帮你报仇。”

    狐九愣住:“我……我的身体?”

    巫灵怪笑两声:“你不是想得到我的力量吗?只要将身体借给我,你就能拥有我的力量。”

    “借?”

    怎么借?把身体借出去,她怎么办?

    巫灵像是知道她在想什么:“放心,你不会有事,等我办完事,就把身体还给你,还会附赠给你一点其他的东西。”

    “可……”

    巫灵声音陡然一冷:“你不愿意?”

    狐九感受到巫灵的怒气,她身子一抖:“不是……我……我要想想。”

    巫灵的力量强大……它一定可以杀掉摇落。

    可是让她把身体借给它,狐九是有点不愿意的,更多的是担心。

    “阿九……”聂凡的声音从外面响起。

    片刻后聂凡进来,他扫一眼四周:“你和谁说话呢?”

    狐九伸手拢了下头发,笑容妩媚:“没有呢。”

    她上前挽着聂凡离开:“你不是说要去打猎吗?我陪你一起去吧。”

    -

    一个月后。

    云荒偶尔会出去,他每次都是失踪,明殊嘴上骂得厉害,人失踪了,还是得尽心尽职的去找。

    每次云荒都会出现力竭的情况。

    云荒不说,明殊猜测应该和他画的那个兽神图有关。

    而孔雀部落的兽人每天都收集不同的植物回来,温暖已经找到可以种植的东西。

    甚至找到类似水稻的植物。

    但是这种植物并不是白色的,而是泛着淡淡的黄。

    兽人找到不少,温暖弄出来做了两碗粥。

    “我问过名折他们,这东西没毒,就是不知道味道……”温暖看着明殊,说得小心翼翼,她做是做出来了,味道如何,她就不知道。

    明殊捧着喝了一口,和正常的粥区别不大。

    “可以吗?”

    明殊点头:“还行。”

    “那这样的话,相信我们很快就能吃上米饭了。”温暖带上了笑,眸子里亮晶晶的,她仿佛闻到了米饭的香味。

    明殊微笑着鼓励她:“嗯,加油,改变世界就靠你了。”

    温暖:“……”

    明殊转头看云荒,后者垂着头看着地面。

    将人拉着坐下,明殊忍痛分一勺,递到云荒嘴边。

    云荒微微抬头:“我不需要吃……”

    明殊打断他:“试试。”

    云荒僵了片刻,慢慢的张嘴。

    温暖撑着下巴在旁边看,她对这个奇怪的人可真好,她也想穿新衣服,她不想穿兽皮做的衣服……

    不过他也是和自己一样,从别的世界过来的吗?

    温暖之前就想问,不过明殊几乎不让这个人和别的兽人接触,什么都是亲力亲为。

    她懒得给自己做的事,却有耐心去帮云荒做。

    简直不可思议。

    温暖有些神游,直到名折带着一个兽人进来,惊醒温暖。

    温暖看向云荒,后者依然垂着头,碎发挡住他的神色。

    明殊捧着碗,正喝最后一口。

    “首领,出事了。”这是名折开口第一句话。

    北面沼泽地的鳄鱼部落的兽人全死了。

    那个兽人说自己是从北面逃出来的,现如今整个北面沼泽地的部落,像是得了瘟疫一般,一个接一个的死。

    那边的兽人纷纷往这边逃难。

    “开始了。”

    云荒没有起伏的声音响起。

    包括明殊在内,都同时看向他。

    他抬起头,黑沉沉的眸子迎上明殊的目光,他慢慢的重复:“开始了。”

    “什么开始了?”

    云荒抿着唇,半晌没再吭声。

    “首领,什么开始了?”名折有点急,想问云荒又不太敢。

    整个部落的兽人都知道,他们可以对首领不敬,她心情好不会理你,可一旦对这位云荒不敬,下场可惨了。

    “我怎么知道。”

    名折:“……”那您问啊!

    明殊并不逼问云荒:“就算出事你们也不会有事,除非我死了或者天塌了,该干嘛干嘛,散了吧。”

    名折微微瞪大眼。

    可明殊已经带着云荒走了。

    名折看向温暖。

    温暖无辜的耸肩,她什么都不知道,她只是一个厨娘。

    名折:“……”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