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79.第1079章 首领在上(28)

    明殊也想知道出什么事,将洛宴带去见云荒。

    “……他是祁御?”洛宴指着远处面无表情,看着虚空发呆的云荒,表情有点不可置信。

    明殊耸肩:“如你所见。”

    洛宴咬牙:“那我要怎么回去!!!”

    按照洛宴所说,他们出了意外,导致现在回不去。

    不过具体的蛇精病给模糊过去了,明显是防着她。

    明殊眸子微眯:“你为什么还有记忆。”

    “我怎么知道。”蛇精病洛宴没好气的道。

    “所以你们到底是为什么要来找我?”明殊双手环胸,似笑非笑的看着洛宴。

    洛宴看她一眼,还是之前那套说辞。

    什么虚拟世界,NPC成精。

    明殊:“……”蛇精病还传销上瘾了。

    现在的骗子都这么不讲究的吗?这届的骗子不行啊!

    “沉鱼姐姐怎么就不带你去看看脑子?”

    洛宴眨巴下眼:“你这么拐着弯骂我,很不礼貌的。”

    “脑残。”

    “……”

    -

    “得想办法让他恢复记忆。”洛宴自言自语的移开视线。

    他和祁御关系……十分恶劣,现在却得帮他,洛宴心里也是很膈应的。

    明殊拦住洛宴:“你想干什么?”

    洛宴笑嘻嘻:“过去和他说话,想办法让他恢复记忆。放心,现在我自身不保,不会对他做什么。”

    他试遍各种办法,都没办法回去。

    但是祁御这个自恋狂不同……

    这就是他嫉妒他的地方。

    明殊微笑:“我觉得他这样挺好。”

    傻是傻了点,但是不作啊。

    洛宴:“……???”

    什么叫他这样挺好?这踏马的都失忆了,叫挺好?

    他不恢复记忆,他们怎么回去?

    “你就不想知道……”

    “不想。”肯定又想骗朕!

    “……”

    下一秒洛宴惊呼一声:“你干嘛!”

    明殊突然动手,洛宴毫无防备,被明殊抓住胳膊。在他喊出你干嘛三个字的时候,明殊冲他微微一笑,拉着他胳膊就是一个过肩摔。

    蛇精病当然要弄走,不然留着过年给自己添堵吗?

    “首领……这是怎么了?”温暖听见动静跑过来,见地上龇牙咧嘴,却隐隐带着笑的男人:“首领,他、他他怎么惹到你了吗?”

    这人是她捡回来的,刚才她一个没注意,这人就不见了。

    谁知道会看到明殊打他……

    “女孩子可要温柔一点,不然会没人喜欢的。”洛宴捂着被摔得有点麻的腰。

    明殊笑容明媚:“那你大可放心。”

    “……”

    洛宴似乎想到什么,笑容僵硬一瞬,随后咬牙切齿,这就有点气人了。

    洛宴不想和明殊纠缠,他迅速爬起来,拽着温暖往明殊那边一推,朝着云荒那边跑过去。

    云荒刚才已经看着这边,此时洛宴朝着跑过来,便静静的盯着他。

    洛宴几步就冲到云荒面前。

    他怕明殊追过来,伸手要拽云荒,刚才还站在眼前的人,他伸手过去的时候,突然不见了,他抓了一把空气。

    洛宴:“……”

    云荒出现在他后面。

    洛宴回头大吼一声:“祁御。”

    几乎是同时,明殊一把将云荒揽进怀里,往后退开几米。

    “祁御是谁?”云荒问明殊。

    “一个傻子,不用在意。”明殊安抚他。

    洛宴:“???”这女人当着本尊的面骂?

    “哦。”

    洛宴:“!!!”你还同意了?你知道她骂的是你吗?

    失忆的人都这么愚蠢的吗?

    我草!他怎么就没将这个画面录下来呢,等他回去了,那不得是一出大戏吗?

    云荒又问:“他是谁?”

    明殊微笑着回答:“另外一个傻子。”

    洛宴:“……”

    我没失忆!!

    洛宴脸上慢慢的浮现神经质的笑意,语气幽幽的慎人:“你以为你不让我接触他,我就没办法让他恢复记忆吗?”

    明殊认真的请教:“哦,那你有什么办法?”

    洛宴:“……”

    洛宴嘴角上翘到一个诡异的弧度:“这是秘密,我为什么要告诉你呢。”

    “呵……”

    洛宴面上轻松,心底却有些戒备,说实话,他还是挺忌惮她的。

    先不说她那自杀武力值直线飙升的技能,就是她正常的时候,武力值也很难缠,一点也不可爱。

    不让自己靠近祁御……

    那还真是一件极具挑战的事。

    洛宴眼底闪过一缕兴奋的亮光,莫名的有点期待呢……

    但是他期待的心情还没落实,明殊的攻击就到了。

    洛宴用的身体刚受了伤,哪里是明殊的对手。

    没过上两招就扑街了。

    “把他给我扔出去!”明殊叫来兽人,指着洛宴。

    洛宴任由兽人将他架起来:“不用这么狠吧,好歹我们也有过肌肤之亲,你怎么能这么对我……”

    肌肤之亲?

    他怕是在做梦哦!

    明殊抬手就是一碗兽灵草汁液泼过去。

    洛宴知道那是什么,低骂一声,想挣开架着他的兽人,两个兽人,将他往前一推,他们顺势躲在后面。

    兽灵草汁液全泼在他身上。

    洛宴身形猛地一变,变成一只黑色大猫。

    猫系蛇精病?

    这个品种……有点难见。

    明殊刚想让兽人将他扔出去,就见远处的植树造林的兽人突然骚动起来。

    外面似乎有兽人来了。

    -

    山谷外一群兽人由远及近,看到这么多不同部落的兽人,同时在山上忙碌,有点懵。

    这是什么情况?

    部落开会呢?

    “首领,我们没见过外面的兽人,很奇怪……”有兽人跑过来汇报。

    兽人世界很大,但是在一个地方生活习惯了,兽人们就不会轻易迁徙。

    所以有没见过的兽人不奇怪。

    明殊带着兽人出去。

    可能是因为这么多兽人在这里,来的兽人们也不敢放肆,规规矩矩的等在外面。

    明殊慢吞吞的出来,等着的兽人立即出声:“我们是来自北面湖泽之地的鳄鱼部落,您是这里是首领?”

    鳄鱼部落?

    四周的兽人低声交谈,大部分的兽人没听过,也有兽人听过鳄鱼部落的凶残之名。

    比他们这里的花豹部落和野猪部落还要凶残。

    明殊打量他们几眼:“是啊,有事?”

    兽人倒是有礼貌:“我们在追一个被巫灵控制的兽人,请问您可有看见陌生的兽人?”

    又是巫灵。

    *

    #求日月生辉味的票票#

    月票月票月票!

    双倍月票!

    双倍双倍!!

    老铁们!干起来啊!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