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77.第1077章 首领在上(26)

    明殊不知道自己此离孔雀部落的山谷有多远,但是应该很远很远……

    天边已经泛起微光。

    她看见从地平线走来的人。

    然后在她的注视下缓缓倒了下去。

    明殊慢慢的走过去,蹲下身子瞧他。

    云荒不需要呼吸,他只是面无表情的趴在地上,见明殊来了,也没什么变化。

    “跑这么远,挺厉害的。”明殊将人拽起来,没好气的问:“哪儿受伤了?”

    云荒冰冷的脸颊贴着柔软的胸口。

    “没……”

    云荒身上虽然脏兮兮的,但确实没看到有受伤的地方。

    就像是上次,他画完兽神图之后,出现力竭的情况。

    “在前面……快抓住他!!”

    脚步声和怒吼声从地平线响起,仿佛惊醒天幕,天光大亮。

    云荒突然推她:“走……”

    明殊扶着他站起来,望向地平线的方向。影影绰绰的兽人疾奔而来,迅速将他们围起来。

    “怎么招惹他们了。”明殊轻声问。

    云荒推她的动作,慢慢变成握着她手腕,冰冰凉凉的触感,并不刺骨。

    “还有同伙,杀我族人!亵渎兽神!”兽人很快为明殊解惑:“抓住他们,给兽神谢罪!”

    明殊:“……”

    跑这么远杀人,可以的啊!

    -

    云荒圈着明殊脖子,脑袋搁在她肩膀上,他被明殊背着。

    身后是躺成一地的兽人。

    她很厉害……

    明殊微微侧目,对上云荒的视线,她扯了下嘴角:“下次再搞事情,我可不会来找你。”

    云荒面无表情的问:“为什么?”

    “……”你托马的不反思,竟然问朕为什么?

    这是你该拿的台词吗?

    “我很闲吗?整天跑来找你,我跟你说过什么?”明殊微笑:“离开山谷,我就打断你的腿,记得吗?”

    云荒约莫是想起来了。

    他慢慢的道:“会长的。”

    明殊:“???”

    什么会长的?

    胆子吗?

    仗着自己失忆,当真是为所欲为了是吧?

    明殊很想将他扔在这里自生自灭。

    明殊正想考虑要不要扔掉他,脸颊上突然一凉,柔软如棉花的吻落在她脸颊上。

    云荒亲完微微挪开。

    明殊忍不住问:“亲我干嘛?”

    云荒诚实的回答:“不知道。”

    就是想,所以就那么做了。

    他看到过,雄性兽人这么做,雌性兽人会很笑,他们说那是开心,所以她应该会开心吧?

    明殊大约是明白云荒这次的人设是个什么鬼。

    他似乎……没有情绪,任何情绪都没有。

    明殊将他放下来,云荒脚有些发软,下意识的勾着明殊脖子,稳住自己的身体。

    他做得理所当然,丝毫没有因为他们的姿势暧昧,产生任何的情绪波动。

    明殊捏着他下巴亲过去,云荒只是被动的承受。

    如她所想,他没有任何情绪变化。

    那双黑沉沉的眸子,依然是一片死寂。

    明殊轻啄两下,捧着他的脸叹息:“你要是一直这么乖就好了。”

    想到那个作天作地,一天不气她的小妖精,就十分头疼。

    云荒歪了歪头:“什么是乖?”

    明殊道:“听我的话。”

    云荒想了下:“我会听你的话。”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是她说的,他都想答应他。

    “得了吧,你就嘴上说得好。”明殊完全不信:“能走吗?”

    “我会听的。”云荒强调。

    “行行行。”明殊敷衍:“能走就不要搂着我,自己走。”

    朕信你才有鬼。

    云荒试着松开她站稳,刚松开,就站不稳,明殊眼疾手快的将他捞回来:“烦人啊。”

    -

    明殊带着云荒回到山谷。

    山谷里的大火已经扑灭,此时名折正按照明殊的吩咐,盯着兽人植树造林。

    一群兽人挥汗如雨,哼哧哼哧的忙碌。

    那场面看着着实有点震撼。

    明殊先将云荒安置好,然后才去找被单独关起来的黑狗首领。

    黑狗首领被浸了兽灵草的藤蔓绑着,一动不动的躺在地上,犹如死狗。

    湛蓝的颜色从他眼底闪过,接着面前就是一暗。

    黑狗首领略艰难的抬头。

    “摇落……”

    他咬牙切齿的叫一声。

    明殊微笑,捧着地瓜干:“唠唠嗑呗。”

    黑狗首领半晌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是我小看了你。”

    轻敌导致他现在的局面,黑狗首领心中懊悔,但更多的是愤怒和仇恨。

    不该是这样的。

    这一切不该是这样的!!

    明殊鼓励他:“嗯,下次改进。”

    黑狗首领:“……”

    明殊眉眼弯弯,笑容轻缓,眸光潋滟,清波荡漾,犹如三月春花绽放,清风拂过花海,美得让人移不开眼。

    可是那笑容,在黑狗首领眼中,就显得有点嘲讽和不怀好意。

    是沾了毒药的笑颜。

    “那我们先聊聊,你当时想召唤什么?”

    黑狗首领眉头一皱,心中升起警惕。

    他别开头,不打算回答这个问题。

    “你说你这是做什么,你召唤的东西,可没见得有半点为你着想的意思。”

    “那是你……”黑狗首领猛地止住话头,冷哼一声:“你别想从我这里问出什么。”

    想到明殊一脚踩断召唤,黑狗首领心里就是一团一团的怒火上涌。

    “那就没办法了。”

    雌性的声音轻飘飘的。

    黑狗首领心中一紧,凶狠带怒的眼神,扫向明殊。

    明殊坐着没动,慢条斯理的吃着地瓜干。

    黑狗首领:“???”

    黑狗首领就看着明殊吃了半个时辰的地瓜干,他看得都饿了。

    从被抓到现在,他连一口水都没喝上。

    日头越来越烈,黑狗首领喘气越来越粗,又渴又饿。

    她打算这样让自己招?

    黑狗首领心中不屑,他岂是这样就会屈服的。

    显然黑狗首领想多了,明殊只是想吃完地瓜干。

    等她干掉最后一根,拍拍手站起来,语气轻快:“我们开始吧,不要大喊大叫哦,吵到其它小动物工作很不好。”

    黑狗首领莫名其妙。

    但是很快,山谷上空就响起一声接一声的惨叫。

    那声音在山谷里徘徊激荡。

    植树造林的小动物们瑟瑟发抖,连懒都不敢偷,努力植树造林。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