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73.第1073章 首领在上(22)

    明殊把族里的老兽人叫过来唠嗑。

    但是老兽人都没听过像云荒这样的情况,即便是兽人也知道没有呼吸和心跳是不可能活的。

    那云荒是什么?

    兽神?

    明殊哆嗦一下,不可能吧……她之前还说要亵渎兽神来着……

    明殊找温暖做吃的,她需要补补脑。

    正巧名折也在,见明殊来,名折赶紧起身:“首领。”

    明殊挥手,让他随意。

    名折自然不敢随意,他给明殊搬来草垛。他欲言又止,祭祀的时候他没去,但是听温暖说了。

    她带回来的人,听说是杀害兽人,亵渎兽神的凶手。

    他们家首领可是把附近部落都得罪完了。

    以后这日子可怎么过。

    但是明殊明显心情不是很好的样子,她的笑容有点……阴森。

    虽然名折也不知道为什么有这种感觉。

    但是直觉告诉他,此时不要招惹她。

    明殊这一坐,就是大半晌,温暖和名折都走了,她一个人坐在黑暗里。

    “啊——”

    尖叫声响彻整个山谷。

    外面响起混乱的声音。

    明殊推开人群,走近里面。

    云荒按着那个被绑起来的穿山甲,那软绵绵仿佛没有骨头的手指,穿透穿山甲的腹部,鲜血染红了他的手。

    他半跪在地上,侧目朝着兽人们看过来,一眼就对上明殊的视线。

    依然是毫无波澜的眸子。

    好像他此时不是在行凶。

    云荒手指一动,他抽出自己的手,还带出一颗心脏……

    “啊……”

    “叫什么?”明殊扫向族人:“回去睡觉。”

    族人们捂着嘴,各自发抖,却不敢违背明殊的命令,快速离开山谷空地。

    “首领……”名折语气担忧:“他……他真的是凶手,您……”

    明殊看向名折,压低声音:“记住了,不管他做什么,都是对的。”

    明殊声音很低,只有名折一个人听见了。

    他错愕的看向明殊,不懂这句话代表什么。

    不管他做什么,都是对的。

    可……

    本来就是错的呢?

    直到明殊走向那个人,轻轻的将他抱起来,离开,名折都没回过神。

    -

    明殊升了火,火光照着云荒的面容更显妖冶,可他似乎很讨厌,缩在黑暗里,不肯露出来。

    明殊拉着他的手清理血迹。

    云荒冷冰冰的手被握着,他慢慢的歪头看着面前的人。

    “他……该死。”

    云荒咬字依然不清晰。

    “嗯。”明殊轻应一声。

    云荒似乎有点疑惑,她为什么不生气?她为什么不奇怪?为什么不像那些人一样,要杀了他?

    明殊将他放在干草铺成的床上:“饿不饿?”

    云荒又不吭声。

    明殊拿出毯子盖在他身上:“不饿就睡吧。”

    柔软的毛毯贴着他身体,很舒服。

    他侧目看向旁边的人,她望着火堆,从他的方向,可以看见她长长的睫毛,裹上温暖的光晕。

    毛毯下,他慢慢的伸手放在胸口的位置。

    空荡荡的地方……

    似乎在发烫。

    为谁?

    面前这个人吗?

    应该是她……

    因为从遇见她开始……他就感觉到了。

    “你……是谁?”

    明殊侧目,火光从她眼底闪过:“对你来说,重要吗?”

    云荒手指轻颤:“应该……重要吧。”

    明殊轻笑,反正他也没记忆,这个时候不去欺负,那还要等什么?

    这么想着,明殊便欺身而上,在云荒面无表情的平静中,含住他的唇,浅尝辄止。

    明殊亲完,云荒脸色都没变化,睁着漆黑的眸子,静静的看着她。

    好像不明白明殊做什么一般。

    明殊觉得自己现在睡了他,然后跑路,他可能都不知道自己被怎么了。

    当然明殊自认没那么渣,她躺到旁边,将人搂进怀里:“睡吧。”

    云荒慢慢的道:“我……不用睡觉。”

    明殊:“……”

    这让朕怎么下台?

    明殊索性不吭声,你不睡,朕要睡!

    云荒就这么被抱着,他能听见搂着他的人心跳声,非常清晰,他从来没有过……

    云荒指尖慢慢的碰到明殊胸口,手掌无意覆上某处,他微微垂眸,扫过自己一马平川的胸口。

    为什么……

    不一样?

    好软啊!

    手腕突然被人扼住,他抬头就对上一双含笑的眸子:“不许乱摸。”

    “为……为什么?很软,很舒服。”

    明殊:“……”

    你真的要用面无表情说这种‘不可描述’的话?

    明殊瞄向云荒后颈,但是一对上云荒的视线,明殊咳嗽一声:“睡觉,不准乱摸,不然揍你。”

    云荒用抿唇的方式表示自己的疑问。

    但是明殊扣着他手,他动不了,只能望着虚空出神。

    后半夜,云荒挣开明殊的手,想坐起来,但身侧的人立即醒了过来。

    云荒像是被抓包的学生,僵坐在原地。

    “想去哪儿?”

    云荒良久才指了指外面。

    “三更半夜的,去外面做什么?”明殊语气不善,却起身,用毛毯将他裹起来,抱着他出去。

    云荒轻轻的碰了碰明殊肩膀,指着之前穿山甲的位置。

    明殊抱着他过去。

    穿山甲的尸体还在原地,旁边是他拽出来的心脏。

    云荒要下去,明殊将他放在平坦的地方,确定他站稳,虚虚的环着他。

    云荒看看她,又看看地上的尸体。

    明殊挑眉:“明天有人收拾。”

    云荒静静的看着她几秒,随后缓缓摇头。

    他走出明殊的保护圈,以穿山甲的中心,开始画东西。

    是简易的兽神图。

    云荒画得很快,似乎已经画过无数遍。

    当兽神图画完之后,云荒咬破手指,血液滴落到兽神图中间。

    明殊看见那颗心脏突然就消失了。

    没有任何征兆。

    云荒似力竭一般,双手撑着地面,明殊上前将他扶起来:“这是什么?那些兽人真是你杀的?”

    “他们……该死。”

    “为什么?”

    云荒思考一会儿,憋出一个字:“坏。”

    坏?

    怎么坏?

    “那你画的这个是什么?”那些兽人,都觉得凶手画兽神图,是亵渎兽神的意思。

    可似乎并不是啊……

    云荒摇头,不知道,他只知道要这么做。

    明殊:“……”

    药丸药丸。

    这个世界,小妖精怕又是个傻子哦。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