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72.第1072章 首领在上(21)

    “我替兽神原谅他。”

    “……”

    下方的兽人个个瞪大眼,惊得下巴都快掉地下。

    兽神是他们的神。

    你算老几,能替兽神做决定。

    “我劝你们最好别拦着我,毕竟……”女子的笑容在朝阳下格外刺目,湛蓝的衣衫徐徐而动,无端的添了几分气势:“花豹部落的后尘,应该没人想试试吧?”

    花豹部落!

    野猪首领在明殊这话出来的时候,已经暗示自己带来的人后撤。

    比起祭祀上,并不能见到的兽神,面前这个能随时随地弄死他们的雌性,更可怕。

    野猪首领领悟到真谛,不代表别的兽人能领悟到。

    亵渎兽神,对他们来说,是一件极为严重的事。

    也许以后兽神不会在庇佑他们,会给他们整个族群带来灾难。

    “杀了她,给兽神请罪!”

    “杀了她……”

    “杀了她!杀了她!!”

    兽人们呼声渐高,所有兽人都朝着台子上围拢过去。

    “啧。”

    -

    温暖看着混乱的台子,抱着明殊给她的枪瑟瑟发抖。

    眸子略带担忧,这么多的兽人,她会没事吗?

    温暖察觉到有人靠近,猛地转头看过去,见是野猪首领,更警惕。

    野猪首领冲温暖笑笑:“那个……你要不要先跟我走?”

    “你想干嘛?”温暖戒备。

    兽人虽然都比较正直,脸上什么情绪,就证明想干什么,但也有兽人有心计。

    比如那个叫狐九……

    被骗过的温暖,此时也没那么傻白甜。

    “先离开这里,放心,我不会伤害你。”野猪首领保证:“你在这里,只会给摇落首领添麻烦。”

    野猪首领表示,能示好的时候赶紧示好。

    这群蠢货是没见过那位的可怕。

    温暖有点迟疑,她看看明殊那边,她带着那个男人,如果再带上她……

    温暖咬咬牙,点头。

    野猪首领示意温暖跟他走。

    小兽见温暖走了,瞅瞅明殊那边,又瞅瞅温暖……似乎在想该跟着谁。

    最后它骨碌碌的跟着温暖走了。

    铲屎的才不用它担心。

    -

    满地狼藉中,无数的兽人化为兽形躺在地上,明殊挑眉看向一旁的狐九等人。

    狐九和苍修他们都没动手,还有几个兽人一起,此时围成一团,心惊胆寒的看着台子上的雌性。

    她很美。

    特有的孔雀族落清透高雅的美。

    可是此时,她像一个恶魔,占据他们的心头,让他们不敢轻举妄动。

    “这次就不和你玩儿了。”明殊将怀里的人打横抱起来:“下次见小可爱。”

    狐九抓着苍修的胳膊,指甲已经陷进苍修的肉里。

    明殊从兽人中走过去,她的声音不轻不重的响起:“我亵渎的就是兽神,以后,你们只会更恨我。”

    “摇落你会遭报应的!!”

    也不知道是谁尖着嗓子咆哮一声。

    “哦。”

    轻飘飘的声音响起,落下,消失。

    她抱着那个人,慢慢的消失在荒野中。

    -

    孔雀部落的兽人都知道明殊带了一个和温暖差不多的人回来。

    温暖说,她不是兽人,她是人类。

    她只有一个形态,不会变成兽的形状,她这样的被称为人类。

    而他们首领带回来的那个人,也是人类。

    那天的事后,明殊直接带着他回了山谷。

    明殊瞅着藤椅上的人,他保持着她放下他的姿势,黑漆漆的眸子盯着虚空,没有焦距。

    “首领,水……”

    “放下吧。”

    兽人瞄一眼藤椅上的人,弯腰退下去。

    明殊从空间翻出毛巾,拧干水,走近他,他依然没什么反应,但是在明殊伸手的时候,他突然看过来,浓烈的杀气犹如实质扑面而来。

    明殊不过是眨下眼,藤椅上的人已经消失不见,他出现在两米远的地方,身体摇摇晃晃,站立不稳。

    黑沉沉的眸子死死的盯着明殊。

    但他身上没有刚才那股杀气,像是她的错觉一般。

    明殊微微偏头,含笑看着他:“我想对你做什么,何必带你回来。”

    他往后退,下一秒整个人摔了下去。

    明殊看着他摔在地上,他想爬起来,试了几次均失败。

    明殊这才慢慢的上前:“不行就不要逞能。”

    男子眸子里看不见任何情绪,平静得像没有感情的机器。

    但是他那么盯着你的时候,你会觉得有一股寒意从脚底窜起来。

    明殊也不弄他起来,就那么捏着他下巴,用毛巾擦他脸上的污渍。

    血污和泥土染黑了毛巾,明殊动作轻柔,仿佛擦了好几次,男子的脸彻底干净起来。

    他脸上有很奇怪的纹路,从他额角的位置,蔓延要眼睛下方,颜色偏暗红。

    这样的纹路会让一个人十分丑陋。

    偏偏他长得十分好看,那纹路又不是很大,像是人精心勾画上去的。

    所以说……

    颜值撑起一切。

    他对上明殊打量的目光,突然伸手挡住脸,最后索性将脸埋进膝盖里。

    明殊有点捉摸不透他这次是什么人设。

    看上去似乎有点傻……

    “你叫什么?”

    将脸膝盖里的人没有回答。

    说起来,她一直没听见他说过话,连吭一声都没有。

    不会是个哑巴吧?

    “云……云荒。”

    明殊念头刚转完,就被打脸。

    男子声音有些嘶哑,许是很久没说话的原因,咬字也有点不清楚。

    “云荒啊。”

    明殊念一遍,清清脆脆的声音落在云荒耳中,让他身体又缩紧几分,他死死的拽着灰色的衣摆。

    “你不是兽人,你从哪儿来的?”

    云荒又是许久的沉默,明殊耐心的等着。

    但云荒再也没回答她。

    明殊看着努力将自己抱成一团的人,有点烦躁的摸出地瓜干啃,吃了半包后,她起身,不顾云荒身上的抗拒,将他抱了起来。

    云荒很轻,不是正常人类的重量。

    就像他……

    没有体温、没有呼吸、没有心跳一样。

    明殊将他放下,俯身和他对视:“乖乖待在这里,你敢跑,我就打断你的腿。”

    云荒没应她,只是侧着头,挡住他脸上奇怪的纹路。

    明殊想伸手摸他,云荒身子却是一颤。

    手掌停在半空,顿了几秒,她慢慢的收回,起身走了。

    云荒慢慢的将视线挪到离开的人影身上,眸子静静的看着。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