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66.第1066章 首领在上(15)

    花豹部落被灭的消息疯传。

    最初听见消息的时候,许多觉得有几把刷子的部落都蠢蠢欲动。

    但现在花豹部落都被人家给灭掉了,他们哪里还敢贸然行动。

    不过到底是不是巫灵作怪,这件事让部落中兽人们提心吊胆。

    就在此时。

    就在这个时候,部落间的兽人突然莫名死亡。

    死因很奇怪,心脏不见了……

    明殊听说这个消息的时候,镇定的将吃完温暖新出炉的烤‘地瓜干’。

    “狐狸干的?”爱吃心脏的,不就是狐狸么?不会是伪女主干的吧?

    “不是。”名折摇头,弱弱的道:“听说现场很古怪,画了兽神图。”

    兽神图?

    兽神是兽人崇拜的对象,一般部落里如果祭祀,或者什么大型活动,就会画出兽神图。

    “这是对兽神的亵渎。”有族人小声道:“兽神会降下惩罚的。”

    这个世界有神奇的力量吗?

    有的。

    比如雄性兽人和雌性兽人之间的伴侣契约。

    所以兽人相信兽神是存在的,是他们神明。

    -

    接下来几天,附近的部落陆陆续续出现这样的情况,听说兽人死得非常安详,脸上还带着笑,像是心甘情愿将心脏奉献出去。

    晚上温暖和明殊坐在山谷的一处草坪上,温暖抱着膝盖,小心翼翼的问她:“首领,你觉得是什么东西干的?”

    明殊有点走神,慢半拍的回答:“不知道。”

    温暖自顾自的猜测:“会不会是什么兽人走火入魔了?”

    那些走火入魔的人,不都会干出丧心病狂的事来么?

    “你以为拍玄幻片呢?”

    “现在还不够玄幻吗?”温暖道:“我都穿越到这里,还有你……”

    她也不知道这个人到底什么来头。

    这个世界太可怕了。

    明殊轻笑:“我怎么了?”

    温暖咬咬唇,问出心中的疑问:“你为什么要帮我。”

    是啊。

    就算她说的没错。

    可她为什么要帮自己?

    “你不要用之前那个理由敷衍我,我不相信。”什么她会做饭,所以帮她,她心底是不信的。

    明殊认真的问:“好好的当个傻白甜,给我洗衣做饭不好吗?”

    “……”

    这台词是不是有问题!

    还有傻白甜是什么形容词?自己在她眼里,就是个傻白甜吗?

    温暖执意要知道。

    明殊耸耸肩:“我和狐九有仇,我当然要帮你,最重要的是你会做饭。”

    “……”为什么还是离不开做饭?

    “你和狐九……什么仇?”

    明殊非常诚实:“也不算仇吧,我就是想拉她一点仇恨值。”

    她和狐九确实没仇,有仇的是原主。

    她针对狐九,就是为了拉仇恨值这么简单。

    “???”

    温暖完全听不懂明殊的话。

    什么拉仇恨值?

    “嘘!”明殊突然伸手做了个噤声的动作。

    远处似乎有什么东西移动,带动草木,发出沙沙沙的声音。

    那声音很轻,和风拂过草木没什么区别。

    温暖虽然不知道发生什么,但莫名的紧张起来。

    是个那个走火入魔的挖心狂魔,跑到他们这里来了吗?

    附近的部落都有兽人死了……

    出现在这里,似乎也没什么奇怪的。

    那声音还在继续,且越来越接近兽人们居住的地方。

    明殊起身,温暖想跟着起身,明殊却把她按了回去。

    温暖手里被塞了一团软软的东西,她垂眸一看,是之前偶尔会出现在她身边的那只奇怪的小狗。

    是她说是小狗,但是她觉得不太像。

    哪有小狗长成五颜六色的?

    小兽突然换了位置,睁开眼就看到明殊离开。

    它哼一声,从温暖手里跳下来,滚了两圈,到底没离太远。

    明殊是身影很快就消失在夜色里,温暖想跟过去,又怕自己过去给她添麻烦。

    焦急的在原地等着。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那边的沙沙沙声消失了。

    温暖什么声音都听不见。

    四周静极了。

    不会出什么事了吧?

    这么想着,温暖就顾不上顾忌,直接往明殊离开的方向过去。

    小兽翻个白眼,骨碌碌的跟上去。

    跑到山谷的空地上,温暖远远的看见有一头很奇怪野兽被明殊压着。

    温暖从没见过这样的动物。

    身形和人类相似,但是它脑袋很小,身上似乎还长着鳞甲,有点像……一个人形的穿山甲。

    明殊已经制服它,温暖跑过去:“这……这是什么?”

    “不知道。”明殊蹲下身子:“好像不能变形……不知道可不可以吃。”

    温暖一口气噎住。

    来路不明的你别整天就想着吃。

    明殊也就随口一说,这玩意看着就有点可怕,而且还是个人形的穿山甲。

    明殊让温暖去叫人。

    人形穿山甲被大家绑起来,温暖升了火,四周慢慢亮起来。

    穿山甲之前晕过去了,醒过来看见燃烧的火焰,剧烈的挣扎起来。

    “最近犯案的就是你?”

    穿山甲看向火焰对面的雌性,覆盖有鳞甲的脸上看不出情绪变化,但是那双眼睛,轻易就出卖他此时的恐惧。

    “你杀那么多兽人,挖心脏干什么?”

    穿山甲只是惊恐的看着,一点声音都没发出来。

    “首领,它好像不会发声。”

    “不会发声?”

    明殊摸着下巴,指挥名折拿火上去试试。

    火焰靠近,穿山甲挣扎得厉害,就算张着嘴,依然没有声音。

    果然不会发声。

    兽人可不会写字,所以想从他这里问出什么来,肯定是不行的。

    “他为什么不能化形?”明殊问名折。

    名折摇头。

    其余兽人显然也不知道。

    倒是后面上了年纪的兽人举手:“我觉得他有点像被扔掉的那些畸形兽人。”

    “嗯?”

    什么畸形兽人?

    显然年轻一辈的兽人都不清楚。

    唯有那些上了年纪的兽人,神色开始微微发生变化。

    那兽人站出来:“因为有些兽人生下来就是畸形,为了部落的成活率和以后的后代,这样的畸形,都会被扔掉。这个……很像是畸形兽人。”

    夜风从远处出来,火焰摇曳。

    被绑着的那只穿山甲,眼底透着森然恨意,此时看上去格外的狰狞。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