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65.第1065章 首领在上(14)

    明殊被关进一个用荆棘围起来的简易牢房,花豹兽人还挺多,明殊打算吃饱点再去打架。

    可能是明殊过于配合,也没人给她用兽灵草。

    明殊找个地方坐下,隔壁有同样的荆棘牢房,明殊随意的扫过去,里面有好些兽人,估计都是被抓回来当食物,个个面露绝望。

    比起黑狗部落,花豹部落更凶残,实力也更强大。

    “把他扔进去。”

    明殊左边的牢房被人打开,站在外面的兽人,将一个脏兮兮的人推了进去。

    那人踉跄一下,跌在地上。

    他缓慢的抬头,眸子漆黑犹如浓墨,一直盯着他眼睛看,仿佛会随着他坠入黑暗。

    他不悲不喜,静静的盯着推他的人。

    “这哪里抓的?看得我浑身不舒服。”外面的兽人抱怨。

    “就后面山上啊,也不知道什么种族,首领说晚上审问……”

    “晚上?今天晚上首领怕是没时间,刚把这孔雀部落的雌性抓回来,还不得好好享受一下。”

    那几个兽人看向明殊的牢房,话语十分露骨。

    明殊咧嘴,冲他们甜甜一笑:“今天晚上,你们确实没时间。”

    那几个兽人突然噤声。

    比起他们刚才抓的这个,不动声色的凝视,这个雌性……

    给他们的感觉更让人头皮发麻。

    “走走走……”

    兽人们关好门,大步离开,背影有点落荒而逃。

    明殊扯着嘴角笑,她侧目看向旁边的人,他身上穿着衣服,不是布料,应该也是幻化出来的。

    兽人都有这项技能,不过因为兽人的本性,能幻化一片出来挡住重点部位已经不错。

    那人慢慢的从地上站起来,垂着头找地方坐下。

    “喂。”

    牢房是挨着的,明殊蹲在边缘叫他。

    那人抬头看过来,脸上沾着血,脏兮兮,看不清容貌,唯一让人印象深刻的就是那双眸子。

    黑漆漆的眸子里一片平静,像死物。

    明殊扬起笑容:“你叫什么呀?”

    后者目不转睛的盯着她几秒,慢慢的垂下头,不理她。

    明殊:“……”

    明殊盯着他瞧了半晌,后者一动不动,如果不是看见他之前是个活的,明殊都怀疑这货已经挂掉了。

    天色渐渐暗下来,整个花豹部落陷入黑暗中。

    兽世里的火焰并不受欢迎,因为他们不需要吃熟食。

    加上一旦起火,山林就会烧起来,对不会灭火的兽人来说是灾难。

    之前温暖升火,整个部落都快炸了。

    温暖好不容易才给他们解释清楚原理。

    明殊借着微弱的月光,看一眼隔壁牢房的人,依然保持之前的姿势,他不累吗?身子这么蜷着,不僵吗?

    明殊起来活动下手脚。

    夜黑风高夜,杀人越货时。

    “首领让我们来将那个孔雀部落的雌性带过去。”

    外面响起兽人交谈声。

    明殊站在牢房里,牢门从外面推开,两个兽人走进来。

    明殊缓缓扬起笑容,即便黑暗中,对面的人看不见她脸上的笑容。

    “啊——”

    第一声惨叫响彻整个花豹部落。

    正被雌性兽人伺候得舒服的花豹首领,猛地翻身起来,掀开趴在他身上正动情的雌性:“怎么回事?”

    外面是接连响起的惨叫。

    没人进来禀报。

    花豹首领心底一沉,走出去,族人的惨叫声,像一把刀,狠狠的扎在花豹首领心脏上。

    他最先看到的是空地上被人围起来的黑影,距离太远,也看不清是谁。

    其次就是被月光折射出寒光的刀。

    他看着自己的族人惨叫倒下。

    是谁!

    花豹首领冲过去。

    “摇落!”

    花豹首领看清动手的人,一声怒吼。

    他不是叫人去将她带过来吗?怎么会变成现在这样?

    明殊抽飞一个兽人,回头打招呼:“晚上好啊。”

    刀光闪过,挡在她面前的兽人依次倒下,明殊身影一闪,出现在花豹首领面前:“方便告诉我,你们把食物藏在哪儿吗?”

    花豹首领本能的出拳。

    明殊拿刀挡住,刀身一转,锋利的刀口贴着花豹首领的手腕。

    花豹首领本能往后一缩,刀口划破他皮肤,鲜血往外冒。

    那是什么东西……

    花豹首领心惊胆战的看着明殊手里的凶器。

    唰——

    刀锋划破空气,带起肃啸声。

    花豹首领猛地往旁边一闪,寒光凛凛的在夜色里闪现。

    “哟!还挺厉害的呀。”一群小动物都搞不清,朕岂不是会被人小看!

    花豹首领听对面的雌性嘀咕一声,接着挥过来的刀就更快。

    刀光残影,寒风瑟瑟,他的节奏渐渐被打乱。

    砰!

    刺啦——

    花豹首领身子砸出去,贴着地面滑行,撞塌搭建起来简易棚子。

    整个花豹部落,陷入死一般的寂静中。

    那些没有参加战斗的幼年兽人、雌性兽人,此时纷纷躲在暗处大气都不敢喘。

    这个世界,部落被灭是一件很平常的事。

    花豹部落灭掉的部落也不少,一些幼年兽人,甚至亲眼见过。

    比起今天晚上的场面,他们见过的更血腥、更残忍。

    明殊摸出温暖给她准备的零食,先补充一点体力。

    花豹首领躺在一堆碎木中,双眸充斥着特属于野兽的凶狠恨意。

    他竟然输了。

    这个雌性……

    怎么会这么厉害?

    难道真的是巫灵?

    明殊将花豹首领拽出来,对上那视线,明殊笑盈盈的道:“别这样看我呀,我会害羞的。”

    花豹首领:“……”

    明殊将尾随在后面的孔雀部落的族人召上来,让他们打扰战场,因为拿着明殊发的大砍刀,一些试图反抗的兽人,还没开始就被镇压下来。

    明殊走到之前关她的牢房,她打开牢房,失望的是,里面已经空了。

    之前那个古怪的人不见了。

    “首领,您在看什么?”

    “没什么。”

    飘过来的对话,让藏身在黑暗里的人微微一动,但他很快就藏回去,静止下来,融入黑暗。

    那边的人似乎走了。

    他缓缓看向那边,影影绰绰的影子摇晃,花豹部落的兽人们咒骂声如流水一般传来。

    良久,他转身离开,消失在夜色里,仿佛从来没出现过。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