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53.第1053章 首领在上(2)

    “你瞅我干嘛?”想抢朕的零食吗?

    苍修冷哼:“你之前欺负阿九的事,我还没跟你算账。”

    明殊想了想:“不太记得了。”

    苍修:“……”

    “就算是我做的,你想怎么跟我算?”帮原主背下黑锅也无所谓,“你现在的处境,也不是很好啊。”

    苍修视线扫过四周,脸色铁青。

    尔游那个混蛋……

    明殊抱着零食,蹲在牢门边上:“大兄弟,你真的不遮遮你的那什么吗?”

    苍修:“……”

    牢房里唯一的兽皮给了伪女主,所以苍修没什么东西可遮。

    明殊不理会苍修杀人的视线,支着下巴思索,苍修也是女主的后宫的之一,现在被伪女主抢了,所以他还有光环值吗?

    光环值揍一下能有吗?

    【宿主不要异想天开,光环值不是仇恨值。】

    哦。

    明殊略失望。

    【不过宿主可以得罪一下他,我给你发个支线任务。】和谐号怂恿明殊。

    “……”

    明殊看看牢门,牢门用很奇怪的藤蔓缠着。

    兽人世界没有铁链这种东西,但是那藤蔓上洒了一种专门针对兽人的汁液。

    只要碰一下就会恢复兽形,且短时间内没没办法行动。

    苍修看着对面的雌性站起来,她身上色泽艳丽的衣服缓缓垂落,衬得她面容精致漂亮。

    孔雀一族和狐狸一族,是最漂亮的雌性兽人。

    狐狸的美带着媚态,骨子里散发出来的魅惑,摄人心魄,让人神魂颠倒。

    孔雀的美却是十分高贵清冽,举手投足间都透着高贵优雅之姿,是不可亵渎的美。

    但是孔雀雌性非常少。

    每一只都被保护得极好。

    这还是苍修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的看到孔雀一族的兽人。

    听说尔游要将她送给别的部落……

    “你想逃跑?”苍修见明殊的动作,猜测性的问。

    明殊反问:“我为什么要逃跑。”

    “……你不是因为逃跑被抓回来关着的吗?”

    “是啊。”明殊摸出大砍刀。

    苍修瞳孔猛地缩紧,那是什么?她从哪里拿出来的?

    兽人世界没有铁器,自然没有刀具什么的。

    明殊挥刀斩向牢门,牢门被劈开,女孩从里面踱步而出,她脸上带着淡淡的笑意:“暂时还用不着跑路。”

    苍修看着她走向自己的牢门,视线从他身上滑到旁边的狐九身上。

    “你想干什么!”

    女孩嫣然一笑。

    寒光从他眼中闪过,他面前的牢门倒地,苍修第一时间做出攻击的姿势,将狐九护在身后,凶狠的警告:“摇落,你别过来。”

    “别怕呀,我会很轻的。”

    “……”

    -

    尔游带着人过来的时候,明殊蹲在地上吃薯条,旁边是被揍回原形的伪女主和苍修。

    明殊抬起头,逆着光看便宜哥哥。

    孔雀一族不管是雄性还雌性,都非常漂亮,尔游亦是如此。

    尔游的视线没在明殊身上停留,而是快步走向狐九,将恢复兽形的狐九抱了起来。

    苍修咬牙切齿的瞪着尔游,可惜他嘴巴也被堵上,还动弹不得。

    可恶!

    “摇落!”

    尔游带着怒火的吼声,在牢房里传开。

    明殊慢吞吞的站起来,微笑,声音清脆:“哥哥。”

    尔游猛地愣住。

    以前她叫自己总是含羞带怯,小心翼翼,声音更是细不可闻。

    今天怎么……

    尔游手指碰到柔软的皮毛,那点古怪瞬间褪去:“摇落你怎么出来的?这是你干的!”

    “是啊。”明殊点头:“哥哥不是讨厌他们吗?我帮你揍他们,开心吗?”

    尔游:“……”

    “尔游……”狐九微弱的声音响起,尔游怀中猛地一沉,变成一个女子。

    尔游立即用身上的外袍,遮挡住狐九的身体。

    “尔游……”狐九眼泪啪嗒啪嗒的往下掉:“她……她……她打我,阿九好痛。”

    狐九刚才和苍修运动完休息,她模模糊糊的听见声音。

    等她有意识,落下来的就是拳头。

    她好不容易看清打自己的人是谁,还想找苍修帮忙,谁知道苍修被绑在旁边动弹不得。

    竟然敢打她。

    她现在都感觉很疼,身上的骨头仿佛错位一般。

    “哪里疼?”尔游柔声安慰:“我会教训她的,不哭。”

    狐九故意当着明殊的面,拉着尔游的手探进里面。

    尔游眸色一深,吩咐后面的兽人:“把摇落关起来,稍后我再来审问!”

    “尔游。”狐九不满,忍着疼哽咽道:“你不能偏心,她这么打我。”

    “我不偏心,我先带你看伤。”

    “不……”狐九哭得梨花带雨:“尔游你以前和我说的,都是骗我的是不是,我就知道,你怎么可能会为了我……”

    “怎么会骗你,你别哭了。”

    “那她打我……”

    “好好好,我这就惩罚她。”

    狐九悄悄往明殊那边看,想让那个她看看,谁才是尔游心尖上的。

    可是大佬殊一脸‘你们尽情表演,我看戏’的姿态,甚至还带着微笑。

    和之前她看见自己和尔游在一起,表现的完全不一样。

    狐九微微皱眉,怎么回事?

    狐九本来就是兽人,廉耻心是没有。

    她故意动两下,盖住她身体的兽皮滑落几分,正好可以让明殊看见尔游的手放的位置。

    明殊镇定的咬薯条:“身材真不错。”

    狐九:“……”

    “尔游,你看她……”狐九缩进尔游怀里,哭哭啼啼的告状。

    狐九的声音娇滴滴的,还带着哭腔,听着就让人有点把持不住。

    这就是狐狸一族的本事。

    “摇落你真是不知悔改!”尔游被狐九声音弄得浑身焦躁,脸色更沉,声音冰冷:“去拿兽灵草来。”

    兽灵草,就是牢门藤蔓上撒的东西。

    绑苍修让他动弹不得,正是明殊从牢门上扯下来的藤蔓。

    狐九趁着尔游看不到,露出一个轻蔑的神情。

    明殊咬着薯条感叹:“看来我刚才不够用力,你还有力气告状。”

    她从后面摸出刚才砍牢门的大砍刀,在对面那群人诡异的视线下,缓缓道:“哥哥,不好意思,我打算造个反。”

    没有小弟给朕找零食怎么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