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42.第1042章 蔚然回风(20)

    明殊嘴上说着不要,但还是拗不过楚回的缠她的精神。

    明殊趁他闹完睡过去,摸他手机打开。

    楚寒说楚回做事有点不计后果,以前念书的时候就没少惹事。

    手机有密码,明殊想了一会儿,之前她扫到过他输密码……

    明殊试着按了几下。

    楚回突然在她怀里蹭了蹭,明殊将手机按在床上,光芒消失,楚回动了几下,继续睡。

    明殊打开手机,界面停留在聊天软件的消息界面。

    最后一条消息是未读。

    明殊点开,往上翻了好一阵。

    她不许他出去,他就叫人去教训日暮长江……

    而且还是往死里打?

    楚寒说他做事不计后果,还真是……

    不过知道他是因为自己,明殊心底还是流过一股暖流。

    明殊借着手机屏幕的光,看一眼怀里的少年,嘴角缓缓勾起,眸光柔和像盛满香醇的美酒,万分醉人。

    -

    “姐姐,姐姐……”

    大清早楚回就在浴室大呼小叫。

    明殊拎着金元宝走进浴室:“怎么了?”

    楚回转身,指着自己有点肿的嘴唇:“姐姐,怎么肿了?”

    “我怎么知道,过敏了吧。”明殊神色正常。

    “我昨晚又没吃什么,怎么会过敏。”

    戏精殊继续道:“那就是被蚊子咬了。”

    “冬天哪里来的蚊子?”

    “室内温度26,王八都能养,蚊子怎么不能养。”

    明殊转身离开浴室:“不就是有点红,至于大呼小叫么,多大的人了。”

    明殊转身的时候,微微松口气。

    小妖精太可口,朕也不是故意的。

    果然不能饱暖思淫谷欠。

    小妖精太犯规了。

    冷静冷静。

    -

    浴室里,楚回摸了摸脑袋,又转头看镜子。

    镜子里的少年睡眼惺忪,像海报里的明星,唇瓣却透着红润,其实不仔细看,也看不出来。

    但是浴室的光很亮,他起来就发现了。

    楚回眸子转溜好一会儿,像是突然想明白什么似的,乐颠颠的出去。

    “嘴巴都肿了,早餐不吃了,减肥。”

    楚回脸上的笑容顿时消失。

    什么人啊!!

    老子不要减肥!

    你踏马就是变着方儿克扣我口粮是吧!!

    -

    日暮长江那边,明殊虽然没有阻拦楚回,但也叮嘱办事的人,不要闹太大,套麻袋打一顿就好了。

    所以日暮长江出门的时候,就被人套麻袋打了一顿。

    打人的对附近非常熟,完全避开监控,日暮长江报警都没用。

    稿子被明殊删,还被人莫名其妙的打一顿,可想而知,日暮长江的生活是有多惨。

    日暮长江只要写稿子,很快就会被删除,就算他换电脑都不行。

    他上传到后台,还没点发布,稿子就会被秒删。

    日暮长江已经断更好几天,书评区都快炸了。

    日暮长江有苦说不出。

    看着戾气越来越大的读者,日暮长江也很崩溃。

    蔚然这是要逼疯他!

    -

    日暮长江的水深火热明殊是体验不到,她只是提供方案,和谐号暗箱操作。

    临近年关,大雪反而停了。

    清冷许久的街道热闹起来,色彩也统一成了大红。

    “过年不回去?”明殊问玩电脑的楚回。

    “不回,反正他们也不回来。”楚回抬头,抿着唇笑:“和姐姐过,这是和姐姐过的第一个新年,以后每一个新年,我都陪姐姐过。”

    年年岁岁相伴。

    朝朝暮暮相守。

    少年声音软而轻,在房间里静静流转,他目光认真又笃定,满满的欢喜。

    明殊倚着窗户,眉眼间染上笑意。

    “不要叫姐姐了。”明殊道:“被人听见,还以为我拐卖未成年呢。”

    楚回唔了一声,试探的叫一声:“媳妇儿?”

    见明殊没反对,楚回就跟上瘾似的叫个不停:“媳妇儿,媳妇儿,媳妇儿……”

    除夕楚回非得带明殊去看电影。

    电影没什么特别,男女主因为误会分开,多年后相遇,解开误会,最后却依然没在一起的虐心故事。

    电影院里哭成一片,这电影成功的地方,应该就是够虐了。

    明殊觉得这电影在大过年的上映,简直有毒。

    看大家过年太高兴,非得要来虐虐?

    还是告诉大家,你看,坚持的感情并不一定能在一起,还是趁过年,赶紧相亲吧?

    “媳妇儿,冷吗?”

    “还好。”明殊捧着饮料,从电影院出来。

    楚回拉着明殊的手,揣进自己兜里捂着,又伸手接过她的饮料,拿着让她喝。

    明殊靠着楚回,目光落在电影外不远处的路灯下。

    那边站着两个人,林予心穿着一件淡粉色的大衣,旁边是一个男人。

    林予心似乎冻着了,不断的搓着手,男人贴心的用手包裹住林予心的小手哈气。

    男人不是别人,正是日暮长江。

    楚回在旁边狂刷内心弹幕。

    不就是个老男人,有什么好看的。

    有老子好看吗?

    有老子活好吗?

    有老子……

    楚回在心底喘口气,脸上闪过奇怪的神色,怎么有点不像他?

    不过……

    好像还挺舒服。

    “媳妇儿,走了。”楚回拉着明殊要走。

    “等会儿。”

    楚回:“……”

    他现在是不是应该硬气起来,像电视里面大吼一声‘你走不走’,不走就扛走!

    显然他只能脑补,实际上站着一动不动,还主动给明殊挡风。

    她要是吹感冒了,那不是得传染给自己吗?!

    林予心和日暮长江显然是一起来看电影的,两人在那边站了一会儿,往广场那边走。

    一会儿倒计时,广场上会放烟花。

    明殊跟上他们,刚踏出一只脚,又抽出手,一把揽住楚回的腰:“走了。”

    楚回被明殊带着往前,广场距离不远,日暮长江和林予心就停在广场上。

    明殊站在不远处看着。

    楚回不满的轻哼了一声,低头在明殊嘴角嘬一下,反手将她搂进怀里:“还喝吗?”

    “嗯。”不能浪费。

    “有点凉了……”楚回道:“别喝了吧,我一会儿再给你买。”

    “没事。”

    楚回迅速塞自己嘴里。

    明殊瞪过去。

    小妖精厉害了!!

    敢跟朕抢零食!!

    明殊还没出声,楚回又低头堵住她的嘴,甜丝丝的饮料,被他渡过来。

    温热的液体,顺着喉咙滑进胃里。

    砰!

    烟花在头顶炸开。

    明殊看到少年眼中团团簇簇的烟花,无声的绽放、寂灭。

    唯独她是永恒。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