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39.第1039章 蔚然回风(17)

    流光雨的瓜很大。

    下面还有好长一段。

    明殊抱着零食,远离小兽,继续看吃瓜。

    除了上面的,流光雨还说到年会上,林予心报警,指控明殊打人,结果被证明是林予心报假警。

    这件事去过年会的作者都知道。

    下面就是一张图,背景是在酒店,什么地方看不出来,照片里的人是林予心,她手中拎着个袋子。

    可能是拍照的人怕被发现,画面有点模糊。

    但是那个袋子明殊却很眼熟。

    那就是柠檬白给她的那个袋子,应该是趁化妆师人多,她又在打电话没注意的时候偷出来的。

    流光雨提到因为穿这件礼服,有个作者出了事,礼服是蔚然大神的,如果蔚然大神穿了,那出丑的是谁?

    细思极恐。

    流光雨为上次的事,给明殊道歉,说自己识人不清,被蒙骗。

    流光雨道歉是不是真心的不知道,但是流光雨这操作,差不多挽回一点人设。

    明殊点开林予心,日常发贺电。

    M:小可爱,开心吗?

    林予心:是你,是你指使流光雨这么污蔑我?

    伪女主随时随地都在飙戏……谁给她了零食吗?

    除了在酒店打人那一段,其余的污蔑没污蔑,零食……不是,她心里没点ABCD数吗?

    M:你要是高兴,就这么认为也行。

    林予心:你为什么要这么害我!!

    林予心:我都已经给你道过歉,你非得抓着我不放吗?是不是我封笔不写了,你才开心。

    M:不,你只要生气,我就开心。开心转圈圈.jpg

    林予心:……

    林予心转头就将这几句话截给了日暮长江。

    林予心:我明明都那么低三下气的给她道歉,最初粉丝误会她,我也道过歉,为什么她就是抓着我不放?我真的不明白……

    日暮长江:不关你的事,我相信你。

    林予心:大神……那些事我真的没做过,他们截图都是断章取义。

    日暮长江:我知道。你别急,我先找版主把帖子删了。

    日暮长江说到做到。

    流光雨那个帖子很快被删除。

    但是没多大会儿就被明殊发了出来。

    -

    日暮长江找上明殊。

    日暮长江:蔚然你想干什么?

    M:路见不平,随手转发。

    日暮长江:删掉!

    M:求我啊!

    M:求我我也不删。

    明殊那嘚瑟的语气,就算是个路人看见,估计也想打死她。

    日暮长江可能在电脑那边做心理建设,好一阵才回消息。

    日暮长江:蔚然你真的要这样?

    M:嗯哼。

    日暮长江:我最后劝你一句,不要玩火自焚。

    M:我就喜欢玩火怎么办。

    日暮长江:很好!

    日暮长江再次找上版主,让版主帮忙删帖,但是只要帖子删掉,明殊就发出去。

    封号?

    没关系,我们有小号。

    流光雨也有不少粉丝,明殊都这么帮着她,删一次发一次,版主能一直删?

    眼看就要被屠版,版主只能留下一个,其余的删掉。

    “姐姐,你在干嘛?”

    楚回穿着一件T恤,睡眼惺忪的站在一旁。脸颊上带着红晕,粉嫩嫩的,让人想亲一口。

    “衣服穿好。”

    楚回茫然的看看自己:“穿好了。”

    明殊视线滑到他裸露在外的腿上:“你老师教你的,这叫穿好了?”

    楚回乖巧的指了指衣服:“衣服,穿好了。”

    “……”都学会咬文嚼字了?厉害哦我的小妖精。明殊视线从他腿上移开:“裤子也穿上。”

    “不要嘛。”

    楚回坐到明殊旁边,双腿蜷到沙发上,动作间隐约可见里面风光。

    楚回歪着头,神情单纯又无辜,眸子亮晶晶,不含丝毫杂质:“这样舒服。”

    明殊弯着眉眼笑起来。

    楚回犹如蝶翼的睫羽轻扇,呼吸间,唇瓣微微张合。

    “舒服你个头,滚去穿裤子!”

    “不要。”楚回突然扑向明殊,在明殊怕他撞到电脑,将电脑挪开的时候,一口亲在明殊脸上:“姐姐,早安吻。”

    明殊:“……”

    楚回蹭着明殊,又缓缓低头,他眸子里似乎只有她,唇瓣贴着她的唇,轻轻的含住、吸允。

    楚回刚起来,血气方刚,呼吸顿时沉重起来,他有些急躁的撬开明殊唇齿。

    “姐姐……”楚回嗓音略低哑,手掌顺着明殊衣服游走。

    他低头咬开明殊衣服的扣子,又转回去亲她。

    由轻转重,又由重转轻。

    每一下,都刚好触到明殊敏感的神经。

    身上的衣服不知觉间就半敞开,女子娇嫩的躯体半遮半掩,被少年压在身下品尝。

    明殊到底是理智占上风,扼着楚回手腕,翻身将人制住。

    楚回微微喘着气:“姐姐?你不想要我吗?你明明……”

    “闭嘴!”

    楚回委屈的闭上嘴,腿却不老实的蹭来蹭去:“姐姐,我好难受。”

    少年脸上染着红晕,他眼底的迷离之色越来越重。

    -

    楚回抓着明殊衣襟喘息,直到最后一刻,他紧绷的身体软下去。

    他本能的寻着明殊唇,小狗一般的舔咬。

    明殊让他亲了一会儿,掀开他下去,进洗手间洗手,顺便换一身衣服。

    她拿着热毛巾出来,少年还趴在沙发上,身上的T恤像是被谁大力蹂躏过一般,过长的T恤正好盖住他屁股。

    明殊将他翻过来,温热的毛巾擦拭他身上的痕迹。

    楚回缩了一下,似乎有点不好意思。

    “怎么了,刚才求我的时候,你可没这样。”明殊挡住他伸过来的手,似笑非笑的看着他。

    楚回哼一声,把手举过头顶,放在沙发的扶手上,呈大字型躺着。

    要看就看。

    我怕什么!

    吃亏的又不是我!

    才不怕呢!!

    他拿余光瞄明殊,女孩子垂着头,嘴角微微勾起,她拿着毛巾清理,眸子里一点起伏的情绪都看不见。

    就好像面对的是一件普通的东西。

    楚回心脏像是被扎了一下,密密麻麻的疼蔓延开。

    她对自己的身体……

    一点欲望都没有。

    没有欲望就代表她不喜欢自己,难怪她不愿意……

    明殊发现少年突然消沉起来,神情恹恹得好像失恋一般。

    明殊拉着他衣服,将下面盖住,坐到沙发上,撑在他腰间俯身瞧他:“怎么了?不舒服?”

    楚回眉头微微皱起:“你到底喜不喜欢我?”

    *

    #求松鹤延年味的票票#

    和谐社会,不开车不开车。

    九少萌起来,就没女主什么事了,哈哈哈哈。

    求月票啊!!

    看,我都写到这里了!!

    你们真的不投票吗!!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