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33.第1033章 蔚然回风(11)

    明殊整理着衣服,慢吞吞的走回大厅。

    柠檬白正准备给她打电话,见她出来,立即将手机往兜里一揣,跑了过去:“你去哪儿了,不是说在大厅等我吗?”

    “人有三急呀。”

    柠檬白是个女的,当编辑也当了十几年,带出过不少大神。

    原主一开始就在她手下,私底下关系也算不错。

    “这是你邀请函。”柠檬白将一个袋子递给她:“你和谁住?”

    “回家住啊。”

    “现在大雪天,你住的地方和这里有点距离,来回不方便,直接在酒店住算了。”

    “不了。”小妖精还在家里呢。

    “柠檬。”

    “柠檬好。”

    柠檬白一边应付打招呼的作者,一边跟明殊说话:“你真不打算开新书?你之前不是完结就开新书吗?还有啊,我看了你这本,和大纲有出入……”

    明殊:“……”

    能换编辑吗?

    不!

    朕还是换转行吧!

    明殊办理好签到,领到其余的东西,因为没地方去,只能跟着柠檬白去她的房间。

    柠檬白和另外一个编辑橘子住。

    橘子正给人发语音:“你怎么又不来,我这邀请你跟邀请皇帝似的,年年都不来!”

    松开手,橘子给明殊打招呼:“蔚然来了,随便坐。”

    明殊也不客气,原主出入编辑部的时间也不少,和这些编辑都挺熟的。

    “银鱼又不来?”柠檬白好奇。

    橘子叉腰:“可不是,之前说好要来,到头又变卦,气死我了。”

    “今年又该你替她领奖了。”柠檬白打趣。

    网站每年都会评选奖项,银鱼和蔚然都是网站女频的当红小花旦,肯定是跑不掉奖项的。

    “我给她当编辑,还得给她当管家。”橘子嘴上抱怨,但其实也挺开心的。

    橘子手机里响起一阵好听的女音:“我这不是临时有事嘛,又不是我故意不来。对了,帮我跟蔚然问好。”

    柠檬白诡异的看向明殊:“你和银鱼什么时候勾搭上了。”

    明殊正偷吃柠檬白买的零食,突然被问话,她立即坐正身体,一脸乖巧,我没偷吃:“我不认识她。”

    “不认识她跟你问什么好?”柠檬白疑惑。

    “可能是觊觎我的美貌。”

    “……”

    橘子直接伸手按在明殊额头:“没生病啊,怎么开始说胡话了。”

    柠檬白摇头,最近这位脑子似乎有点不清楚。

    -

    柠檬白接到电话,诡异的看向旁边偷吃她零食的明殊。

    “是不是有什么误会……好的,我马上下来。”

    柠檬白挂掉电话,深呼吸,再深呼吸。

    “蔚然,跟我下去一趟。”

    “干什么?”

    柠檬白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林予心报警说你打她,现在警察在下面等着呢。”

    “哦。”

    明殊反应让柠檬白神经绷紧:“你真打了?”

    “没有,我是那种人吗?”明殊笑:“我怎么会随便打人。”

    柠檬白松口气:“我就觉得这里面应该有什么误会,你先跟我下去吧。”

    林予心报警后直接在大厅里坐着,警察一来,围观的人就多了。

    林予心捂着脸,低低的哭泣,纤细的肩膀颤抖,一副被欺负惨了的可怜模样。

    “听说是蔚然打人啊……”

    “不是吧……”

    “蔚然之前不是就和林予心闹得不愉快,没想到一来就打人。”

    “你是不知道蔚然说话有多讨厌。”

    “是啊是啊,我们说话,她莫名其妙的跑出来怼人,跟神经病似的。”

    “你们说,她不会是写文写出毛病吧?”

    明殊有毛病也不是一天两天,被人这么说,她过去的时候,一点也不生气,反而冲说话的那个小姐姐眉眼弯弯的笑了下。

    “……”

    果然是有病。

    明殊下来,警察让酒店的人腾出个没人的地方给他们问话。

    酒店负责人将他们带到二楼的餐厅。

    警察打量明殊一眼:“你就是蔚然?”

    “嗯。”

    “这位女士说你打了她,希望你配合一下我们调查。”

    警察指着还在哭的林予心。

    林予心的编辑荔枝刚才也来了,正安慰她。

    “哦。证据呢?”明殊靠着桌子:“有什么证据能证明,我打了她?”

    林予心泪眼婆娑:“你拉着我进的洗手间,酒店的监控有。”

    林予心声音哽咽:“我不知道哪里得罪你,你要打我,如果是之前的事,我也已经给你道过谦,真的不是我做的。”

    林予心的编辑是个短发女人,此时有些不满的皱着眉:“柠檬,蔚然打人是不是有点过分了?”

    柠檬白听得云里雾里的,折中道:“事情不是还没弄清楚,不要妄下结论。”

    荔枝道:“你的意思是,林予心撒谎?”

    “我不是那个意思。”

    “那你什么意思?”荔枝咄咄逼人:“林予心总不能报假警吧?”

    柠檬白看看警察,又看看噙着浅笑的明殊,一时间没吭声。

    “荔枝……”林予心拉荔枝一下:“要是蔚然前辈给道个歉,这件事就算了,我不追究。”

    “她打人还有理了?”荔枝安慰她:“你放心,这件事一定要查清楚,谁也不能平白无故的打人,我们更不会包庇任何一个人!”

    荔枝和柠檬白显然有点不对付。

    明殊是柠檬白手底下的,此时和林予心的起冲突,林予心看上去还占理,荔枝自然不肯放过这么一个机会。

    明殊眸光轻飘飘的落在林予心身上。

    她缓缓笑开,声音轻柔:“那就查呗。”

    “蔚然前辈,我只是想你道个歉……”林予心道:“毕竟是你打我在先。”

    明殊举手:“我要求查监控。”

    “查!”荔枝阻止林予心:“柠檬你没意见吧?”

    当事人是明殊,明殊都要求查检查,她能有什么意见。

    警察让酒店负责人去调监控。

    负责人却说酒店的监控只能看到洗手间门口,洗手间不可能装监控。

    林予心就是知道这一点,才只想让明殊道个歉,证明她有错,到时候她就占理。

    林予心也挺憋屈,这事本来她就占理。

    她打人在先。

    偏偏就是洗手间里没有监控。

    林予心抽噎着道:“当时是蔚然前辈拉着我进洗手间,说有事要和我说……洗手间外和大厅的监控可以证明。”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