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22.第1022章 司沉番外(完)

    “嘀……嘀……”

    安静的病房里,男人坐在病床边,他指尖从床上那人略显苍白的脸上拂过。

    他执起她的手,放在脸颊上蹭了蹭,目光缱倦温柔。

    “为什么……为什么你就不肯再看我一眼。”

    司沉很后悔。

    他那天晚上如果不惹她生气,她就不会上游戏。

    她不上游戏,就不会出这样的事。

    如果他不将还没经过最终测试的游戏舱带回来,她也不会出这样的事。

    都是他的错。

    都是他的错……

    医生说她清醒过来的可能非常小,可他心底还是有那么一丝的侥幸,也许……也许她只是和自己开玩笑。

    她很快就会醒过来。

    “你不生气了就醒过来看看我吧。”司沉声音带着哽咽:“我求你了,我什么都听你的,再也不惹你生气了。”

    司沉收拾好情绪:“我晚上再来陪你,等我哦。”

    司沉大部分时间都陪在医院,早上会和明殊说话,然后去工作,晚上又会回到这里。

    他的生活,似乎只剩下工作和明殊。

    忙碌可以让他没时间去乱想,看上去和平时一样。

    可是一到晚上,司沉身上的盔甲就会消失。

    男人叫住司沉:“司先生,您还是放不下吗?”

    司沉问他:“怎么放?”

    男人沉默片刻:“您知道云行计划为什么会成功吗?”

    司沉看向他,黑沉的眸子毫无波澜,又似乎正要掀起波澜。

    男人缓声道:“是因为纪禾小姐,她提供许多修改意见,云行计划后期,也都有纪禾小姐的参与。不过纪禾小姐要求我帮她保密,她似乎不想您知道。”

    男人微微喟叹:“我不知道她怎么想的……我觉得还是告诉您一声比较好,您很幸运,纪禾小姐也很幸运。”

    司沉脑中忽的闪过很多画面。

    她背着自己打电话,他一进去,她就挂了电话。他偷偷看过通话记录,要么是她的室友云鱼,要么是向晚,有时候是黄鹤西归和今夜月他们,并没有陌生号码。

    她经常去NS俱乐部,他让王河洋看她在干什么,王河洋总是回复他,她在看什么东西,还经常和她导师讨论,王河洋以为是她的课题。

    那么多细节,他不是没注意到,可是她总是说那个项目太麻烦,她没兴趣。

    “她……什么时候找你的?”

    男人想了想:“第二阶段第29次试验失败之后。”

    那段时间他压力特别大,经常发脾气,她都是沉默的陪着他。

    她要比赛,还要抽出时间来做项目……还要陪着他。

    司沉突然觉得呼吸有些困难。

    心脏像被人握住。

    一点一点的收紧。

    “司先生,您没事吧?”男人略紧张的伸手扶他。

    “没、没事。”司沉抽回手,慢慢的往前走,背影莫名的萧瑟。

    男人想说什么,最后却是只是叹息一声。

    司沉回到别墅,因为项目成功,别墅已经空了。

    但是他的房间没有搬下来,因为那里,有她生活过的痕迹。

    他依然会买很多零食回来,她用过的东西都在,他努力让自己相信,她还在,她就在自己身边。

    她才没那么狠心,就这么离开自己。

    司沉找出她的电脑,电脑有密码,她很少在家里用电脑,所以他并不知道她的密码。

    司沉试了试她的生日,没打开。

    名字,也不行。

    生日和名字,依然不行。

    司沉手指缓慢的点着键盘,点确定的时候,他手指抖了一下。

    但画面一转,打开了。

    司沉突然捂着脸,整个人卷缩起来,滚烫的液体,从他指缝里流淌而出。

    媳妇儿,我真的好难受。

    良久,司沉才抖着手将电脑拿到身前。

    屏幕上的人是他睡着的时候,应该是在花房拍的,只露出半张脸,阳光正好,斑驳在他身上,整个画面非常暖。

    “骗子。”

    司沉低骂一声。

    电脑桌面除了软件图标,就只有几个文件,标题用123的数字标注。

    但是每个文件都加了密。

    司沉试着输入密码,提示他错误。

    不是开机密码……

    那是什么?

    司沉又输入一次,依然错误。

    而系统提示他,还有一次机会。

    司沉不敢乱输。

    他起身去将明殊留下的所有东西找出来,看着一个箱子的东西,司沉有点恍惚。

    她的东西……竟然这么少。

    司沉一样的一样的看,从底下找到一本相册,赠送人是向晚。

    司沉翻开相册,大部分是游戏里的照片,有向晚和她的,也有她和清秋冢他们的。

    司沉一张一张的翻过去,目光突然顿住。

    丰神俊朗的男子,搭着他手心,微微仰头看着他。

    角度非常好,能看见男子眼底的温柔。

    月神殿……

    游戏里他跟她表白那天。

    司沉往后翻,后面没有了,但是这张照片后面有字——

    师父,我之前问你,你喜欢他吗?你说,喜欢的,可是我一直觉得那天是我幻听了,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觉得你不是那种会随便将心交给别人的人。

    直到现在,我才相信,你是真的喜欢司先生。

    司沉看着那几个字,许久才放下相册,再次输入密码。

    中间的圈一直旋转,没有跳转。

    司沉紧张的看着,终于文件跳转。

    可是里面只是一些资料,剩下的好几个文件都是一样的。

    最后一个,司沉没报什么希望。

    文件打开,没有让人眼花缭乱的资料,只有一张图片。

    图片是一对戒指,图片旁边写了地址。

    司沉拿着车钥匙冲出别墅,一路不知道闯了多少个红绿灯,在对方关门的时候赶到,打了好几个电话,才让对方放他进去。

    “这是一位姓纪的小姐定制的,不过她没说什么时候来取。”负责人将盒子放司沉面前:“只说今年10月25号,她还没来,就将它寄出去。”

    负责人将卡片上的地址翻转给司沉看。

    是他别墅的地址。

    10月25,他生日。

    负责人看着男人,他的神情说不出是悲还是喜,透明的玻璃上突然有液体滴落、晕开。

    负责人微微诧异。

    “骗子……大骗子!”

    高大俊美的男人,在那瞬间像被什么东西击溃,哭得像一个失去珍宝的孩子。

    荣耀与我,皆归你。生死与你,愿同行。——司沉。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