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9.第1019章 兼职大神(35)

    决赛比赛场次比较多,明殊忙着比赛,和司沉见面的时间大大减少。

    明殊猥琐的操作,声名远播。

    凤凰战队那次都算是小意思。

    他们觉得这些战队以后都不敢和明殊打了。

    心理阴影太大。

    七进三,不知道是不是凤凰战队被明殊给打击到,竟然止步前三。

    HS倒是进了。

    陶姿走了,补上陶姿的是一个男生。

    比赛前夕,零食大礼包战队突然宣布弃权。

    众玩家:“??”

    大家都还等着看你怎么猥琐HS,你踏马怎么不打了?

    明殊在公屏上回复‘热情’得想锤死她的玩家。

    [为了保住NS万年老三的优良传统,没办法。]

    [……]刀呢!

    明殊被玩家追得满地图跑。

    即便她和问灵的大老板有一腿,也不能放过她!

    当初明殊组个战队,本来就是为了零食兑换券,现在零食兑换券不在了,她打什么打啊,浪费时间。

    而就在明殊宣布弃权,直接拿第三名的时候,陶姿的仇恨值突然就满了。

    她想站的那个位置,拼命也爬不上去。

    明殊马上就要站在那个位置,她却随随便便就放弃。

    这一季的冠军依然是HS。

    -

    玩了一把职业,清秋冢他们表示无憾了,黄鹤西归本来就忙,比赛结束后,成天不见人影。

    江流也即将进入高考。

    日月重光回老家去结婚了,被众人好一顿修整。

    清秋冢忙着继承家业,今夜月不知道干什么勾当,神秘失踪。

    但零食大礼包战队并没有解散,俱乐部开始重新招人,而向晚作为队伍里唯一的候补……就晋升为了队长。

    秦晋在追向晚的事,明殊是从王河洋那里知道的。

    第三季开始之前,秦晋找到王河洋要加入NS。

    王河洋哪里敢收,以为秦晋是来当卧底的,整天防着他。

    最后向晚不知道和他说了什么,秦晋才放弃这个打算。

    不过在游戏里,经常看到两个人。

    情侣的传闻就渐渐传开,向晚否认过几次,秦晋却保持沉默。

    向晚也很无奈。

    她是喜欢秦晋。

    也是为了秦晋才走到现在。

    可是……

    她真的不敢奢望和秦晋在一起。

    秦晋那样的人,哪里是她能配上的。

    明殊拎着一大包切片面包飘过去:“少女,没有配不配上,只有你想不想睡。”

    向晚:“……”师父你这话说得很露骨啊!

    旁边做作业的江流弱弱举手:“风神,我还未成年呢。”

    王河洋猛地抬头:“什么?”

    江流缩着脑袋:“那个……我身份证上的年纪大了,其实我今年……17岁。”

    王河洋:“……”一群妖孽!

    向晚见王河洋那吃瘪的表情,顿时狂笑:“哈哈哈哈,来来江流,叫姐姐。”

    江流非常乖巧:“姐姐。”

    王河洋沉着脸:“向晚,明天新队员报道,你负责带他们,三天内,我要看到成果。”

    王河洋气得哪儿都疼,哼哼着走了。

    向晚耸耸肩,转头问江流:“江流啊,你高考完还玩儿吗?”

    江流道:“我妈说要是我考上风神的学校,就让我继续玩儿,要是考不上……”

    江流露出一个哭丧的表情。

    向晚抖了抖胳膊:“恐怖。”

    师父那学校是一般人能考上的吗?

    “让师父给你补习,肯定能上。”

    “我很忙的。”明殊叼着面包细嚼慢咽。

    “您老人家忙着吃面包?”

    其实向晚觉得的她家师父吃得不多,主要是她吃得很慢,但是你放一堆零食在那里,她不知不觉就能给你吃完。

    就跟屯粮的小仓鼠似的。

    “尊重一下面包!”

    “我每天都给你买,你帮江流补习一下呗。”黄鹤西归那些人她不敢去找,那些人……怎么说呢,反正给她的感觉不好惹,所以只能拽着江流这个苗子。

    明殊:“……”

    不要以为有零食就行了。

    “加下午茶。”

    向晚:“……”

    向晚摸摸自己荷包,她打工的钱够她花销,加上游戏的一些代练有不少收入,现在不用再给家里转钱,剩余就多了。

    向晚点头:“行!”

    谁让这是自家师父呢。

    向晚忙着训练新队员,江流不上课的时候,明殊就给补习,偶尔和司沉出去约约会——主要是司沉带她去吃。

    为了哄自己媳妇出来,司沉也是很心累。

    不过司沉这段时间空闲也不多,明殊偶尔吃舒服了,也会别墅那边看看他。

    不舒服的时候,司沉打电话三催四请,她都不愿意过去。

    -

    “师妹,你来了。”吴清缩着脑袋,楼上动静很大:“发脾气呢,今天全遭殃。”

    明殊微微挑眉:“谁惹他了?”

    吴清摇头:“不知道。”

    明殊慢腾腾的上去,助理甲和助理乙贴着花房站,身体僵硬得像雕塑。

    见明殊来了,他们挤出一个难看的笑容:“纪禾小姐。”

    声音非常洪亮,让里面的人听见。

    花房果然安静下来,接着一群人鱼贯而出,以百米冲刺的速度下楼。

    花房里乱糟糟的,司沉砸了不少东西。明殊进去,司沉的气息立即侵袭过来,他抱住明殊,脑袋埋在她肩窝里:“媳妇,难受。”

    他也不想发脾气,可是看不到她,他就烦躁。

    特别是还有一群愚蠢的人,整天挑战他底线。

    明殊手指摸索到他脸,微微抬起,偏头吻住他。

    轻柔的吻安抚他身上的烦躁。

    司沉扣着明殊腰肢,往自己怀里带,舌尖撬开明殊唇齿,勾着那抹魂牵梦绕的柔软吸允嬉闹。

    良久,司沉松开她,抱着她喘气。直到身上的躁动平复下来,他才亲了亲明殊,拉着她坐下。

    他从后面搂着明殊,让明殊坐在他腿上,讨好的从旁边的抽屉里拿出小零食,塞给明殊:“喏,你吃吧,我抱着你工作,行吗?”

    “不累吗?”

    司沉道:“我抱着你安心。”

    “哦。”

    明殊整个人软下来,靠在他怀里。

    不问他为什么发火,也不问他忙什么,安静的看着他工作。

    司沉不时侧目看她,明殊大部分时间目光放空,不知道在想什么,他亲她一下,她又会把目光放在他身上。

    他喜欢她注视自己的目光。

    *

    #求凤凰鱼肚味的票票#

    九少真的超宠明殊的。

    所以……我大概还是写的互宠(顶锅遁走哈哈哈)

    月票啊小可爱们。

    每天都要嚎两嗓子,别嫌我烦,我不嚎,你们就不投,嘤嘤嘤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