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2.第1012章 兼职大神(28)

    叮咚——

    “谁啊!”男人粗嘎的声音夹杂着打麻将声音:“三万!”

    叮咚叮咚——

    声音一直响个不停,老旧的门被人从里面打开,四十岁上下的男人满脸的不耐烦:“找谁!”

    “向晚是住这里吗?”

    男人挥手:“不认识什么向晚,赶紧滚,别TM打扰老子赢钱,晦气!”

    男人说着就要关门。

    明殊伸手轻易挡住门:“向晚是你继女,你今天要是不说她去哪儿了,我马上就报警。”

    明殊在手机屏幕按下妖妖灵。

    男人眼神顿时有点慌,但很快就镇定下来:“谁知道那死丫头去哪里了,整天不着家,就知道玩游戏,你要找她,别来我这里找,我这儿没人。”

    明殊手指一动。

    画面当着男人的面跳转。

    “靠!”

    男人伸手夺明殊的手机,明殊后退几步,轻易避开男人。

    男人看上去块头大,实际上喝酒赌博,早就让他的身体亏空,哪里是明殊的对手。

    明殊和男人打起来,男人冲里面叫人,打牌的人冲出来,最后都被明殊放倒在地。

    -

    砰!

    “警察,不许动!把手举起来!”

    向晚有些艰难的睁开眼,她面前的门被人踹开,光芒从外面倾斜进来,驱散黑暗,警察鱼贯而入。

    向晚被人扶起来。

    她努力往门口看去。

    光芒之中,站着一个人。

    她四周仿佛静止,虚化,温暖的光芒中,她恍如圣洁的天使降临。

    “师父……”

    她以为没人会来救她了。

    向晚被送上救护车,明殊拎着一袋饼干跟在后面,要上车的时候,被人拦住:“纪小姐,虽然是您报的警,但是您殴打人,请先跟我们去警局一趟。”

    明·天使·殊被请去警局录口供。

    剧情里就说过,向晚因为一些事,没能在问灵内测的时候进入游戏。

    向晚家境其实不错,但是他父亲突然破产,被关进监狱,没多久就因脑血栓去世。

    家里欠的债,变卖所有财产勉强还上。

    向晚的母亲迫于生计,没多久就带着向晚改嫁。

    嫁的便是之前那个男人。

    这个男人一开始还算不错,有正经工作,对她们也挺好。

    可是半年前,这个男人打麻将上瘾,不但不去上班,还经常殴打向晚母亲。

    向晚平时住在学校,向晚母亲瞒着她,没让她知道这件事,她打工寄回来的钱,全被继父给挥霍了。

    前几天,继父给她打电话,将她骗回家,拿她抵债。

    这个剧情本应该在后期才会发生,那个时候女主和男主有一定的感情基础,最后肯定是男主英雄救美,成功推进感情。

    但是现在提前发生了。

    明殊找正好在这里出差的黄鹤西归把自己捞出来。

    “怎么进去了?”黄鹤西归语气很淡。

    “打了几个人渣。”

    “这种事找人做。”黄鹤西归很是熟练业务:“到了。”

    车子停在医院楼下。

    “谢了。”

    黄鹤西归没跟她上去,只是让助理买了一束鲜花,让明殊带上去。

    司沉看见的就是这么一幕。

    明殊从一个男人车上下来,那个男人还给了她一束花。

    她竟然背着自己私会小白脸!!

    司沉打开车门下去,追着明殊进了医院。

    “先生,您怎么下来了?”助理甲和司沉正面撞上:“我这边已经办好了,耽搁先生时间实在是抱歉,马上就送您去会场。”

    “去什么去,不去了。”司沉推开助理甲。

    助理甲:“???”

    他只是顺道拿一下体检报告,几分钟的事,为什么先生又犯病了?

    他是不是不该顺道拿体检报告?

    明殊刚进电梯,司沉就一阵风似的窜进来。

    明殊挑眉:“你怎么在这里?”

    司沉绷着脸,白皙的脸上写满不爽:“谁送你的花?”

    明殊垂眸看一眼手中的鲜花,抬头微微一笑:“你猜。”

    司沉:“……”我猜个屁!

    叮——

    电梯门打开,外面的人,阻拦司沉动手摔了那束花的冲动。

    司沉跟着明殊出电梯,因为人多,他微微低着头,压低声音问:“你来医院干什么?你哪里不舒服?”

    “我很好。”

    司沉看她那样也知道她很好。

    只是不放心的问问。

    “你刚才坐谁的车来的,他为什么送你花?”

    “跟你有关系吗?”

    “纪禾!”司沉声音略大,四周的人都朝他看过来。

    司沉拉着明殊往安全通道去,上下都没人,他沉着脸道:“你是我媳妇,怎么跟我没关系!!”

    明殊见他真的有点生气,这才道:“别人送给向晚的,让我带上来。”

    “向晚是谁?男的女的?为什么要你带,他自己为什么不送,他是不是喜欢你?”

    “……你整天都想些什么?”

    司沉将明殊搂进怀里:“我好难受,我看到你和别人说话、对别人笑,我就难受,媳妇……你只喜欢我一个人好不好。”

    他想把这个人藏起来。

    这辈子只给他一个人观赏。

    可是他不敢。

    要挨打。

    他只能求她。

    明殊半晌没吭声,许久之后:“好。”

    “砰!”

    通道门被人踹开,正好和明殊那声重叠,司沉并没听清。

    有人从外面进来,对方看他们一眼,抱怨着往楼下跑:“医院还亲亲我我,有没有点公德心。”

    明殊挪开视线,从司沉怀里挣开,回到医院走廊上。

    她怀里的花被司沉挤得变了形,明殊嘴角一抽,这小妖精净添乱。

    司沉抿唇看着明殊,看着她进病房,和向晚说话,依然是那浅浅的笑意。

    司沉烦躁的想踹东西。

    他转身出去,对着墙一阵发泄。

    路过的护士眼神同情的瞅他。

    长这么帅,是遇见什么事了……这么崩溃,看着好可怜。

    但是这里住的病人都是很快就能出院的啊……

    司沉很快就被小护士偷瞄,难得看见这么极品的,不多看两眼怎么行。

    要不是司沉脸色很不好,周身都写着老子不爽,别惹老子,估计胆子大的,都会上前搭讪。

    旁边的病房门被打开,在那人出来的时候,男子突然就沉稳下来,转头静静的看着出来的姑娘。

    那姑娘对病房微笑,笑容很是迷人。

    她关上房门,伸手挽住男子的胳膊,微微仰头,嘴角的笑意温暖缱倦。

    男子身上的凶悍之气退散。

    仿佛有光降落,照亮两人。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