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0.第1010章 兼职大神(26)

    “我靠不要脸啊!!”

    “有他们这么打比赛的!!”

    明殊他们出来面对的就是愤怒的观众,要不是没蔬菜鸡蛋提供,估计现场会更乱。

    明殊走得镇定,不就是把小红旗插到别人地图上去了吗?

    规则上又没说不可以。

    而且小红旗也没有不能插的提示。

    有必要这么激动么!

    莞尔一笑显然也被明殊骚气的操作吓到,看个比赛还能解锁新姿势?

    师父威武啊!!

    “师父,你这样不算犯规吗?”莞尔一笑小声问。

    “规则上没写的,都不算犯规。”明殊吃着莞尔一笑贡献的零食:“不过下一场估计他们就会加上去,所以这些东西只能用一次。”

    能拉点仇恨值是一点吧。

    毕竟朕是一个尽职的人。

    “噢噢噢。”

    莞尔一笑也不知道从中悟出什么。

    “风神,还看比赛吗?”江流问明殊。

    明殊看看时间:“不看了。”

    小妖精还在医院呢。

    -

    “请问,这个病房的人呢?”

    明殊拉着一个护士。

    护士看一眼明殊指的房间:“出院了。”

    出院了?

    司沉不在公司,明殊最后在别墅的花房找到人。

    助理甲和助理乙瑟瑟发抖的站在外面,看不见花房里面什么情况,但从这两人的表情来看,不太乐观。

    “纪禾小姐……”助理甲勉强出声:“您还是先回去吧,先生他……”

    “我进去看看可以吗?”

    “这……”

    助理甲和助理乙对视一眼。

    刚才先生吼着要让纪禾小姐知道教训的……

    先生会不会打人啊?

    两人也有点担心司沉在里面干什么,但是他们不敢冒着怒火进去,所以一番思索后,给明殊开了门。

    花房的光调得非常暗,植物像是矗立的鬼魅,阴森森的。

    明殊一眼扫过花房,没看到司沉。

    但是花房里弥漫着一股浓郁的酒味。

    明殊在办公桌后面找到司沉,他背抵着办公桌,脑袋低垂,一动不动,手上握着半瓶威士忌,旁边全是空了的酒瓶。

    她不就是去打个比赛,怎么回来这小妖精就变成这个样子了?

    “司沉……”

    司沉唰的一下抬头,黑沉的眸底全是森寒的冷意,犹如沉睡的雄狮被人惊醒。

    明殊猛地的顿住。

    哐当——

    酒瓶掉在地上,里面的酒汩汩的往外流。

    司沉毫无征兆的朝着明殊扑过来,明殊没防备,又怕他摔到,只能硬生生的接着他。

    两人倒在地上,撞翻不少的植物。

    司沉略重的身体压着她,大手扣着她手腕,压在地面,黑沉的眸子盯着她:“为什么?”

    什么为什么?

    明殊微微皱眉:“你发什么疯?”

    “我发疯?”

    司沉呼吸略重,酒气扑面而来,他每一个字都似从牙缝里挤出来的:“我发疯……是啊,我发疯,你满意了!!”

    明殊:“????”

    司沉突然低头,咬住她唇,没有任何缓冲,直接横冲直闯的撬开她唇齿,蛮横霸道。

    司沉呼吸越来越沉重。

    两人身体紧紧相贴,她能感觉到司沉身体的变化。

    “司沉……”明殊艰难的叫他。

    司沉没有任何反应。

    炽热的吻顺着她下巴,一路蔓延到脖子。

    明殊呼吸也有些乱,但很快就冷静下来,用巧劲挣脱司沉的束缚,长腿一勾,身子迅速翻转,将司沉压在下面。

    司沉突然没了动静,就那么躺在地上,目光静静的看着她。

    “司沉?”

    司沉眸子一动不动。

    明殊松开扣着他的手,伸手摸他的脸:“司沉,你怎么了?”

    司沉扭开头,声音嘶哑:“你走吧。”

    明殊将他脸掰回来:“你到底怎么了?”

    “你滚……”司沉声音吼到半截突然没了声,他抓着明殊手腕,将她的手举到眼前。

    雪白的皓腕上,赫然是他送的那条红绳。

    司沉心跳如雷,口干舌燥,失去言语的能力。

    “我……”司沉松手,挣扎着爬起来,缩到办公桌后面:“我没事,只是压力有点大,你……你先回去,我……我调整好再找你。”

    明殊看看被抓出红印的手腕。

    她捏了捏手腕,慢慢的站起来,轻抿了下唇角:“你刚才让我滚?”

    尾音很轻。

    却听得司沉心尖莫名一颤。

    “没有……”司沉道:“我喝醉了……胡言乱语呢。”

    “我滚了,再见!”

    司沉看着明殊利索的转身。

    司沉心脏紧缩,针扎一般的疼。

    司沉猛地冲出去,从后面抱住明殊:“别走。”

    “不是你让我滚的?”

    “我没说。”司沉紧了紧手臂:“我没说,别走……求你。”

    最后两个字说得很无力。

    明殊静了片刻:“刚才你发什么脾气?”

    司沉脑袋埋在她脖子里,声音闷闷的:“我……我以为……”

    我以为你把它还给我了。

    “纪禾,我喜欢你。”

    说出这句话司沉莫名的松口气,似乎也不是那么难。

    “所以呢?”

    司沉:“???”

    司沉被这三个字弄得一懵,告白之后的流程是这样的吗?

    所以什么?

    要阐述为什么喜欢她吗?

    可是他哪儿知道自己为什么喜欢她。

    跟疯了似的……

    完全不像他……

    不……

    他觉得这更像他,以前的司沉,才不像他。

    那个司沉总会让他产生一种他是谁,他在哪儿的迷茫。

    找不到方向。

    可是遇见她……

    他仿佛找到明灯,给他指出归途的方向。

    司沉努力回想看的脑残片,憋出几个字:“做我女朋友。”

    明殊语带笑意:“如果我不答应呢?”

    司沉将明殊抱得更紧,仿佛要嵌进他身体里,明殊能听见他剧烈的心跳声。

    花房静谧。

    司沉的声音缓缓响起:“那我只能先和你说一声对不起。”

    他贴近明殊耳边,一字一顿的道:“你不答应我,我就关着你,一辈子。”

    明殊抬手就是一拳,司沉身子后退,接着就被人压在办公桌上:“司沉,你再说一遍?”

    司沉捂着眼睛,本就喝了酒,晕沉沉的,被打一下更晕,酒劲上来,也没发现两人现在的姿势不对。

    他梗着脖子:“我说,你不答应我,我就关着你,一辈子!”

    说就说!

    怎么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