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9.第1009章 兼职大神(25)

    司沉输着液,靠着病床,长腿微曲,不知是不是因为发烧的原因,脸色有点难看。

    他目光落在明殊旁边的虚空:“你来找我?”

    “我说了路过。”

    “你去哪儿能路过环耀?”环耀大厦占地那么广,不去环耀,怎么可能会路过。

    “NS。”

    “……”

    谁把NS俱乐部设在环耀大厦旁边的!!

    扣工资!

    明殊见他不说话,绷着凶巴巴的脸不知道在想什么,挑着唇角道:“你这条命还真是让人喜欢。”

    “你喜欢吗?”

    房间蓦地安静下来。

    几秒钟后,司沉突然往床上一缩,抓着被子盖过脑袋:“我困了,你走吧。”

    司沉没听见她离开的脚步声。

    反而是床上往下陷了陷。

    “你不想听我答案吗?”

    “不想。”司沉闷闷的声音从里面传出来:“谁稀罕知道你是不是惦记我的命。”

    “哦。”

    外面没声音了。

    司沉因为心乱如麻,许久才悄悄掀开看了一眼。

    房间空荡荡的,她走了。

    司沉望着空荡荡的病房,说不出是失望还是别的,反正不太好受。

    不知道过了多久。

    咔嚓——

    房门一声轻微的响动。

    司沉下意识的缩回去。

    “司沉?”

    “睡着了?”

    司沉控制自己的呼吸,装睡。

    他感觉被子被掀开,虽然看不见,但是能感觉到外面的人应该在打量他。

    许久被子重新落到他身上,还有一个很轻很软的东西,碰到他眉心。

    像是指尖,又像是唇……

    司沉极力控制自己才没睁开眼。

    房间有轻微的声音渐渐响起,像是仓鼠吃东西的声音,压到极低。

    他悄悄掀眼皮,往声源处看去。

    少女缩在病房的沙发上,一只手拿着手机,一只手拿着面包,正小口小口的吃着。

    面包上的奶油沾到她唇角,舌尖一卷,便干干净净。

    司沉猛地翻个身。

    那声音静了片刻,似乎确定他只是翻个身,没有醒,才继续响起。

    司沉抓着被子,脸上和耳朵全是红晕,某处迅速肿胀。

    司沉难受得想捶墙,他不过是多看她两眼……

    怎么就这样了!!

    几百年没见过女人吗!!

    ……她怎么还不走。

    她不会要在这里待一晚上吧?

    也不知道刚才是谁因为没看见人,一脸失望的样子。

    好在刚才只是他一时的邪念,此时看不到那个人,竟然渐渐平复下来。

    司沉不记得自己什么时候睡着的。

    梦里各种旖旎的画面,让他醒过来的时候,脸上都还带着一点红晕。

    幸好没人……

    没人?

    她走了?

    司沉打量四周,病房确实没人。

    那种不想她走,又不想让她看见自己这样的心理,折磨得司沉很烦躁,医生来检查的时候,都是一脸的不爽。

    “司先生,麻烦抬下手。”医生忍着司沉的低气压。

    司沉倒是配合,抬了抬手臂。

    目光随意的扫过,又猛地转回来。

    “司先生还信这个呢?”医生努力寻找话题,减少压力:“以司先生的条件,哪里还需要求姻缘,大把的姑娘等着您挑。”

    “等着我挑有什么用,又不是我喜欢的。”司沉每个字仿佛都带着尖刺:“你一个医生这么八卦干什么!不想当医生了?”

    医生:“……”我这不是拍你马屁吗?

    面对司沉要杀人的视线,医生不敢出声,检查完灰溜溜的出去。

    司沉看着手腕上的红绳,片刻后将床上能扔的东西全扔了。

    她不喜欢自己,所以才将这东西还给自己的吗?

    他要钱有钱,要颜值有颜值,要身材有身材,她为什么不喜欢老子?

    老子这么帅……

    “先生,您这是干什么。”助理甲急匆匆的进来,按住司沉流血的手,大声叫人:“医生,医生!!”

    “她为什么不喜欢我?”

    “啊?”助理甲胡乱的安慰:“谁不喜欢您?不喜欢您的都是眼瞎,您这么帅气多金。医生,快给先生止血。”

    生病的先生脾气更不好。

    司沉拔了输液管,血都是从血管里流出来的,此时床上已经被染红一大片,很是吓人。

    医生心惊胆战的给司沉止血。

    这位的脾气真是古怪。

    -

    明殊接到王河洋的电话,才想起复赛的事,她从医院赶到比赛场地。

    江流和一个陌生姑娘站在一起。

    江流似乎和那姑娘说了什么,然后姑娘就一头扑了过来,满脸欣喜:“师父!”

    明殊拿手抵着她额头:“莞尔一笑?”

    莞尔一笑小动物似的点头:“师父,是我。”

    莞尔一笑现在签了NS,跟着过来比赛,主要是想看看她师父。

    毕竟照片里看着,她师父就超好看,而且还是学霸。

    学渣的她,想沾沾学霸欧气。

    其他人到的时候,看到的就是一个姑娘狗腿的围着明殊转悠。

    清秋冢:“……风神哪儿泡的妹纸?”

    今夜月:“风神都有妹纸泡,我们这群单身狗很危险啊。”

    日月重光:“那个……我其实有对象。”

    众人齐刷刷的看向日月重光。

    日月重光不好意思的笑笑。

    清秋冢:“叛徒!”

    今夜月:“叛徒。”

    黄鹤西归:“……叛徒。”

    众人看向最后的江流。

    江流额一声,小声的道:“叛徒……”

    日月重光:“……”

    王河洋和工作人员交涉完,过来领他们进场,他发现的这群人竟然将日月重光给隔开了,日月重光一个大汉,则有点委屈的样子。

    他就走开一会儿,又发生了什么?

    复赛上依然没和大佬对上。

    莞尔一笑满脸的笑容:“师父,一会儿我给你当啦啦队!”

    明殊认真脸:“你给我买零食更好。”

    莞尔一笑眨巴下眼:“那我给师父买零食又当啦啦队?”

    明殊顿时眉开眼笑。

    莞尔一笑看得微愣。

    师父笑起来真好看。

    整个世界仿佛都开了花,甜甜的。

    *

    #求菊花里脊味的票票#

    【和谐号】

    小仙女:今天又是周六,一周就是过得如此快。

    小天使:度日如年,痛苦。

    小仙女:我让明叔去帮你们炸学校。

    小天使:这么好?

    小仙女:必须的,你们只需要把积攒的票票投一下就行了。

    小天使:……就知道。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