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8.第1008章 兼职大神(24)

    明殊现在上线就能接收到来自男女老少的问候,热闹得不像话。

    而当事人,要么直接打,要么就怼你。

    大有一副‘任你风起云涌,我自巍然不动’的大侠气概。

    就算是撕逼宗师级遇上这样,油盐不进,一言不合就都动手的人物,也只能甘拜下风。

    论脸皮。

    他们输了。

    论实力。

    他们也输了。

    论后台……

    他们甘拜下风。

    司沉:你没什么想和我说的?

    司沉总算忍不住,在游戏上私敲明殊。

    明殊刚和一个玩家怼了十分钟,接到司沉的消息,她只简单的发了个问号回去。

    司沉:呵。

    呵完司沉果断下线。

    明殊疑惑,他又发什么神经?

    明殊有点饿,也下线去找食,云鱼不知道从哪儿弄来一堆乱七八糟的道具。

    “纪禾宝宝,过来帮我抬一下,好重哦。”云鱼撅着嘴,软软的叫明殊。

    明殊叼着牛肉干,挽袖子帮云鱼抬箱子。

    “你怎么弄上来的?”

    云鱼撑着箱子喘气:“社团帮忙弄回来的,过几天漫展上要用呢,其他人的宿舍太远不方便,所以就放在我宿舍,纪禾宝宝不介意吧?”

    明殊摇头,将肉干塞进嘴里,拍拍手:“吃饭去。”

    “我请你呀。”云鱼兴奋的道:“最近新开了一家店,我去吃过了,超级好吃。”

    明殊眸子瞬间亮晶晶,好吃的……

    云鱼拿上包,挽着明殊出门。

    云鱼手指碰到明殊手腕上的红绳,她好奇的道:“上次我就想问了,纪禾宝宝这根姻缘绳是去月老庙里求的吗?”

    “嗯?”

    “不是啊?那就是有人送给你的了?”云鱼瞪明殊:“纪禾宝宝不是说没有情况吗?”

    骗子!

    上次那个男人那么好看,纪禾宝宝肯定是和他有一腿!!

    “什么姻缘绳?”

    “你不知道?”

    “不知道。”

    “……”

    云鱼吃饭的时候给明殊普及了一下姻缘绳。

    附近有一座很出名的月老庙,未婚男女去月老庙求一下,不是表白成功,就是迅速脱单,特别灵验。

    月老庙会给前来求姻缘的年轻男女送一条红绳,熟话说千里姻缘一线牵,他们求的就是那条线。

    将姻缘线送给别人,就是喜欢的意思,变相的表白。

    “纪禾宝宝,你真的是现代人吗?这事就算不信,也听过的好吧?”

    “你怎么知道它是月老庙的?”万一就是普通的红绳呢?

    云鱼举着明殊的手,在夕阳的余晖下左右翻转,碎光从明殊眼底闪过:“看到了吧,月老庙的姻缘线是特制的,一眼就能认出来。纪禾宝宝,这是谁送给你的。”

    明殊举着手,微微眯着眸子瞧了片刻:“一个……小妖精。”

    现在表个白都这么含蓄了?

    难怪他刚才问自己有什么要对他说的。

    “小妖精?什么小妖精。”云鱼听得有些懵:“是不是上次那个帅哥?那个帅哥可是极品,纪禾宝宝千万不要放过他。”

    明殊笑了下:“我还有事,你自己回去吧。”

    “啊,不是说陪我逛街的嘛!”

    “下次。”

    云鱼撅了撅嘴,长而密的睫毛轻颤,犹如两把小刷子:“那好吧,反正你是大忙人,我找别人好了。”

    明殊打车到别墅,她在这里待的时间其实也不长,看一切依然那么陌生。

    二楼的人已经走得差不多,吴清倒是还在。

    但是吴清说今天司沉没过来。

    明殊从楼上下来,出别墅的时候,遇见上次在负一层见到的那个男人。

    “纪小姐。”男人熟练的打个招呼。

    明殊扬起标准的微笑,非常礼貌的问好。

    “真的不考虑一下吗?”男人显然还是不死心。

    “不考虑。”明殊和他一同离开别墅,语气轻轻的:“我对这件事不感兴趣,不感兴趣的事,做起来很无聊的。”

    男人侧目,暮色下女孩脸庞朦胧,嘴角微微上翘,形成一个完美的弧度。

    女孩美得像一卷画。

    铺陈在他面前。

    静而美。

    男人突然问了一声:“那纪小姐对什么感兴趣?”

    明殊下巴上扬,清澈的眸子里映出幽蓝的天幕:“什么都不感兴趣。”

    男人一愣。

    她明明很有天赋……

    明殊侧目,眸中波光荡漾,轻轻柔柔得像一池春水,她笑了下,然后就走进茫茫夜色里。

    -

    司沉开了一天的会,听着那些人不断的说着有的没的,头痛欲裂。

    挥退聒噪的助理,昏沉沉的从环耀出来,司沉有点茫然的看着四周,似乎不知道自己在哪儿。

    身后是灯光璀璨的环耀大厦,这里的光,彻夜不息。

    前面却是黑沉沉的夜幕,不知通往何处的马路。

    仿佛他此时的茫然,不知道要去哪里,不知道要干什么。

    这种茫然,他很多时候都会有。

    他总觉得……

    自己不属于这里。

    司沉抬手揉了揉眉心,余光忽的一顿。

    光和影的交界处,站着一个人。

    几乎不用细看,他脑中就跳出一个名字来。

    纪禾。

    她为什么会在这里?

    司沉下意识的往那边走,两人中间的距离不断缩短。

    司沉心跳异常。

    车灯不知从哪儿扫来,司沉眼前全是白光,轮胎摩擦地面的声音,尤为刺耳。

    直觉告诉他危险的,但是刺眼的光,让他不知道该往那边闪。

    司沉身子突然被人撞上,接着就往旁边倒去,就地滚了两圈,后背贴着地面。

    车子不知道撞上什么,砰的一声,侧翻到旁边的绿化带。

    司沉脑袋发晕,他一动不动的躺在地上,勉强睁开眼:“纪禾……”

    明殊双手撑在他肩膀两侧,俯视着他:“司先生我可又救你一命。”

    环耀大厦有人跑出来,脚步声越来越近。

    司沉张了张唇:“你怎么来了?”

    “路过。”

    环耀大厦的人将明殊拉了起来,接着他也被人扶起来,两人被隔开。

    司沉看着明殊被拉开,烦躁感顿生,几次想推开他们,都被钳得死死的。

    这些人似乎没感觉到司沉的不耐和挣扎,迅速将他送到医院。

    司沉杀了这些人的心都有。

    一群猪队友!

    好在司沉检查完,明殊还在。

    他将已经编辑好、正准备发给助理的集体扣工资短信删掉。

    猪队友们完全不知道工资在生死边缘走了一圈。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