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5.第995章 兼职大神(11)

    “我得走了,清秋你走不走?”黄鹤西归一出去就急着要走,王河洋被叫走了,自然没人拦他。

    等王河洋回来,现场就只剩下明殊和江流。

    “……人呢?”

    “走了啊。”

    “……”

    总裁骂得对,他就是脑子进水了。

    明殊在会场里找一圈,想和零食兑换券约个会,然而连零食兑换券的影都没看到。

    明殊叹口气,洗手离开洗手间。

    哗啦——

    旁边的安全通道一阵奇怪的声音,像是什么东西被掀翻之后,又在地上拖拽。

    明殊目不斜视的过去。

    她忽的伸手按住胸口,回身看向刚才发出声音的地方。

    安全通道的光很暗,地上散落着杂物,似打斗的痕迹。

    但是通道里没有人,上下楼梯也很安静。

    明殊拿手机照着地面,在杂物中找到几滴血,血顺着楼梯,往上面去了。

    明殊一路上去,穿过一个连接旁边大厦的空中走廊,然后血迹就消失了。

    明殊眉头微蹙,靠直觉上了大厦顶楼。

    顶楼很大,明殊绕了半圈,才看到一个穿着清洁工服的男人,将另外一个西装男推上天台。

    男人没注意到明殊,正将西装男的另外一只腿弄出天台,此时他只需要松手,西装男就会掉下去。

    就在男人准备松手的时候,他后脑勺蓦地一痛,眼前发黑,但在失去意识前,还是将西装男用力一推。

    明殊抓住西装男,因为惯力,她也被拉出一段,抓住旁边的东西才稳住身形。

    将人拽上来,明殊盯着他那张脸,神情没有丝毫变化。

    “醒醒啊。”明殊使劲拍了拍他的脸:“喂,醒醒啊!!”

    然而对方没有任何反应。

    明殊撑着下巴,看着晕过去的两人。

    最后明殊决定把那个清洁男暴揍一顿,然后绑起来藏在天台的一个废弃柜子里。

    -

    “咔嚓。”

    “纪禾宝宝,你回来啦。”云鱼听见开门声,屁颠屁颠的迎上来:“报名赛怎……这这这……是谁啊?”

    云鱼看着明殊架进来的男人,一脸大写的懵。

    “捡的。”明殊将男人扔到狭小的单身床上,喘着气问云鱼:“快,给我来点零食救命。”

    云鱼将手里的零食递给她。

    云鱼凑到男人面前观察:“纪禾宝宝,你这哪儿捡的……好帅啊。诶,你不会是谈恋爱了吧?”

    “真捡的。”明殊一边吃零食一边回答。

    “哦……”云鱼拖长调,显然不信,神情还十分猥琐。

    明殊专心吃零食,也懒得解释。

    云鱼围着男人看了好一会儿,摸着下巴:“纪禾宝宝,他怎么了?我也没闻到酒味呀。”

    “大概被人敲晕了吧。”

    云鱼惊恐的看向明殊。

    她突然冲过来,一把抱住明殊的双肩摇:“纪禾宝宝,你就算喜欢他,也不要犯罪啊!!”

    明殊抱住零食。

    都说了是捡的。

    云鱼摇了两下,突然放开明殊,福尔摩斯思考状:“不过这么帅……能犯罪一次,也不错。”

    “……”

    二次元发烧友的思维朕不懂。

    云鱼中途有事离开,明殊坐在宿舍里,等到天边晚霞出没,男人才悠悠转醒。

    男人眯着眼打量头顶陌生的装饰。

    头疼欲裂。

    男人伸手摸了一下,满手湿润。

    拿到面前一看,全是血。

    男人:“……”

    他缓了缓,捂着头大刀阔斧的坐起来,眯着眼看向宿舍唯一的活人。

    女子侧身坐在晚霞的余晖中,看着窗外,白色的窗纱飞舞,和她纤细的影子纠缠在一起。

    整个画面唯美梦幻。

    “这哪儿?”

    明殊微微回头:“女生宿舍。”

    女生宿舍?男人余光扫过四周:“我怎么在这里?”

    “绑架啊。”明殊笑:“怕不怕?”

    “我在别墅见过你。”男人一脸你别想骗我的表情。

    “我去别墅,不就是为了摸清你的行程,好绑架司先生。”明殊镇定的瞎编。

    司沉:“……”

    司沉看向窗外,远处眼熟的建筑,他冷哼一声:“你绑架我,把我弄到学校来?”

    戏精殊环着胸,挑眉应对:“谁会猜到你在学校呢?”

    司沉:“……”

    不会真被绑架了吧?

    司沉腾出手在身上摸了摸,手机还在,他拿出手机,对面的人没反应,又按了两下,对方依然没反应。

    黄毛丫头敢耍他。

    手机上全是未接电话。

    正好助理的第N个电话打进来。

    司沉刚点接通,手机一下子就黑屏,自动关机。

    司沉:“……”

    竟然没电了!

    “你看到打我的人了?”司沉从狭小的床上站起来,居高临下的看着明殊,满脸的凶悍之气,要不是长了一张好看的脸,估计就是个土匪。

    “看到了。”

    “是谁?”

    “我为什么要告诉你。”明殊勾着唇角,笑得非常轻柔。

    司沉不爽:“你想要什么?”

    明殊微笑:“我救你一命,你难道不应该以身相许?”

    司沉眸子微眯,不爽不断的从他身上冒出来:“一百万。”

    “一百万就够买一条命?司先生的命原来这么廉价,我可是把你从死亡边缘拉回来的,还浪费我那么多零食。”

    司沉想踹东西,但是这宿舍看向没什么东西经踹,他只能压着这个冲动。

    依然十分不爽:“一千万,告诉我,袭击我的人是谁!”

    “我、就、不、告、诉、你。”

    司沉:“……”

    头好晕。

    司沉身子晃了下,被迫跌坐回床上。

    明殊蹭的一下站了起来,不知道是不是司沉的错觉,他刚才好像看到她脸上一闪而过的紧张。

    但是再看去,女子只是笑盈盈的走向旁边。

    失血过多,刚才又说话,让司沉此时发晕。

    他看着明殊拿了东西过来,粗鲁的将他按在床上,翻个身。

    “你……”司沉挣扎,奈何脑袋发晕,四肢也开始无力。

    “别动。”明殊摁着他。

    司沉感觉自己高贵的头颅在对方的手下,成为一文不值的破烂。

    她竟然敢这么摁着他脑袋。

    不知道是什么东西滴在他伤口上,司沉倒抽一口气,成功晕了过去。

    *

    求月票啊!!!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