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83.第983章 盟主赐教(28)

    容离找到机会,溜出盟主府,直奔系统圈出来的地方。

    他身手灵活敏捷,在夜色中,犹如翩然而过的鬼魅,悄无声息。

    容离从怕那个夜色中跳进一个院子,院子里已经有人等着:“还以为你不敢找我呢。”

    “你敢来,我为什么不敢。”

    “靠女人?”

    “……你不服你找一个去啊!”容离炸毛,“万年单身狗。”

    洛宴嘴角抽搐,单身狗招你惹你了,他单身他骄傲!

    洛宴咬牙:“你真是越来越不要脸了。”

    容离冷哼一声,就当洛宴是在夸自己:“你和他想干什么我不管,但是她,你敢动一下,我绝对不会放过你。”

    洛宴转过身:“你知道她是谁吗?”

    容离沉默。

    洛宴嘻嘻的笑起来,唇瓣微张,到嘴边的话忽的被容离的声音截断:“我管她是谁,我只知道,她是我的,生生世世。”

    清冷不含丝毫温度的声音,在夜色里流转。

    那是一种极为浓烈的占有欲。

    此时的容离,恍如立于茫茫星辰间,傲睨万物。

    洛宴嬉笑的脸色一正:“祁御,你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吗?”

    “不用你来提醒。”

    小院忽的静下来。

    “想我不招惹你们也行。”洛宴打破沉寂:“把天启交给我的。”

    容离冷笑:“他让你来要的?”

    洛宴甩了甩刘海:“没办法,我得听命行事,如果可以,我也不想来。”

    容离手掌抬起,金色的光芒闪现,金币凭空浮现在他手心里,缓慢的旋转。

    洛宴眸子一眯,他还是第一次亲眼看到真正的天启。

    洛宴眼中跳跃着两团金芒。

    真是……让人嫉妒。

    容离手掌垂落,天启依然浮在半空,他负手看着洛宴:“你想要,自己来拿。”

    -

    “昨天的芙蓉酥饼好吃,再做一点。”明殊趴在厨房的桌子上,指挥大半夜被叫起来的厨王。

    厨王哈欠连连的和面:“盟主,食材不够了。”

    “……那糯米糕。”

    厨王嘴角抽搐:“做到早上,盟主应该能吃上。”

    为什么当个厨子都这么难。

    大半夜还要起来做东西吃。

    “我也不想折腾你,容离跑了,我只能吃点东西压惊。”明殊有气无力的道:“你随便做吧。”

    厨王:“……”容离跑了,跟她吃东西有什么关系?

    跑了你不知道去抓回来吗?

    为什么要来折腾我!!

    明殊趴在桌子上等,眼前光芒大亮,她还以为厨王失手把厨房烧了,还未抬头,脖子上突然一热。

    明殊迅速往外面看去。

    极远的天边,金光冲天而起,冲破夜幕,乌云散开,顷刻间天已大亮。

    明殊伸手握着滚烫的金币。

    颠倒白夜。

    祁御给她的到底是什么……

    天边的金光渐渐暗下去,但是天空没有任何变化,蓝天白云,骄阳似火。

    明殊身边走过来一人,她回头一看,顿时吓得从凳子摔了下去,扶着桌子才站稳。

    “你……”

    厨王正看着外面,对于明殊的反应有点莫名其妙:“刚才那道光是什么?怎么突然就天亮了?我是在做梦吗?”

    厨王转头看明殊,却在明殊眼中看到一个满脸胡子,蓬头垢面的人。

    “我靠!”

    厨王大叫一声。

    接着整个盟主府都是此起彼伏的尖叫声。

    不是颠倒白夜。

    是时间在一瞬间流逝了,具体流逝多少不清楚,但绝对不少于五年。

    五年……

    那是什么概念?

    虽然不知道这个时间流逝是区域性,还是整个世界,但就区域性而言,也很恐怖了。

    明殊照了照镜子,完全张开,已然是个亭亭玉立的大美人。

    整个盟主府陷入诡异的恐慌中。

    不止盟主府,附近的所有百姓都陷入恐慌中。

    就像做梦一样,一睁眼发现自己老了……

    这个时间流逝,在老人和孩子身上体验得更透彻,蹒跚学步的幼童,忽然成为五六岁的孩童。精神抖擞的老人,忽现满头银丝。

    “盟主……这……这怎么回事啊?!”包子倒没多少变化,估计是正值壮年。

    “不知道。”

    直觉告诉她,这件事跟她脖子上这东西有关系,和容离有关。

    明殊摸了摸脖子上的东西,突然觉得这东西有点沉重起来。

    “让大家都待在府里,我出去一趟。”

    “盟主!”

    包子的叫声被明殊甩在身后。

    她往之前发出白光的地方赶去。

    -

    容离握着天启,点点金芒从他指缝里渗透而出,之前还显少年的脸庞,此时已然是成年男性带着侵略性的俊美。

    他睨着半跪在地上的洛宴。

    此时的洛宴犹如一个风烛残年的老者,满头白发,脸上褶皱遍布。

    洛宴正无声的笑,随后是低笑,紧接着就是放声大笑。

    直到他快喘不过气才停下。

    “原来你已经掌握天启的用法。”

    容离嗓音淡淡:“托媳妇的福。”

    “天生天杀,原来是这个意思……”洛宴带着未尽笑意道:“那你给她的是生了?”

    容离没回答。

    显然是默认。

    “你可真是大方。”

    容离理所当然:“对我媳妇,自然的。”

    “……”单身狗很扎心。

    “咳咳咳……”洛宴捂着胸口,喘气有些困难:“时间要到了啊,不过……你用了天启,这世界怕也支撑不了多久,那就回见。”

    洛宴垂下眼帘。

    片刻后,他猛地抬起头。

    容离皱眉:“你又想干嘛?”要死了还不安份。

    “……通道好像封闭了。”

    “什么?”上次通道才封闭一次,这才多久,怎么又封闭了?

    容离叫系统,然而系统只有初始反应,除了程序设定好的,问什么都没法得到回音。

    他来之前还和系统说过话……

    “我靠!”洛宴挣扎着爬起来,直接爆粗口:“完了,我踏马这下要被传到哪里去都不知道,祁御你踏马回去了赶紧找人救我!!”

    容离皱眉:“你都回不去,我怎么回去?”

    洛宴:“……”

    两人大眼瞪小眼。

    “别以为我不知道!”洛宴突然道:“你肯定能回去!”

    “谢谢你这么高看我。”祁御没好气的道。

    “你少公报私仇,你不把我弄回去,我诅咒你打一辈子光棍!!”

    “呵呵,我有媳妇。”

    “……”你大爷!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