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79.第979章 盟主赐教(24)

    盟主府。

    “盟主,盟主有消息了……”阿虎屁颠屁颠的跑进院子,见容离也在,冲他挤眉弄眼,但旋即就冲到明殊面前:“那个帷帽男,刚才出现在城东的药铺。”

    明殊睁开眼,看向阿虎。

    阿虎抹了抹额头上的汗水:“咱们的人亲眼看见的,立即回来报了,现在正跟着他呢。”

    那个帷帽男……魔教教主的师兄。

    明殊没什么动作,不代表她什么都忘了。

    上次的事,还没个结论呢。

    “带路。”

    “盟主,我……”

    “待在家里。”

    容离站在院子里,目送明殊和阿虎离开,他左右看看,这个院子里,明殊一般不让人进来,他立即回房换一身衣服,然后偷偷溜出盟主府。

    但是街上已经不见明殊的踪迹。

    城东……药铺……

    容离按照这两条线索,找到城东。

    城东属于繁华地段,这里的药铺好几家,容离不知道明殊在哪一家,只能慢慢的找。

    “殿下。”

    容离的去路被人拦住。

    他看向拦住自己的男人,眉头蹙了一下,随后展开,微垂下头,肩膀也跟着下拉。

    瞬间转变成一个好欺负的小可怜。

    “你……你找我做什么?”

    “殿下,您还记得自己的任务吗?”男人语气冷硬,嘴里喊着殿下,态度却没一点恭敬。

    “当初让您进府,现在却一点动静都没有。”

    “你们也没有联系我啊……”当然不是他们没联系自己,而是被他给解决掉了。

    他怎么可能给他们传递媳妇的消息,天真!

    “什么?”男人惊讶:“怎么会没人联系您,我们可是给您传了好几次消息,您一点回音都没有。”

    “我……我不知道,我没收到。”MMP要不是这里是大街,弄死你个小婊砸。

    竟然敢这么跟老子说话!

    老子横的时候,你还不知道在那里呢!

    男人打量容离几眼,估计也觉得他不会说假话。

    毕竟这位殿下……

    就是一个受气包,哪有胆子隐瞒,也不知道上面,为什么这次要让他来……

    难道是因为他这样子,容易让人相信?

    男人费解归费解:“这件事下官为查清楚,现在盟主府里什么情况?”

    容离瞎扯一阵,将男人糊弄过去。

    盟主府的情况其实和外面传的差不多,容离也不用糊弄太多。

    “既然盟主已经和他们闹翻,也正好……”男人顿了顿:“不过,那个小丫头片子,真的有外面传闻的那么厉害?”

    容离摇头:“我不能去前面,但是每次有人来,盟主府大半的人都会出去。”

    男人自动理解为,那都是夸大其词,其实是盟主府的联手的结果。

    男人左右看看:“殿下随下官过来一下。”

    男人用的陈述句,不是征求容离的意见。

    容离垂着头翻白眼。

    “嗯。”

    男人点点头,带着容离往另一边走。

    他走得偏僻,容离嘴角缓缓上扬,眸底邪气侵占清澈和纯良。

    砰!

    前面的男人身子一僵,往前扑去。

    容离扔掉手里的石头,一脚踹在男人身上。

    让你在老子面前装!

    MMP媳妇都不知道到哪儿去了……

    【叮咚!扣除积分50!】

    容离:“……”

    你再说一遍?

    【叮咚!扣除积分50!】

    容离炸毛。

    凭什么啊!你不给老子说出123来,老子今天跟你没完!

    【九少,您这次的人设,是绝对不可能杀人的,您借刀杀人还有操作空间,您这……这真的不怪我。】系统瑟瑟发抖。

    容离:“……”

    他这不还没死吗?!

    【真没死,您还得崩人设,被扣积分。】

    吓得容离赶紧上去补两刀。

    将尸体解决掉,容离回到正街上,这次不用她去找,一眼就看到和帷帽男动手的明殊。

    两人在房顶上。

    下面是盟主府的吃瓜下人。

    这群白痴,就不知道去帮忙吗?

    容离望着房顶上的人,每次明殊身子一晃,容离也跟着紧张,摔下来怎么办。

    帷帽男被明殊手中的旗帜卷住,朝着下面一甩,帷帽男从空中掉落。

    帷帽男在空中一百八十度翻转,想稳住身体。

    下一秒,整个人又朝着地面砸去。

    帷帽男砸在地上,身子弯曲,呈单膝下跪的姿势,他伸手摸了一下腰间,满手血。

    谁偷袭他?

    明殊从房顶跳下来,将旗帜往肩上一扛,旗帜无风自扬,少女姿势帅气又潇洒,恍如战场上运筹帷幄的将军。

    将军含笑的声音缓缓响起:“何必行这么大的礼,你输得不亏。”

    帷帽男脑袋抬起,应当是在看她。

    但是黑色的帷帽挡住他的脸,看不到表情。

    “呸。”

    帷帽男唾弃一声。

    旗帜在明殊手中旋转一圈,旗杆打向帷帽男,往上一挑,帷帽男帽子脱落,露出一张俊朗的脸。

    旗杆抵着他胸口,往后压,帷帽男无法和那力道抗衡,整个人倒在地上。

    明殊抬脚踩住他胸口:“上次的暗器是你指使人发的吧?”

    帷帽男暗中用劲,踩着他的力量,犹如泰山压顶。

    他放弃挣扎,冷哼一声:“是又如何。”

    “谁指使你的?”

    帷帽男神情有一瞬间凝滞:“没人指使我,是我想杀了你们这群道貌岸然的家伙。”

    “你想杀我们,怎么不用无药可解的剧毒?”

    “……”帷帽男半晌才咬牙:“我穷买不起!”

    “……”

    明殊抄起旗杆就往他身上招呼:“你骗三岁小孩呢?你这样的人买不起,不知道偷?不知道抢?你跟我说穷买不起,那你跟皇室卖什么命,你脑子是不是被狗吃了!”

    帷帽男被打得直抽气。

    这女人……

    竟然像教训小孩那么抽他。

    但是好踏马的痛。

    那杆子上像长了刺。

    “够了!”

    帷帽男被打得火冒三丈,咬牙切齿的道:“是有人让我这么做。”

    “谁?”

    “不认识。”

    明殊想了想:“目的?”

    “我哪儿知道,我们不过各取所需。”帷帽男冷笑。

    这作风……不像洛宴啊。

    洛宴那蛇精病应该亲自上场……

    不!

    她并不了解洛宴。

    就像她也没多了解祁御一样。

    *

    #求雨后春笋味的票票#

    来吧小可爱们!

    月票投起来!

    爱你们,比个心!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