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69.第969章 盟主赐教(14)

    容离脸色发烫的给明殊上好药。

    他瞄一眼明殊胸口:“你那里是不是也受了伤?”

    明殊当时背对着他站,他不确定那一剑有没有刺进她胸口,但是她衣服上好多血……

    “你要看?”明殊笑。

    容离咬咬牙:“看。”

    明殊逗他:“那你自己脱吧,我手没力气。”

    容离:“……”

    容离哆嗦着手解明殊的腰带,胸口的位置偏下,就这么脱不下来。

    他垂着头,尽量避开明殊的视线。

    手指拉着衣襟,慢慢的往下。

    白皙的肩头下,只有细腻的皮肤,没有任何伤口,不过沾了血,不知道是不是衣服外渗透进去的。

    再往下,就……

    容离唰的一下帮明殊拉上衣服。

    明殊抿唇轻笑:“诶,你刚才为什么哭?”

    “我……没哭。”容离扭开头。

    “那可能是我看错了,也是,你怎么会为我哭呢。”

    容离表情空白一瞬。

    “我……担心你。”

    明殊语气随意:“担心我做什么,又死不……”

    容离突然伸手捂住明殊嘴,两人距离拉近,容离甚至能看清自己此时在她眼中的样子:“不要乱说。”

    手心里的触感,犹如一片羽毛刷过,酥酥的,麻麻的。

    他慢慢的放下手,撑着床榻,贴近明殊,轻轻的印在她唇上。

    接下来容离似乎不知道该怎么办,就这么瞪着眼,看着明殊。

    明殊要不是确定她没搞错,都怀疑这人不是那小妖精。

    演技简直要突破宇宙了。

    不得了不得了。

    不给他颁个奖,简直对不起他的演技。

    明殊捂住他的眼,身子一侧,将他压倒在床榻上。

    容离在明殊伸舌尖的时候,突然挣扎起来,明殊松开捂他眼睛的手,容离瞪大眼,一副被欺负得惨兮兮的模样。

    “盟、盟主……”容离捂着嘴,磕磕绊绊的叫她。

    “怎么了?”

    “你你……你为什么……”

    “接吻不都这样?”

    “……”容离似乎打开新世界大门,就那么愣在那里。

    “接受不了?”

    容离睫毛直颤,他慢慢的挪开手,可怜巴巴的道;“可……可以不那样吗?我……我……我以后再学行不行?”

    明殊哼笑一声,翻身坐到旁边。

    容离身上的重量没了,他又愣了几秒,片刻后拽了拽明殊的衣袖:“你生气了?”

    “我生什么气?”她只是饿的,刚才那两个包子完全不管饱,没力气逗他。

    容离爬起来,从后面抱住她:“你别生气,我……我们再试一次……我不会像刚才那样了……”

    “不来了。”明殊扣着他手腕:“乖,去叫包子过来。”

    容离僵在那里。

    明殊半晌没听见他声音,也没松开他,结果肩膀上就湿漉漉的。

    怎么又哭了啊喂!!

    刚才她说什么了?

    她只是想叫包子给自己弄点吃的过来!!

    不是这小妖精脑补了什么?!

    你踏马这个位面是抽到哭包小可怜吗?

    明殊拉开他的手,转身看他:“又哭什么?我真是服了你。”

    容离就保持泪眼汪汪的模样。

    就哭……个屁。

    MMP停不住。

    泪腺坏掉了。

    这破人设,到底是谁设计的,简直有违人道。

    老子这么帅的天才,竟然要在这里卖哭。

    明殊头疼,将人搂进怀里,低头下去。

    容离抽噎一下,唇瓣微张,明殊顺势撬开他唇齿。

    “恶心吗?”

    一吻结束,明殊趴在他身上问他。

    容离半张着微红的唇,片刻后摇头。

    “那还哭吗?”

    容离又摇了摇头。

    “那你现在可以去帮我叫包子了吗?”

    容离点点头,仿佛壮了胆:“叫他做什么?”

    “我要饿死了。”明殊道:“我刚才打了一架,你还要吸我精气,我是神仙也遭不住啊。”

    容离脸色蓦地一下红了,手忙脚乱的下床,衣服都不整理下,就那么跑了出去。

    明殊扶额……

    药丸。

    厨王没带过来,包子只能让飞虎门门主弄了一点吃的过来。

    果然包子送吃的过来,视线就不住的往明殊和容离身上瞄。

    明殊看他:“审出来了?”

    包子摇头:“没……”

    “那还不去审?”

    “……各大门派的人都有,我们这么绑人,他们很愤怒。”包子弱弱的道。

    明殊眼皮都没掀一下:“谁有意见,让他们来找我。”

    包子:“……”经过那一战,谁还敢来找你。

    明殊筷子点着鱼头,声音不轻不重:“审不出结果,他们都别想好过。”

    筷子插入鱼头中。

    包子:“……”

    这件事也不一定是冲盟主来的,当时那边那么多人,暗器又没有任何针对性。

    放在之前,盟主宁愿多吃两盘桂花糕,也绝不愿意去审如此麻烦的事。

    怎么盟主这次就如此在意?

    “还不去?”

    包子咽了咽口水,一溜烟的出了房间。

    “站着不累?”

    “不累。”容离摇头。

    “站着显得比我高还是怎么的?坐下。”烦人。

    “哦……”

    明殊今天搞那么大一出,又受了伤,也没人敢来打扰她。

    明殊洗漱一番,直接上床睡觉。

    容离站在床边。

    “上来。”明殊往里面挪了挪。

    容离假惺惺的扭捏一下,然后就非常怂的爬上床。

    当然,作为一个小可怜,就算爬上床,他也只能躺着——等临幸。

    然而明殊并没有临幸他的意思,只是靠在他怀里。

    容离将胳膊放在明殊脑袋下,让她睡得更舒服。

    “盟主……你没有担心的人吗?”

    “没有。”

    “……哦。”

    房间静了一会儿。

    “我现在算你什么……人?”

    “你想当我什么人?”

    容离手环过明殊腰身,两人间的缝隙被挤压得一丝不剩:“我想……成为盟主在乎的人。”

    “呵……”

    “盟主、笑什么?”有什么好笑的,老子就是这么有远大理想的天才。

    理想是什么?

    他的理想是她。

    “天黑了,少做白日梦。”

    “盟主不在乎我没关系,我在乎盟主,以后盟主也会在乎我。”

    “是是是,晚上也可以做梦。”明殊低笑:“你还先学会怎么做好一个暖床男宠该做的,再谈其它吧。”

    容离:“……”

    暖床什么?

    男宠?

    她竟然把自己当男宠?

    有老子这么好看的男宠?

    MMP……

    系统,有没有男宠速成攻略?

    *

    #求琥珀鸽蛋味的票票#

    系统有没有票票!

    给我来一打月票!

    月票月票月票月票!

    求月票,求打赏,求……宠幸T^T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