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67.第967章 盟主赐教(12)

    明殊没怎么细问过这件事。

    各派的人也乐得她不追问,自然不会凑上来跟她说细节。

    这会儿听着,好像有点不对劲。

    那把剑真要是那么好拿,这群人用得着在这里,假惺惺的比试?

    “那把剑,不会有什么问题吧?”

    飞虎门门主咳嗽一声:“也不是什么问题,就是……就是拔不出来。”

    明殊:“……”

    就说他们怎么会如此大方,找这么多人来打擂台。

    明殊道:“那比什么,让这些人挨个去拔就好了。”

    飞虎门门主:“……”好像有点道理。

    呸!

    “各大门派的精英都试过,没人能拔出来,神剑四周有一股很强劲的力量,实力如果不够,靠近神剑都难。”

    所以当然要找通过比试,找出实力强的人。

    明殊啧一声:“万一人家就喜欢弱不经风的呢?”

    “怎么可能,普通人靠近那里应该就会被弹飞……”他们都是内力护体,才能靠近神剑。

    “你又不是神剑,你怎么知道它怎么想的?”

    “……”

    “要不我们偷偷去拔,然后拿来卖如何?我和你三七分,我七你三,不能再多了。”

    “……”

    飞虎门实力不强,他能主办这次的擂台赛,都是因为洛城的地盘是他的。

    所以他一开始就已经做好,得不到神剑的打算。

    但是……

    盟主这么一说,他突然有点心动。

    得不到神剑,能赚一笔也好……

    不对不对,他要是这么做了,那可不把所有人都给得罪了?

    飞虎门门主摇头,并拉开和明殊的距离。

    这个盟主有毒。

    差点就被忽悠走上不归路。

    明殊软进椅子里,兴趣缺缺的开始看擂台赛。

    肩膀上突然搭上一双手,轻轻的给她揉肩,力道不轻不重,很舒服。

    明殊侧目。

    容离被她看着,动作顿了一下,压低声音:“盟主……力道是不是不合适?我轻点?”

    明殊含糊一声:“挺好。”

    擂台赛是真无聊,明殊都缩在椅子里睡了一觉,上面还在你一下,我一下的打着。

    “他是谁?”

    “怎么穿成这样……”

    “从头包到脚,什么都看不见……”

    人群突然骚动起来,明殊抬眼看去,擂台上的男人,全身裹着黑色袍子,帷帽挡住此人的脸。

    从身形上看,应当是个男人。

    男人对面是刚才守擂成功的人,帷帽男从黑袍下抬起手,寒芒从对面那人眼中闪过。

    那人还没回过神,已经被人打出擂台。

    “噗……”

    “师兄,师兄你没事吧?”

    “师兄你怎样!”

    一群人围拢过去,那人受伤不轻,同门给他点穴止血,稳住他乱窜的内力。

    “你使诈!”有人操着擂台上的帷帽男怒吼:“还没喊开始,你就动手,卑鄙小人。”

    “有本事露出真面目,遮遮掩掩算什么英雄好汉。”

    帷帽男站在擂台上,对于下方的叫嚣声,毫无反应。

    受伤的同门很气愤,将目光转向明殊这边:“盟主,各位掌门,长老,这人破坏规矩,取消他的资格!!”

    众人还没说话,明殊幽幽的道:“上了擂台就是正式开始,打招呼只是你们自己不成文的规定,但并不是擂台赛的规定,所以他不算犯规。”

    这和离开擂台就代表擂台赛结束一个道理。

    只是这些武林中人,讲情义,讲脸面,非得装模作样的自报家门,显得各自非常有修养。

    众人:“……”

    你哪边的!!

    你!哪!边!的!

    “嗤……”帷帽男发出一声嗤笑。

    明殊都开口了,而且她说的也是事实,其余人也不好再说什么。

    “继续吧。”

    帷帽男从第一次上台,到后面,都只出一只手,轻轻松松干掉一群人。

    这个帷帽男很强。

    众人被打得士气低迷,出现短暂的空缺。

    就在此时。

    一道身影从后方飞掠而起,踏空落到擂台上。

    “是卓公子!”

    “卓公子,打他!”

    人群突然叫嚷起来,接着就是连成一片的口号声。

    卓公子和帷帽男没有废话,直接进入对战状态。

    卓公子剑法偏飘逸,招式华丽,但威力也大。

    从帷帽男动用两只手就能看出来。

    两人的身影在擂台上不断闪烁,他们几乎只能看见残影。

    即便什么都看不见,众人还是睁大眼看着擂台上,就怕自己眨眼,就结束了。

    帷帽男的速度慢下来,处于下风。

    “要输咯。”

    “嗯?”飞虎门门主疑惑:“盟主,你说谁要输了?”

    虽然那个帷帽男现在处于下风,但是还不至于输。

    “你们的第一剑客。”

    什么叫你们的?

    你不是江湖武林的一份子啊!?

    飞虎门门主看向场中:“此时卓公子占上风……怎么会输?”

    明殊撑着下巴,语气含笑:“不够心机,不够卑鄙。”

    飞虎门门主:“……”

    砰!

    空气仿佛凝固下来。

    所有人的视线都落在掉下擂台的人身上。

    怎么会……

    输了?

    刚才明明是卓公子占上风!

    飞虎门门主被明殊提醒过,立即想通关键,帷帽男是故意的,引卓公子放低警惕。

    姜玲从人群中跑出来,将卓公子扶起来。

    卓公子摇头,示意自己没事,他看向帷帽男:“你是魔教之人!”

    肯定的语气。

    “魔教的人?”

    “魔教怎么来参加擂台赛?”

    “魔教想干什么?”

    帷帽男将手拢回黑袍下:“魔教的又如何,你们这些自诩武林正道的人害怕了?”

    “呸!我们会怕你个魔头,身为魔教之人混到这里来,你有什么目的?”

    “不要让这魔头跑了。”

    “杀了魔头!”

    各派的人自发的将擂台围起来,含着口号,诛杀魔教。

    帷帽男阴阳怪气的嗤笑:“我现在光明正大的跟你们打擂,你们却要以多欺少,这就是你们的道义?你们口中的正义?”

    “跟一个魔头,讲什么道义!”

    “杀了他!”

    “杀了他,除魔卫道!”

    飞虎门门主看向明殊。

    后者咬着一根黄瓜,见飞虎门门主看过来,她眨巴下眼,很是迷茫,看朕干什么?朕只有一根黄瓜!

    ……她哪里摸来的黄瓜。

    不会是他夫人种在院子里的吧?

    “盟主……你看这……”飞虎门门出声提醒:“这人是魔教的。”

    “嗯,所以呢?”

    “他打擂……”现在大家要灭了他,你倒是说句话啊!!

    “擂台没规定,魔教不能参加。”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