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53.第953章 见鬼神探(33)

    事务所。

    明殊翘着腿,看着蹲在角落的小鬼:“你有什么愿望?”

    “没有!”

    小鬼非常大声的道。

    他现在还不想消失,这女人就没安好心。

    “那我明天再问。”

    “……”

    “叩叩……”事务所的门被人叩响。

    “进来。”

    陈闻推开门进来:“你就不能把外面的东西清理一下?看着怪吓人。”

    “这样才有格调。”

    “什么格调,穷的格调?”陈闻嘴角抽搐。

    “瞎说什么大实话。”

    “……”你赢了。陈闻将手中的文件放到她面前:“这是市长让我转交给你的。”

    “你最近……”明殊顿了顿:“惹事了?”

    陈闻莫名其妙:“我能惹什么事,整天忙案子忙得不知道天南地北。”

    “你后面跟着一串熊孩子。”明殊随意道。

    刚才还什么感觉都没有的陈闻,突然浑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什么叫跟一串的熊孩子?

    熊孩子用一串来形容?

    一串……

    陈闻鸡皮疙瘩起得更多。

    吓人得很。

    陈闻突然像是想起什么:“最近有个小孩失踪案……你真的看到有很多小孩跟着我?长什么样?他们跟着我干什么?他们跟着我,是不是代表都死了?”

    “我哪儿知道。”明殊拆开文件,先一步堵住陈闻的话:“我最近没空,不接案子。”

    “拜托,日行一善功满三千,你不能见死不救,失踪的都是孩子,祖国未来的栋梁!”

    “我讨厌熊孩子。”特别是跟朕抢零食的熊孩子。

    陈闻:“……”

    “再说,说不定不是栋梁,是蛀虫呢?我也算是为祖国做贡献。”

    陈闻:“……”

    你是熊孩子的时候,怎么没人掐死你这个熊孩子呢?

    明殊看完文件,拿上外套就走。

    陈闻:“……”喂喂喂,这踏马是谁事务所,你就这么走了?

    明殊确实没空。

    市长已经从姚父口中审出原主父亲——尸体所在的位置。

    小蝌蚪找爸爸任务,需要找到尸体才算完成。

    所以……

    她要第二次去挖尸了。

    明殊扛着铁锹,哼哧哼哧的往山上爬。

    姚父是不是有病啊!

    埋个人埋到这山上来,他不嫌累得荒吗?

    【宿主,荒郊野外才符合杀人抛尸的设定。】和谐号提醒明殊。

    “弱鸡。真正的强者是不需要抛尸的。”

    【……】无言以对并觉得好有道理是怎么回事?【宿主,我们还是看看小妖精打架,净化一下身心吧。】

    你能想象,在荒郊野外,脑子里全是小妖精打架,而她即将去挖别人尸骨的场景吗?

    千礼爸爸的棺材板都要压不住了!

    好吧,千礼爸爸没有棺材板。

    明殊费劲找到位置,然后将尸体挖出来,系统那边确定任务完成,明殊很想将这堆骨头扔在这里。

    但最后还是费劲将尸骨带下山,又一阵折腾,找了处公墓给埋了。

    朕真是……

    吃饱了撑的。

    好饿。

    找个地方吃东西吧……

    明殊看看萧条的公路。

    奶奶滴熊……吃土吗?

    明殊打电话让顾知来接自己。

    顾知那边听说明殊在公墓,好一会儿憋出一句话:“媳妇……你已经把墓都给我准备好,准备谋杀亲夫?”

    “是啊,打折呢。”明殊气乐了,“所以我给你买了一个豪华型的,高兴吗?”

    顾知:“……”

    高兴个屁啊!

    “媳妇……”许是电话有特效功能,传出来的声音,那叫一个委屈。

    “赶紧过来捡尸。”

    明明是他先提的。

    真不知道这小妖精委屈什么。

    好好的一个大男人。

    霸气点不好吗?!

    这么委屈巴巴,朕怎么怼!!

    气人!

    顾知委屈巴巴的滚过来捡媳妇,顺便带了点心,彻底贯彻零食搞定媳妇政策。

    -

    “顾知!”

    顾知从洗手间出来,甩了甩手上的水,屁颠屁颠的进房间。

    明殊站在床边,手里拿着两本红色的东西:“这是什么?”

    “结婚证啊。”顾知理所当然:“上面不是写了的吗?”

    明殊保持微笑:“我是问,结婚证哪里来的?”

    顾知镇定道:“民政局发的,我是警察,不能办假证的。”

    “我都没去,你就把结婚证领回来了?!”就知道他这几天这么安静,肯定没安好心。

    这踏马的何止是没安好心。

    简直就是包藏祸心。

    顾知往门口退:“媳妇那么忙,我就替媳妇跑了。”

    顾知还是很怕被打。

    所以他随时准备跑路。

    反正证都拿回来,她能把自己怎么样。

    明殊扔掉那两个红本本:“过来。”

    顾知已经退到门口,他摇摇头。

    明殊笑容灿烂:“过来。”

    过去肯定要被打的,老子才不过去呢!

    “你不过来是吧?”

    顾知立即往房间里面走,捂着脑袋:“媳妇……”

    顾知最后抱着枕头,蹲在客厅,唉声叹气。

    这么冷的天,她竟然真的把他赶出来了。

    还是……

    还是把他撩得上不上,下不下的时候。

    怎么可以这么残忍。

    -

    姚家。

    姚父平时干的违法乱纪之事,其实也不少。

    市长让人查他,就查出不少。

    虽然不能让姚家垮掉,但是让姚父进去蹲个十几二十年完全没问题。

    姚父被抓,姚盈就成为姚家支撑。

    姚盈之前也在公司管理,但是她管理的只是一个部门。

    突然整个公司的重担都压在她身上,内部还有虎视眈眈、意图夺权的股东。

    外面有看好戏、随时准备蚕食公司的同行。

    前有狼后有虎。

    姚盈这几天的日子可过得极为艰难,再多的粉底都遮不住黑眼圈。

    特别是看到孟寒和杭杭一家三口,同进同出,她内心更崩溃,恨不得杀人。

    “姚总,银行那边压着不放款,找他们,推脱各种理由不见我们。”

    “姚总,中环集团那边说要中止合作。”

    “姚总,资金再不到位,整个项目就要停了,这个项目现在是重中之重,资金不能缺。”

    “姚总……”

    姚盈脸上阴云密布,在一轮轮的轰炸中,她一拍桌子:“都给我闭嘴,滚出去!”

    会议室的人面面相觑,迟疑几秒,各自收拾东西,迅速跑出会议室。

    “啊啊啊!”

    姚盈掀了面前的东西,纸张纷纷扬扬的从空中落下,空隙间,露出姚盈扭曲狰狞的脸。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