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38.第938章 见鬼神探(18)

    顾知开完会回来,已经很晚。

    他打开办公室的门,里面的灯亮着,女生缩在椅子上,脑袋抵着桌子,明显是睡着了。

    顾知轻掩上门,走到明殊身边,弯腰将她抱起来。

    明殊睁开眼看了一下,随后又闭上眼。

    顾知无声轻笑,抱着她去了里面的休息间。

    顾知将人放到床上,转身去外面拿上档案袋,和衣上了床。

    休息间的床又窄又小,顾知只能将明殊抱在怀里,他才能躺上去。

    顾知心不在焉的看完档案,关灯。

    有媳妇抱着就是舒服。

    黑暗里,顾知寻着明殊脸颊亲了一口,末了有些不解馋,又寻摸着明殊的唇角。

    明殊刚刚酝酿的睡意,被弄得全无,抬脚就踹。

    顾知没防备,咚的一下掉到地上。

    顾知抽一口气:“谋杀啊。”

    明殊一个人霸占了床。

    顾知嘴角抽搐,扒拉着床:“不亲了不亲了,就抱着你睡。”

    顾知软磨硬泡的上了床,可不敢再作,乖乖的抱着自家媳妇睡觉。

    许是太晚了,顾知呼吸很快就平稳下来。

    -

    市长家。

    大厅已经被设为灵堂,正中间是市长夫人的遗像。

    刚办完市长儿子的丧礼,这东西还没撤,又办市长夫人的,整个别墅的气氛都十分压抑。

    明殊没想到陈闻也在。

    “你怎么在这里?打扮成这样,扮卧底呢?”

    陈闻此时穿的是市长家里佣人的衣服,站在人群后,迎接前来吊唁的人。

    明殊突然出现,陈闻吓一跳。

    陈闻迅速打量四周,见没人注意,拽着她去了角落:“这话该我问你吧,你怎么来了?”

    “办案啊。”明殊理所当然的道。

    “办案?谁让你来的?”这个案子很敏感,局里应该不会随便让外人插手。

    明殊朝着大门的方向努了努下巴。

    顾知正和一个男人说话。

    “顾队?”

    这个案子一早就转到省局去了。

    上次的案子结束后,顾知就回了省局,他负责这个案子没毛病。

    有毛病的是……

    为什么他们两个会搅和在一起?

    不是走的上辈子有仇人设吗?

    明殊好奇:“你这卧底什么呢?”

    陈闻脸色黑了黑,怎么感觉她说卧底两个字的时候,有一种蔑视感呢?

    错觉吗?

    “保护市长。”

    市长儿子和市长夫人都是死在家里,凶手敢直接在市长家里动手,可见有多丧心病狂。

    现在又是市长夫人的葬礼。

    他们当然得派人保护市长的安全。

    省局人手不够,所以市局的也被调了过来。

    明殊诚实脸:“凶手那么厉害,真要杀市长,你也拦不住啊。”

    “……”

    不想和她说话。

    不打击人她活不下去是不是!

    陈闻见有人过来,赶紧和她拉开距离:“你不是能看到鬼吗?赶紧去里面看看,能不能见到市长夫人,问问她,是谁杀的她。”

    明殊:“……”

    你以为人人都能成鬼啊?

    真要这样,在看不见的世界,还不得鬼挤鬼?

    明殊进入别墅里面,顾知和市长说话,没时间看着她,所以明殊很快就将整个别墅,能去的地方都转了一遍。

    别墅里十分干净。

    没有见过一只鬼。

    没有鬼,这案子还怎么破?

    朕不想费神去找线索……

    “你们小心些,今天客人多,不要冲撞客人。”

    迎面一个年轻女人走来,正低声吩咐旁边的佣人。

    佣人连连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

    “你……”女人看见明殊,顿住步子,语带疑惑:“这位女士,你怎么走到这里来了?”

    “迷路了。”

    明殊面不改色的瞎说。

    女人疑惑,她家别墅不大,前面还放着哀乐,怎么会迷路?

    “那我带你去前厅吧。”女人也没多纠结,勉强笑笑,做出一个请的手势。

    明殊没有拒绝,跟着女人去前厅。

    女人是市长的儿媳妇,刚和市长儿子结婚不到一年。

    “呕……”

    走到一半,女人突然捂着嘴干呕起来,佣人赶紧上前。

    女人好一会儿才缓过来,冲明殊抱歉的道:“不好意思。”

    明殊盯着她的肚子:“你怀孕了?”

    女人没有否认,点了点头,神情有些落寞和难过。

    刚怀上孩子,丈夫就死了。

    旁边的佣人都是一脸的同情。

    女人收敛了情绪,带着明殊到了前厅,市长和顾知站在一起。

    “爸。”

    “怎么不在房间休息?”市长板着脸。

    女人道:“这位姑娘说迷路了,我带她下来。”

    市长锐利的视线扫向明殊。

    顾知伸手将她拽到身边:“省局请的顾问,自己人,市长不用紧张。”

    市长打量明殊几眼,约莫是觉得太年轻。

    再对比一下同样年轻的顾知,市长只能点点头,扭头去和女人说话。

    顾知拉着明殊往旁边走了两步,也没松开她的手:“你跑哪儿去了?”

    “随便看看。”

    顾知没责怪她的意思:“看出什么了?”

    “没有。”这么大的别墅,竟然一只鬼都没有。

    就连附近都没有。

    有点奇怪。

    “今天来的人多,你一会儿跟我身边,不要乱跑。”顾知叮嘱她:“有什么发现,先告诉我,不要自己一个人去,我会担心你,明白吗?”

    “你是怕我抢你功绩吗?”

    顾知嘴角一抽:“我在你心里是那种人?”

    明殊眉眼含笑:“知人知面不知心,谁知道你心里是怎么想的。”

    要不是此时场地不对,顾知很想用特别的方法堵她的嘴。

    说话怎么就那么欠呢。

    顾知按了明殊脑袋一下,低沉的声音落在明殊耳边。

    “我心里想的全是你。”

    说完,顾知转身往人群中走去。

    明殊站了几秒,慢吞吞的跟上去。

    市长应付前来吊唁的人,明殊和顾知就站在他旁边。

    明殊心不在焉的望着来往的人。

    想吃东西。

    什么时候才结束。

    好饿。

    一群虚伪的人过来寒暄,市长还得说谢谢,累不累?

    做人怎么就不能敞亮点。

    什么时候能吃东西……

    顾知感觉明殊身体靠在自己身上,他侧目看一眼,小姑娘低着头,不知为什么,顾知觉得她有点委屈。

    他看一眼时间,快中午了。

    她是饿了吧?

    突然好心疼啊。

    此时来的人已经少了,顾知低声和市长说一声,然后凑到明殊耳边:“带你去吃东西好不好?”

    明殊抬头,眸子亮晶晶的。

    顾知忍着心底的冲动,带着她离开前厅。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