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36.第936章 见鬼神探(16)

    杨舟展开手里的信。

    字体清秀,一看就是女孩子。

    信有些长,足足两页纸。

    每个字都写得很漂亮,像是主人斟酌又斟酌之后才写下。

    字里行间展现的都是喜欢。

    杨舟上学期间收到的情书很多,他只是觉得这封信写得很真切,可是当他看到落款的时候,整个人都震了一下。

    怎么会……

    “杨舟!”

    办公室里传来声音,杨舟心慌意乱的将那封信收好,推开门进去。

    -

    十三月事务所楼下。

    顾知频繁看时间,他已经在这里等了三个小时。

    三!个!小!时!

    三个小时他能做多少事!

    说不定能抓一个犯人。

    现在他却在破旧的楼底下等三小时!

    这要是让人知道,他的脸往哪里搁?

    顾知不断的深呼吸,告诉自己那是媳妇,不能打不能骂。

    除了忍就只能宠。

    就在顾知耐心快要用尽,街头总算出现一个熟悉的身影。

    走得慢吞吞,恍如一个迟暮之人。

    手里还拖着一根……毛?羽毛?孔雀羽毛?她是去动物园拔人家的尾巴了吗?!

    MMP哦!

    老子在这里等她,她去动物园潇洒。

    刀呢!

    顾知大步走过去:“你知道我等了你多久吗?”

    顾知没发现自己语气里的委屈。

    明殊稍稍抬头,夕阳西下,在男人脸上镀上一层霞光。

    男人眉头微蹙,表情十分不满,眸子里却带着几分委屈。

    明殊突然凑近他,在他唇上嘬了一下。

    顾知:“!!”

    明殊手搭着他脖子,加深了这个吻。

    顾知搂着她的腰,感受唇上的柔软和舔咬,片刻后推开她。

    “你喝酒了?”

    “嗯?”明殊歪了歪头,嘴角微微上翘:“这不就是你想要的吗?推我做什么……”

    她想……

    亲亲他。

    就是这么简单而已。

    顾知脸色黑了黑:“谁让你喝酒的。”

    “要谁让,我想喝就喝。”明殊靠着他:“再给我亲一下。”

    “千岁!”

    “诶,平身。”

    平你大爷的身!

    明殊没给他说话的机会,再次堵住他的唇。

    “……”这女人竟然对他耍流氓。

    顾知心底一阵无力,他拦腰将人抱起,塞进车里,整个人附身过去,寻着她柔软的唇齿纠缠。

    直到两人气喘吁吁,顾知才松开她。

    顾知搂着她,轻声问:“你怎么了,不开心?”

    她今天好像有点失控。

    明殊缩在座椅上,神情略茫然:“没怎么啊。”

    没怎么你突然这么主动!

    以前可都是穿上裤子就不认账。

    拔吊无情的渣女。

    难道……

    又想耍什么新花样?

    “亲你你还不乐意,之前是谁赶着上来的,你脑子有病啊?”

    朕就是想亲你,怎么了!!

    顾知内心炸屏,你脑子才有病,你全家脑子都有病。

    “那你是答应和我在一起了?”

    “没有。”就不答应你,气死你。

    “没有,你亲我?”顾知咬牙。

    “不能?那以后不亲就是了,小气。”

    顾知吐血。

    这踏马是小气的问题吗?

    不和老子在一起,你亲什么亲。

    不要钱的啊!

    “你再亲一下。”

    顾知往明殊面前凑。

    “不是不在一起不让亲的吗?”明殊嫌弃:“不亲了。”

    小白的那封信她也看过,大约是影响到她。

    生而不得,死而执念。

    现在那点情绪已经散得差不多。

    顾知定定的瞧着她,妥协:“不在一起也可以亲行了吧。”

    底线?

    她就是底线。

    明殊唔了一声,勾着他脖子,慢慢的靠过去。

    然而快要碰到他的时候,明殊突然坐了回去,笑着道:“你让我亲,我就亲,我干什么要听你的?”

    朕不要脸的吗?

    顾知:“……”刀呢!

    今天一定要砍死她!!

    明殊见顾知快要炸毛了,身子往他那边一压,准确捕捉到他的唇。

    顾知默默的将刀收回去。

    好几次明殊想结束,顾知都追着她不放。

    明殊手掌不小心碰到某处不该碰的,顾知身子明显一僵,随后就欺身而上,将明殊压在后座上。

    “喂……”明殊推他:“刚才说的可没这个。”

    这踏马要擦枪走火了啊!!

    “别动,乖。”顾知只是压着她,并没其他的动作。

    他将脑袋埋在明殊脖子里,呼吸有些重。

    安静的车厢里,明殊能听见他呼吸里的变化。

    时而轻,时而重。

    嗡嗡嗡——

    手机的震动声,打破一室暧昧。

    声音响了很久,顾知没有接。

    但对方不依不饶。

    顾知抬头,在明殊嘴角轻啄一下,就着这姿势来接电话。

    “嗯……”顾知的声音略嘶哑,但是再开口,已经恢复过来:“我知道了,马上回来。”

    他挂断电话,鼻尖碰着明殊鼻尖,意犹未尽:“你味道真好。”

    不想离开她。

    想做一点更亲密的事。

    可是他怕媳妇跑了,只能一步一步来。

    顾知起身,从前面拎过一个袋子,塞进明殊手里:“先去局里,之后再回家。”

    回家两个字他说得无比自然。

    明殊抱着零食,莫名的看他一眼,顾知扯着嘴角笑:“坐前面好不好?我开车……想你陪着。”

    两人打开车门下去,外面正好有两个大妈,两人衣服虽然正常,可是那有些肿的嘴唇怎么都掩饰不了,大妈的表情那叫一个八卦。

    顾知一路上拉着明殊的手。

    明殊恨不得抽死他。

    一只手朕怎么吃零食!

    顾知却一点松开的意思都没有,直到车子到达警局门口。

    他这辆车不能停在里面,太招摇了。

    “在车里等我,还是跟我进去?”顾知先下车,走到另一边,趴在车窗上问她,最后又道:“还是跟我进去吧。”

    跑了咋办。

    他拉开车门,先将零食袋子拎下车,明殊自动就跟着下来了。

    顾知觉得他媳妇真的是可爱爆了。

    “顾队。”

    “顾队……”

    顾知带明殊进去,路过的警员都是一脸的诡异。

    “顾队今天怎么一脸的……荡漾表情?”

    “他身边那姑娘谁啊?”

    “没听说顾队有对象啊……”

    “我之前在市局见过,就是516案子,好像是市局请的顾问,听说这个案子能破,多亏这个顾问。”

    *

    超甜。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