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30.第930章 见鬼神探(10)

    物业将他们送到7楼,知道自己不宜在场,很识趣的离开。

    陈闻和那青年去敲门。

    顾知站在明殊旁边:“千顾问,我们来打个赌如何?”

    明殊侧目,清澈的眸底映着顾知那张帅气逼人的脸:“赌什么?”

    顾知痞里痞气的笑起来:“就赌,我们谁先抓住凶手。”

    “赌约?”

    “我赢了,你答应我一个条件。你赢了,同理。”

    “什么都行?”

    “什么都行。”

    “行啊。”明殊笑:“你到时候千万不要哭。”

    “哼。”到时候哭的指不定是谁!

    陈闻就敲个门的功夫,后面这两位已经谈好赌约。

    他回头看两人气氛似乎更诡异了。

    这得多大的仇啊。

    “额……请进。”侯雅芝在家,将他们请进来。

    侯雅芝是个女人,个很高,又是短发,所以在监控看着,才会觉得是个男人。

    刚拿到资料的时候,陈闻也有点怀疑,这不会是查错了吧?

    侯雅芝年纪也不小了,可是她搞艺术的,保养得好,看上去还很年轻。

    “几位警官找我有什么事?”

    侯雅芝给他们倒水,一脸不解的看着他们。

    顾知坐下就专心喝茶,明殊专心吃侯雅芝准备的小点心。

    所以主场的只剩下那个青年和陈闻。

    陈闻先寒暄两句,其后才切入主题:“吕佳琪,候教授认识吗?”

    侯雅芝先是一愣,随后神情落寞,叹口气:“那个孩子可惜了。”

    明殊抽空扫了一眼侯雅芝。

    陈闻:“吕佳琪在5月6号晚上11点,和候教授在欢乐城外面发生过争执,候教授可还记得?”

    侯雅芝似乎听出不对味:“你们这是什么意思?”

    陈闻:“候教授,请回答我的问题。”

    侯雅芝皱眉:“我是和那孩子发生过争执……但是这和案子有什么关系?你们不会以为我和她发生争执就会杀了她吧?”

    陈闻安抚:“候教授我们只是例行询问,你不要紧张。”

    侯雅芝深呼吸一口气,沉了沉心神:“是,那天我是和她发生过争执,那天我们系的一个老师过生日,请大家去欢乐城唱歌。”

    侯雅芝说她只是碰巧看到吕佳琪,这孩子一直很乖,她怕和人学坏,上前劝了两句,谁知道吕佳琪不听。

    她又喝了点酒,情绪有点激动,言语不当,所以就起了争执。

    而且吕佳琪是在他们发生争执后十天才出事,侯雅芝不知道这两件事有什么关系。

    “可以四处看看吗?”

    顾知突然出声。

    侯雅芝坦荡的点头:“可以,请随意。”

    侯雅芝没有伴侣,一个人住。

    家里的东西也只有她的,没有出现突兀的东西。

    明殊起身出了门,蹲在楼道里和她上来看见的那只鬼聊了会天。

    陈闻几人没多大会儿也出来。

    大家一起下了楼。

    陈闻道:“侯雅芝有嫌疑,她和吕佳琪争执过,又隐瞒这件事。而且资料上显示,她的哥哥是医生……”

    等陈闻说完,顾知看向明殊:“千顾问,你发现什么了?”

    明殊:“我为什么要告诉你?”

    顾知笑了下:“那就期待千顾问大展身手。”

    “呵呵。”

    陈闻:“……”为什么他有点听不懂这两人在说什么呢?

    拜托我们是在破案!

    你们能不能认真点!!

    顾知带着那个青年走了,一点和陈闻交流一下的意思都没有。

    陈闻半晌才问明殊:“他是不是看不起我们?”

    明殊将自己摘出去:“他只是看不起你。”

    陈闻:“……”

    陈闻郁闷一会儿:“你觉得侯雅芝的嫌疑大吗?”

    “她不是凶手。”

    陈闻瞪大眼:“你怎么知道?”

    明殊慢悠悠的道:“给我买盒巧克力我就告诉你。”

    陈闻:“……”

    明殊抱着巧克力,一边剥巧克力一边道:“5月16那天她没作案时间,她隐瞒自己和吕佳琪争执的事,大概就是为了避免麻烦,因为一旦说了这件事,你们就会细查她5月16号在做什么。”

    陈闻奇怪:“她在做什么?”

    为什么不能让警察知道?

    明殊:“她在做什么跟案子无关,你没必要知道吧?你再给我买盒巧克力,我也可以告诉你。”

    陈闻满头黑线。

    店家看着蹲在架子旁的两人,这两人干什么呢?!

    陈闻再给明殊买一盒,明殊将那只鬼告诉她的事说了一遍。

    “这事是人家的隐私,你可别出去乱说。”明殊又加一句。

    侯雅芝一个教授,要是被人知道,自己和学生搅和在一块,肯定会闹出大事。

    严重有可能丢了工作。

    “我是那么无聊的人?”陈闻翻个白眼,他往明殊身边凑了凑,压低声音:“你真的能看到鬼?”

    “嗯,你后面就有一只。”

    陈闻浑身一寒,扭头看向后面。

    鬼没有。

    老板有一只。

    老板叉着腰,凶神恶煞的看着他们。

    陈闻:“……”

    陈闻虽然还是不太愿意相信明殊能见鬼,可是明殊那些消息来源很诡异,他心底开始动摇。

    陈闻拎着包子,皱着眉头道:“侯雅芝没有嫌疑的话,线索又断了……”

    也不知道顾知那边发现什么没有。

    “也不是。”

    “什么?”

    “你到底是怎么坐到这个位置的?以前破的案都是配合官方宣传吗?”

    “……”什么玩意?配合官方宣传是什么意思?说他作假?

    这个案子本来就棘手。

    没看到省局都来人了吗?

    怎么是他的能力有问题?

    “晚上请我吃什么?”明殊突然问。

    “我为什么要请你吃?”

    “你请我吃什么,将决定我告诉你多少东西。”明殊胸有成竹的微笑。

    “……”

    陈闻大出血一次,明殊吃完饭将陈闻带回事务所。

    这两天一直呆在外面,明殊发现事务所大门上竟然被红色的油漆写了‘骗子骗钱’这类的威胁语。

    “你惹麻烦了?”陈闻忍不住问。

    这事务所屁大点,也不知道哪些人愿意找她。

    明殊镇定自若的开门:“没有麻烦的人生,怎么能鸡飞狗跳。”

    陈闻嘴角一抽。

    她这都什么歪理。

    事务所和他上次来几乎没什么变化,可见她压根没收拾过这里。

    唯一的变化大概是挂在墙上黑板,上次来上面还贴的是一个女人的照片,和一些乱七八糟的路线图。

    这次上面竟然空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