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22.第922章 见鬼神探(2)

    “叩叩……”

    有些破旧的门被人敲响。

    明殊放下搁在桌子上的脚,起身去开门。

    “请问是千岁女士?”

    明殊瞅着外面穿着整齐笔直的警察,回头看一眼蹲在角落的男鬼,半晌才回头看他,“我犯法了?”

    面前的女孩模样乖巧,头发柔顺的披在肩头,此时正一脸迷茫加无辜的看着他。

    身后的房间,从外面都能看出来一团乱。

    陈闻也有点发怵,他低头看看手机上的照片。

    确定自己没走错。

    “你就是千岁女士?”这名字也怪怪的。

    “啊。”明殊将门打开,“我这儿还有其他人吗?哦,对,有只鬼。”

    陈闻是无神论者,他往房间里面看一眼,下意识的觉得这女孩儿诓他。

    那只鬼已经飘到陈闻身边,像围观新奇物件。

    这个世界的鬼很奇怪,他们就像一团无色无味的空气,没有其余世界那种,鬼站在身边,就会觉得冷的情况。

    更不会有鬼能伤人的情况,反正原主是没见过。

    陈闻看不到鬼,也没多纠结,简单的做个自我介绍,“千岁女士,我是市局的刑警陈闻。”

    “找我干嘛?我哪儿犯法了?”原主应该……没有做过什么犯法的事吧?

    陈闻摇头,“没有没有,我来找你,不是犯法的事。”

    “哦,我还是犯过法?”

    陈闻:“……”

    能不能好好聊天!

    他那意思难道不是她没犯法吗?

    陈闻看看外面狭小的空间,咳嗽一声:“千岁女士,不如我们进去聊?”

    明殊转身往回走,“关门。”

    陈闻看看几乎摇摇欲坠的门,小心的关上。

    他怕力气大了,这门就倒了。

    房间里比他看到的更小,他觉得他们警局已经够小够乱,可这里……简直是让人不知道从哪儿下脚。

    房间没有多余的椅子,而对面的主人,显然没有招呼他坐,或者倒杯水的意思。

    陈闻微微吸口气:“千岁女士是这样的,我们有一个案子……”

    “你们警察的案子找我干什么,我又不是警察。”

    明殊打断他。

    陈闻把那句话说完:“……需要千岁女士帮忙!”

    “找错人了吧?”

    明殊下意识的接话,但转瞬原主的记忆就浮了出来。

    原主曾帮着警局破过几起案子。

    依靠她看得见鬼的能力。

    常人看不见的,鬼却能看见。

    中间人是本市大学的一位教授,怎么认识的暂且不说,总之就是因为这位教授,原主才会帮忙。

    而那位老教授也答应,帮她找她父亲。

    可是去年,那位老教授已经过世。

    所以她和警局的联系就断了。

    剧情里,差不多也是这个时候,有人来请过她,不过原主拒绝了。

    “没有啊,你是千岁女士吧?”陈闻肯定,“我找的就是你。”

    可能是怕明殊不信。

    陈闻赶紧道:“我老师是周理教授,这地址是我师母给我的,我知道找你有点突兀,但是……”

    周理,便是那位老教授的名字。

    明殊挥挥手,“行了,如果是案子,找我帮忙是收费的。”

    即便是老教授,原主都是按照市场价收费。

    毕竟她要吃饭。

    现在更要收费,不然朕喝西北风吗?

    “额……”

    陈闻看看这寒酸的地方,暗自抹了一把汗。

    “钱没问题。”

    “你不怕我是骗子?”明殊挑着眉问。

    市局的案子……怎么也得是重案。

    虽然有时候警局会请外援,但是她这样一个来路不明的外援,是个人都不会请吧?

    “现在局里没有突破口,大家都试着找外援,既然师母给我推荐你,我总得试试看。”

    “行吧,谈谈价。”

    “……”

    这话题是不是转得有点快?

    -

    最近市里发生好几起凶杀案,论坛和新闻上各种消息不断,闹得市民人心惶惶。

    市局要求他们尽快破案。

    可他们一点线索都没找到。

    受害者皆为女性,年龄在16岁至25之间,除了女性,她们没有任何共同点。

    年龄不同,生活背景不同,有学生,有白领,也有特殊行业的……

    但是死相都极惨。

    陈闻给明殊看了几张可以对外看的照片。

    确实很惨。

    满身的血,被随意的丢弃在荒地,腹部被塞了奇怪的东西,有的是石头,有的是衣服,还有塑料袋。

    “变态呀。”

    明殊放下照片,吃点薯片压压惊。

    陈闻嘴角一抽。

    他看到这些照片就吃不下东西……

    “每个受害者都被侵犯过。”陈闻将注意力转移到照片上:“但根据法医检测,不是……那个……”

    可能碍于明殊一个小姑娘,陈闻下意识的模糊了。

    “咳……凶手具有极强的反侦查能力,现场处理得很干净,我们找不到一点证据。几起案子发生的时间也没有规律可循,仿佛只是凶手随意而为。”

    这个案子上面不断施压,他们这边却一点进展都没有。

    正巧又赶上周理老教授的忌日,他去的时候,师母问了他两句,他就说了。

    谁知道师母就让他来找面前这个小姑娘。

    他是看不出来她有什么特别之处……

    但是师母总不能诓他吧?

    “也许凶手就是随意而为呢?”

    “不可能!”陈闻立即否决,“受害人被开膛破肚,是用极其专业的工具,受害人肚子里的东西……也不是案发现场附近的东西,明显是凶手带来的。如果他只是随意而为,怎么会带这些作案工具。”

    “变态的思维你别猜。”明殊起身。

    陈闻看她,“你要去案发现场看看吗?”

    明殊语气随意:“六年半,晚餐时间,我要去吃饭了。”

    任何事都不能打扰朕和零食约会。

    陈闻:“……”

    吃饭的时候,陈闻接了两个电话,都是汇报进展,显然陈闻的职位也不低。

    借着店里的光,明殊瞧他好几眼。

    陈闻长得还挺帅,许是常年在外面跑,肤色是健康的小麦色,薄唇微抿,眉头轻蹙,修长的手握着手机,不断的回着信息。

    明殊低头继续吃东西。

    陈闻的电话又响了。

    “喂。”陈闻下一秒就站了起来,“在什么地方?”

    那边极快的说了几句,陈闻挂断电话:“又发生一起,你正好跟我一起过去看看。别吃了,赶紧走吧!”

    明殊捞最后一块排骨,“不能浪费食物,反正人都凉了,你赶这么急也没用啊。”

    陈闻:“……”

    幸亏这货没做警察。

    不然一定会被打死。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