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20.第920章 西风番外(完)

    穆曦和明殊认识,是在一座桥上。

    当时是晚上,穆曦也不记得几点,只记得很晚很晚,桥上几乎都没车子通过。

    她站在桥上,准备自杀。

    那个时候,她是真的觉得活不下去。

    父母的冷漠,亲戚的叫骂,同学的轻蔑羞辱。

    她觉得这个世界都是灰暗的。

    “诶,小姑娘,这么跳下去很难受的。”

    就是那个时候,她听见一个声音。

    她扭头便看见了那个女生。

    女生骑着一辆自行车,脚尖点着地面支撑,正歪着头看她,满脸的笑容。

    她从没见谁对她这么笑过。

    轻轻柔柔。

    像柔软的风。

    拂过她不安惶恐的心。

    那一刻,穆曦退缩了。

    她退回来,蹲下大哭。

    “哭什么?”

    “没人在乎我。”穆曦哭着道:“没人喜欢我,没人会在乎我,我没用,我连死都不敢。”

    “没人在乎你,那就自己在乎呗。”女生蹲到她旁边,“如果自己都不在乎自己,还能指望谁在乎你。”

    “你不懂……”

    “行行行,我不懂。别哭了,请你吃糖。”

    穆曦看着递到她面前的糖,鬼使神差的接了下来。

    糖是甜的。

    甜到心里。

    “心情不好就吃东西。”女生拍了她脑袋一下,“给你一颗我很大方了,这可是我的命。”

    命?

    穆曦不懂,一颗糖,怎么就是命?

    穆曦看着她骑上自行车,片刻后又下来,望着她,“小姑娘,能帮我推下车吗?我再给你一颗糖如何?”

    “哦……”

    穆曦起身,去推自行车。

    车胎可能漏气,难怪她不骑了。

    她抱着零食,慢吞吞的和她并肩走着。

    夜半三更,穆曦觉得自己当时是疯了,跟着一个陌生人走了那么久。

    但就是那次认识后。

    她之后很长一段时间,都和她在一块。

    喜欢吃东西,也是从她哪里学来的。

    她没教她什么东西,可和她在一起,她总是会忘记烦恼,忘记家里的一切。

    那个时候她觉得……

    美食真的能治愈一切。

    她也知道她身体不好,因为有一次她犯病,自己就在她旁边。

    将她送到医院的时候,穆曦以为她活不下来。

    奇迹的是,她活下来,连医生都觉得是奇迹。

    医生让她住院,她却躺了两天就收拾东西出院。

    后来她又待了一个月,跟她告别。

    穆曦只知道她是哪里人,叫什么,其余的一概不知。

    大学填志愿的时候,鬼使神差的填下这座城市。

    大学期间,她一直在打听,然而她和她年龄相差太大。

    茫茫人海,她哪里能找到人。

    直到不久前,在医院遇见一位患者,无意间听见来看他的人,提到简兮这个名字。

    她仔细打听过,他们口中的简兮,跟她要找的简兮,应该是同一个人。

    简兮同名有可能,可是同名又同样有心脏病,就不太可能。

    她鼓起勇气问了那位患者。

    然而那位患者却告诉她,她死了很多年了。

    穆曦抿着唇角,“如果不是简兮姐姐,我大概早就是一堆白骨。简兮姐姐是一个很温柔的人。”

    叶西风笑:“她才不温柔。”

    穆曦皱眉,想要反驳。

    可是她并不清楚他们之间什么关系,所以穆曦将话咽了回去,垂头看着墓碑。

    时间在这一刻恍如静止。

    “西风。”

    叶西风回头,语气淡淡:“来了。”

    来人西装革履,格外郑重。

    穆曦惊得往叶西风后面退,主动让出位置。

    简舒望了她一眼,视线又滑到叶西风身上,叶西风已经回过头,没有介绍穆曦的意思。

    简舒将东西放下,除了鲜花还有许多吃的。

    “西风,你也不小了。”简舒和叶西风并排而站,“该放下的就放下吧。”

    叶西风手指微不可查的颤抖一下,“简舒哥为什么不结婚?黎乐等你了那么多年……”

    黎乐……如今已经是上市公司董事长的黎乐,追求者更是无数。

    可她和简舒的关系,暧昧又模糊。

    说是情侣,两人又分得很清。

    说是朋友,又已经超出朋友的范畴。

    简舒沉默许久。

    “婚期定了。”

    叶西风猛地侧目。

    简舒看着墓碑露出一个极淡的微笑。

    穆曦不知该不该走,踌躇片刻,最终还是走了。

    穆曦站在远处,望向站在墓前的两个男人。

    她抬头看着天空的悠悠白云。

    “简兮姐姐,在乎你的人,很多呢。”

    穆曦垂下头,一步步的走向山脚。

    -

    叶西风从墓园回来,已经是晚上。

    他携着一身寒冷进屋。

    叶父坐在沙发上抽烟,这两年叶父抽烟越来越厉害,叶西风也劝不住。

    “爸……”

    叶父看他一眼,“你和穆曦说什么了?她怎么要走?”

    穆曦去了墓园,叶父自然以为自家这混账儿子,和人家小姑娘说了什么。

    叶西风皱眉。

    叶西风转身出门,去穆曦的住处,敲开门,“你要走?”

    穆曦让叶西风进屋,乖巧的回答:“嗯,实习马上就要结束,我得回去了。我来这座城市,本来就是为了简兮姐姐,如今……心愿已了。”

    叶西风不知道该说什么。

    这个和她有交集的陌生女孩。

    “走的时候,我送你。”

    “不麻烦叶先生……”穆曦有些腼腆的拒绝。

    “不麻烦,我爸也不会让你一个人走的。”

    “……那麻烦叶先生。”穆曦没有再推辞。

    “能……给我再说说,她那段时间的事吗?”

    “可以呀。”穆曦欣然点头。

    穆曦口中的她,似乎比他看到的温柔。

    和她相处的画面明明还在眼前,可怎么……

    你就不见了呢?

    叶西风已经记不清自己什么时候喜欢她的。

    当年她在迪厅外面,问出那句话的时候,他慌了,像偷吃糖果,被大人发现,虽然忐忑,心里却是甜甜的。

    “叶先生,你还好吧?”穆曦担忧的递给他面巾纸。

    叶西风接过纸巾,垂下头,挡住了神色。

    “没事,今天谢谢你。”他起身,“你休息吧,有什么需要,打电话告诉我。”

    穆曦将他送到门口,看着男人走进大雪中。

    雪花纷纷扬扬的落下。

    那道背影孤寂又落寞。

    这一生他将驻足原地,守着记忆度余生。——叶西风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